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衛(David Faure)在〈告別華南研究〉一文中詳述了他的學思歷程,在文中最後,他告訴讀者為什麼要告別華南研究?因為他認為華南研究只是瞭解中國社會的一條路,必須把「華南學派」的理論拿到別處檢驗,其寫道:

我感覺到我不能一輩子只研究華南。我的出發點是瞭解中國社會。研究華南其中必經之路,但不是終點。從理性方面來想,也知道現在是需要擴大研究範圍的時候。從華南的研究,我們得到一個通論,過來的工作就不是在華南找證據。我們需要跑到不同的地方,看看通論是否可以經起考驗。需要到華北去,看看在參與國家比還華南更長歷史的例子是否也合乎這個論點的推測。需要跑到雲南和貴州,看看在歷史上出現過不同國家模式的地區(我是指南詔和大理)如何把不同國家的傳統放進地方文化。我們不能犯以往古代社會史的錯誤,把中國歷史寫成是江南的擴大化。只有走出華南研究的範疇,我們才可以把中國歷史寫成是全中國的歷史。[1]



[1]科大衛(David Faure),〈告別華南研究〉,《學步與超越:華南研究會論文集》(香港:文化創造出版社,2004),頁30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