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612

王三慶認為「本衙藏板」代表是信用可靠的官府刻書,其品質較好,欲以一般劣質的刻印書區別,是一種經營的方法。[1]周紹良看到一些小說、私人文集也有「本衙藏板」,故認為衙與官署無關,且亦有「賈衙」、「童衙」的紀錄,可說明「本衙藏板」完全是私人刻書。曾任哈佛大學燕京圖書館善本室主任的沈津擴大解釋,發現「本衙藏本」確實大多為私人刻書,但因為組織纂修和刊刻地方志往往會被地方官視為政績,故亦有官民合資,由衙門或政府有關部門所刻的官刻本。[2]



[1]王三慶,〈明代書肆在小說市場上的經營手法和行銷策略〉,《東アジア出版文化研究》。

[2]沈津,〈說「本衙藏板」〉,《昌彼得教授八秩晉五壽慶論文集》(臺北:學生書局,2005),頁211-220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