公告欄位
名片與連絡方式 | 徵書清單 | 留言 | 副站(漫遊於未來與現代之間 )

目前分類:讀書偶記 (15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讀《實錄》看到一則記載,原來明初官員每天早上朝參後,皇帝會提供早餐,再查發現《萬曆野獲編》、《涌幢小品》都有記載,以前讀的時候沒注意此事,邱老師的〈點名與簽到〉則沒有提到這件事。

每日奏事完畢後,皇帝會賜予百官飲食,用餐地點在奉天門、華蓋殿或武英殿等處,一品官坐在門內,二至四品官在門外,五品以下在丹墀(屋宇前沒有遮蔽物的平臺)內。文官坐東邊;武官坐西邊,叩頭謝恩後依序入坐,餐點由光祿寺(準備膳食的機構)準備,吃完還要扣頭才能退席。洪武二十八年(1395),禮部官員說:「百官朝參後賜食,實在是出於皇帝的厚恩,但是官員太多了,供餐有困難,請求取消這項措施。」於是百官朝參後,就再也沒有提供早餐了。[1]

唐朝太平之時,皇帝在退朝時,也會賜予官員飲食,稱為「廊餐」。的丘濬在《大學衍義補》說:「廊餐也要花費國家不少錢,我朝廢掉也是一件好事。元旦、冬至、皇帝生日的禮宴,是我朝祖宗用來答謝臣下的,必須要舉行。[2]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整理筆記時,偶然在陸容《菽園雜記》看到一則「人妖」的材料,再搜尋一下筆記庫,我自己收到三則,另兩則是謝肇淛《五雜組》提道:「人有生而白毛者,近人妖。」以及查慎行的《人海記》提到闈場中有女嬰哭聲的怪事,開闈果然有一女嬰,他稱這種異事為「人妖」,兩條都跟現代的意思「人妖」不一樣。

《菽園雜記》是說買妾常遇到很多奇怪的事情,本來看到美女,娶進門才發現被調包成醜女,還有男子偽裝成女子,打算趁過門的時候逃跑,有幾個逃跑失敗的被抓到官府,媒人和假妻都有罪,這些偽裝異性者被稱作人妖,卷7原文如下:

京師有婦女嫁外京人為妻妾者,初看時,以美者出拜,及臨娶,以醜者換之,名曰戳包兒。有過門信宿,盜其所有逃去者,名曰挐殃兒。此特里閈奸邪耳。又有幼男詐為女子,傅粉纏足,其態逼真。過門時,乘其不意,即逸去。成化間,嘗有嫁一監生者,適無釁可逸。及暮,近之,乃男子也。執於官,併其媒罪之。有男詐為女師者,京城內外人家,留教鍼指。後至真定一生家,生往狎之,力辭不許。生強之,乃男子,遂縶之於官,械送京師法司,奏置極刑。此皆所謂人妖也。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20162191

查資料的時候,隨便查到一篇文章,裡面提到明代官員俸祿,他說是趙翼統計洪武二十五年的官員俸祿,數字雖然正確。但趙翼的《陔餘叢考》我也讀過,卷27貌似沒有這東西,年分也不對。正確的出處應該是《明實錄》的〈洪武二十年九月丙戌條〉。

20162192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201602171

 

正德五年的鄉試解額非常奇怪,突然爆多。讀《繼世紀聞》終於知道原委了。因為焦芳的兒子沒考上舉人,所以焦芳抱怨解額不公,說:「南方太多,北方太少,是因為楊士奇當初徇私所致。」為了討好陝西人劉瑾,所以說:「陝西人地幾半天下,可增作一百人。河南、山東、山西、四川也要增。」又說:「湖廣也要增。」李東陽不肯,最後湖廣不變。劉瑾在正德五年垮台,所以下一屆的鄉試解額,除了雲貴增額不變,其餘又都恢復了。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謝國楨主編《瓜蒂庵藏明清掌故叢刊》還沒出齊,人就過世了。到底出了幾本,網路上的資訊都不對不起來。例如我手頭上有的《西湖漁唱》,豆瓣網站上卻沒有歸在《瓜蒂庵藏明清掌故叢刊》書系內。我整理了一下,應該是15冊,共22種。如下:

1.潘耒,《救狂砭語》、余賓碩,《金陵覽古》、陳孚益,《餘生記略》
2.黃宗會,《縮齋文稿》、歸昌世《假庵雜著》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讀《萬曆野獲編》、《穀山筆麈》、《嘉靖以來內閣首輔傳》之類的筆記文集,當時的人常常用家鄉地名代稱人名,有些很常聽到,有些偶爾看到一次,一下又忘,想做一個對照表,先把腦袋裡想到的寫下來,日後再慢慢補增。

王錫爵

太倉、婁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麥德琳.蘭歌(Madeleine L’Engle1918-2007)的「時空四部曲」,約在十年前已由繆思發行了四冊。近年博識將其重新翻譯出版,並將《可接受的時光》(An Acceptable Time)納入「時光系列」,成為五部曲。新的版本無論在譯文,或是整體設計上,感覺更為貼近原作,是比較好的版本。

雖然中譯的作品只有「時光五部曲」(第五部尚未出版),但麥德琳.蘭歌是一個多產的作家,尤其「時光五部曲」前後創作的時間橫跨數十年,讀者若仔細品味,不難發現敘事厚度的差異,作者後來的作品似乎有意將人性、現實政治、環境議題感帶入故事中。不變的是,其透過故事主人翁展現不畏艱難的勇氣與毅力。強調友誼、親情的可貴,可能也是作者想要傳遞給讀者的理念。

麥德琳.蘭歌輕快的筆法,以及天馬行空的想像力,使多評論者將其歸類為童書作家,可是他的作品並不專為兒童而寫,故事中談到穿越時空的科學原理、聖經的隱喻,都反映了作者本身的科學素養與信仰觀。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還是讀《明實錄》,讀到洪武二十八年,出現了四條「一產三男」的紀載:

  • 1.福建興化衛軍魏保妻黃氏一產三男。事聞,循例給賜米鈔。
  • 2.丙午金吾後衛軍臧顏珠妻孫氏一產三男。事聞,循例給賜米鈔。
  • 3.甲申羽林衞軍張山妻李氏一產三男。事聞,循例給賜米鈔
  • 4.妻傅氏一產三男。事聞,循例給賜米鈔。

前幾卷也有看到,但沒特別留意。因為洪武二十八年反覆出現的關係,我就去查資料庫,發現《明實錄》一產三男、一產二男一女,共有一百多條,清代則更多。雖然有幾百條的紀錄,但比四百年來整個出生人口,大概也是很少見的事情。那到底是循什麼例給三胞胎補助呢?《明代律例彙編》沒找到,倒是在《大明會典‧祥異》找到:「凡民間一產三男。令有司給米養贍。」余繼登的《典故紀聞》則有補充:「靈邱縣民李文秀妻一產三男,循例給糧至八歲,有司請罷給,成祖命至十歲罷之。」可知是原本是補助到八歲,明成祖命補助到十歲,但不知是特例還是通例。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剛剛看電視的歷史節目在講宋代的事情,翻拍一段宮廷劇,裡面有使者念道:「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怎麼看怎麼怪。

根據沈德符《萬曆野獲編》的〈更正殿名〉提到朱元璋把大朝會正殿命名為「奉天殿」,這就是這個詞的由來,接著還說:

按太祖「奉天」二字實千古獨見,萬世不可易。以故《祖訓》中云:皇帝所執大圭,上鏤「奉天法祖」四字。遇親王尊行者,必手秉此圭,始受其拜。以至臣下誥敕命中,必首云「奉天承運皇帝」。(卷2,頁46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李中馥的《原李耳載》有一條〈會場失火〉,略云:

晉溪先生王公七歲,見樹影即以手畫地,曰是某字。人呼為天識字。舉神童,有仙女與處。鄉薦後北上,仙女云:「今科會試,不得如期,臨時方可語耳。」 將入場,仙女云:「場中有火災,舉子傷者甚眾,輕重生死皆數定,君幸不罹此厄。明日場中火起,宜向某方避。後一人帶火趕來,勿顧,拽之,當用足蹬脫,火便熄,方可援升。此君後與君同榜。」至場,果火起,愈撲愈熾,如所言避之,仙女立牆頭俟焉,遂拽之得上。後一人帶火,以手拽,蹬之,火即滅,王公與仙女共引手援之。公以會魁,官至塚宰,加少保,為經濟名臣,諡恭襄。所著有《三邊奉議》,宇內推重。所援同脫者,亦以同年位至卿貳。[1]

晉溪先生就是王瓊(1459-1532),他不知道為什麼身邊有一個仙女,仙女還告訴他會發生火災,到時候往某某方向避難,可與一個考生一起逃出去。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木乃伊是mummy的音譯,目前最早可見於晚清筆記小說《清稗類鈔》中,文中提到西藏人的喪葬,作者徐珂(1869-1928)將其與埃及相比,他說:「又如賢俊之徒,乃從佛教流派而出者,則存其焚餘於金銀銅器中。其保存之法,亦如埃及之木乃伊。將藏此焚餘之器供於神位,如佛像然。」

        可是會翻譯成木乃伊可能不是偶然,在元代的筆記小說中還有另一種木乃伊,許多書籍如《本草綱目》、《續名醫類案》都有提到,但他們都是轉引自陶宗儀的《南村輟耕錄》,原文〈木乃伊〉條目提到:

回回田地有年七八十歲老人,自願捨身濟眾者,絕不飲食,惟澡身啖蜜。經月,便溺皆蜜。既死,國人殮以石棺,仍滿用蜜浸,鐫志歲月于棺蓋,瘞之。俟百年啟封,則蜜劑也。凡人損折肢體,食匕許,立愈。雖彼中亦不多得,俗曰「蜜人」,番言「木乃伊」。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周星馳主演的電影「唐伯虎點秋香」,故事情節大多有典故出處,我以前有看到一條筆記,提到華府的兄弟確實是智障,當時沒抄下來,後來一時找不到了。前天看《清稗類鈔》,發現華安與對穿腸鬥智的一條典故,在〈將軍提防提防〉條目提到:

粵中莊尚書有恭,幼有神童之譽。家鄰鎮粵將軍署,時為放風箏之戲,適落於將軍署之內宅,莊直入索取,諸役其幼而忽之,未及阻其前進。將軍方與客對弈,見其神格非凡,遽詰之曰:「童子何來?」莊以實對。將軍曰:「汝曾讀書否?曾屬對否?」莊曰:「對,小事耳,何難之有?」將軍曰:「能對幾字?」莊曰:「一字能之,一百字亦能之。」將軍以其言之大而誇也,因指廳事所張畫幅而命之對曰:「舊畫一堂,龍不吟,虎不嘯,花不聞香鳥不叫,見此小子可笑可笑。」莊曰:「即此間一局棋,便可對矣。」應聲云:「殘棋半局,車無輪,馬無鞍,砲無烟火卒無糧,喝聲將軍提防提防。」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中式餐廳吃飯時,要怎麼夾到圓桌對面的菜餚呢?站起來走過去嗎?恐怕不是,我們腦中應該會浮現一個大轉盤,使力一撥,對面的菜餚就到了身前,用起來相當方便,可是各位知道這個東西叫做什麼名字嗎?它的最初用途又是什麼呢?

宣稱發明這個轉盤的人是民國初年的公共衛生專家伍連德(1879-1960),他在1915年參加一場醫學討論會時,有一位美國醫師詢問他,有什麼辦法可以使吃中國菜的方式衛生一點呢?伍連德回去想了又想,九個月後在《中華醫學衛生雜誌》創刊號上發表了〈中國的衛生餐檯〉一文,「衛生餐檯」應該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轉盤,原來伍連德發明「衛生餐檯」的目的不是為了方便用餐,而是為了衛生用餐,避免肺結核散播。

        20世紀初期的西方、日本把肺結核當作是一種與經濟條件相關的疾病,他們認為都市化、工業化後,勞工欠佳的工作環境與營養狀況是肺結核肆虐的原因。所以在民國初年,現代化相對落後的中國,公共衛生專家並沒有把廢結合當首要的防治目標。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幾天讀于慎行的筆記《穀山筆麈》,發現一則漂流民的故事,是他同事告訴他的,內容是一個漁人遇到颱風漂到一個荒島,與土人相處一陣子,並帶回了一些寶石,又趁著下一個颱風漂回原鄉,原文載:

嘉靖中,海豐有漁子數人駕一舟入海,忽為颶風所漂,泊一絕島,險峭無人,漁子相對號泣,以為必死。因入其中,見古木蓊蔚,鳥雀啁啾,不似人境。行可里許,林木之中,微有烟火,稍見人跡。其人皆椎結袒裼,網木葉為裳,面目犁黑,肌膚如枯,睢睢盱盱。見漁子入,相顧驚笑,語不可解,稍前逼之,輒走不敢近。其居率如蘧廬,而無爨釜,其旁往往有池,池中以密浸食物,大抵黃精、薯芋之屬。漁子饑甚,前取食之,其人亦不嗔,但遠立而笑。已而取葉食之,亦將以授漁子使食。漁子始泊,舟有餘魚,已而魚盡,苦饑不得已,從之食。食久益甘,而其人亦稍狎,相與遊處,但語不通耳,如是者月餘。其山澗流水處,皆文石五色,瓘落可玩,漁子各收數升,置之舟中。一日,颶風大至,飄返故岸。家人以為已死,見之驚喜。已而取所挈文石,則皆靺鞨瑟瑟諸寶也。其中有紫者,以五銖入火,間以白金,成黃金二兩,不鎔,則柔甚,可屈折云。太僕丞葛君為予語狀。[1]

海豐縣在汕尾,原文提到漁人漂到的荒島有高山木林、森林礦石,原住民皮膚黝黑,食用番薯之類的東西。符合這些描述的有臺灣、琉球吧,可是要飄到這些地方似乎都有點勉強。看故事的結構,有點像浦島太郎那類的童話故事,我覺得其他筆記小說應該也會有這樣的故事,所以大概是虛構或誇大的吧!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宋代的理學家如張載(1020-1077)、朱熹(1130-1200)等人,總是想把握時間讀書,對於睡覺有著不得不睡的抗拒態度,希望能晚睡早起,不讓自己多睡,這也是理學中存天理去人欲的一種實踐。

明王朝將程朱理學視為正統,科舉也多由此出題,所以明代初期也維持這樣的基調,常常看到讀書人犧牲睡眠,點著蠟燭在夜間讀書到一、二更的記載。到了明代中期,讀書人越來越晚就寢,甚至有通宵讀書的記載,一方面可能是因為工商業比較發達了,百姓們也大多認為到三更才算晚;另一方面,因為參加科舉考試的人愈來愈多,錄取的機率相對地變低,而壓力也就愈來愈大,讀書人自然更想拼命讀書了。

可是到了明代後期,讀書人的睡眠習慣又有了一次較大的變化,因為當時開始流行王陽明(1472-1529)的「心學」,對於把睡眠當作人欲的看法有所懷疑,崇尚心學的讀書人比較重視良知,認為只要順著良知作主就可以了,對於睡眠抱持較正面的態度。至於取得功名,或是不以舉業為目標的文人,也可以自由的改變睡眠習慣,在夜間讀書,或是夜遊活動都是常見的事。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有一個寫作計畫,因此要收集明代歷史中有趣的課題,又把書櫃的每一本書都拿出來翻了一下。我在李敖的《要把金針度與人》(臺北:商周出版,2000)發現一本非常稀見的書。

        李敖的這本書是將兩百本古籍作精簡的提要,給一般人看還可以,給史學研究者來說,用處就沒那麼大了,所以我當時也沒仔細讀。可是今天瀏覽目錄時,發現編號第90的《秋審小看》過去從來沒見過,李敖寫道:

我收藏有一部《秋審小看》的原稿,是清朝光緒九年(一八八三)到十八年(一八九二)浙江、安徽的一些地方刑事案件紀錄。包括浙江的……(地名略)、安徽的……(地名略)。書都是一位有心人的筆記,用毛筆寫在棉紙上,裝訂在高一九‧一、寬一四‧三公分的小冊上。因為案件涉及的面是省級的,所以作者必然是省級的一位公務員。從這本難得的手稿裡,我們可以看到不少奇聞軼事。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最近我在寫東西時,要幫每個課題分類,不知道怎麼分比較恰當,就想起杜正勝院士在〈什麼是新社會史〉有初步的綱目,因此就把抄出來給大家參考吧!

        我覺得這份綱目非常完整,不過有些相近的項目,就不知道杜院士是如何區別的,例如「社群禮節」分在兩項中,而「角色身分」和「親族人倫」重複性也相當高。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之前曾經寫了一篇短文〈中央研究院院徽上的甲骨文〉,提到中央研究院的院徽是在1998年徵選的,並在1999年修改。不過我那篇短文沒有介紹候選的情況,所以在這邊補充一下。圖文出處是:不著撰人,〈院徽徵選公告〉,《中央研究院週報》,660期(臺北,1998),頁3-4。

IMAG0672

1.此圖表達中央研究院的三大研究系統:數理、人文及生命;分別以不同符號表示,如盾形圖案中的左上角代表數理,右上角DNA螺旋體代表生命,正下方展開的書籍代表人文。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個沉思是「論可以引起懷疑的事物」。笛卡兒指出過去很多事情是建立在錯誤的基礎之上,若要追求真實的東西,就非得要把一切的事物都清除,重新開始。不過,這是一個大工程,所以笛卡兒記著這件事情卻沒有做,等到他寫《沉思錄》時,覺得沒有比現在更好的時機了,所以就開始思想的大掃除了。

在確定無疑之前,哪怕是有一點可疑的東西都要拋棄,但沒有必要去一件一件地證明舊見解是錯誤的,這太費功夫了,恐怕也會沒完沒了。笛卡兒認為只要從最基礎開始,就像高樓一樣,若拆掉地基,其他地方也就隨之倒塌了。

什麼是最真實可靠的呢?笛卡兒說是通過感官而來的,就如他現在正拿著紙筆寫作、穿著睡袍在火爐旁,諸如這類的事情總假不了吧!可是他又覺得感官有時候也會欺騙人,例如他曾經做夢,也夢見他穿著睡袍在火爐旁邊,就與他現在一模一樣,那要怎麼確定他現在到底是醒著還是夢中呢?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明清州縣官署的六房位置,柏樺在《明代州縣政治體制研究》(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3)的103頁提到:「州縣衙署的橫軸是以儀門、大堂和後堂為中心的。一般在儀門右側是土地廟或城隍廟,左側是迎賓館。左迎賓,右土地,這是依照《考工記》所載的:「左祖右社」的布局,也有不按此制而左右互換的。在大堂前的左右建有吏舍,其左是吏、戶、禮房,其右為兵、刑、工房,超過六房的州縣,其他房也分別安置在左右吏舍。」

        我覺得很奇怪,跟我記憶的不同,覺得柏樺可能寫反了。先回去翻繆全吉的《明代胥吏》(臺北:嘉新水泥公司文化基金會,1969),其62頁寫道:「吏胥房均在正堂與儀門間之左右兩廡,因地方衙門坐北而向南,故亦謂之東、西廊舍。其六房分布:東為吏、戶、禮;西為兵、刑、工房。如崇禎尉州志六房圖例。」然後63頁有簡化的六房位置圖。

        再隨便翻了十六本地方志(華中地區),全部都是右為吏、戶、禮房,左為兵、刑、工房,例如下圖《松江府志》。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