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兆武在《上學記》(臺北:木馬文化,2011)裡說他不太欣賞吳晗,覺得吳晗講課時把歷史切的太零碎,細分成官制、經濟等許多專項,以致於缺乏整體觀點。我個人認為這樣倒是挺好的,果然每個人的觀點都不同。何兆武還覺得吳晗的政治味太重,例如他的《朱元璋傳》經過好幾次修改,明顯諷刺蔣中正。後來清華大學給吳晗立了銅像,何兆武很不諒解,他覺得論學術、論名望,吳晗都不是第一流的人,可見得立銅像也是政治操作。《上學記》中還透露了三個吳晗鮮為人知的故事,把吳晗講得獐頭鼠目的。

        一、何兆武的姊姊畢業後到校外租屋,租了一個小房間,吳晗就是二房東。他不但做二房東,吃相特別難看,常常藉口有親戚要來住,然後趕人搬家,何兆武的姊姊被趕了好幾次,卻不見其親戚。

        二、日本飛機來轟炸的時候,梅貽琦是西南聯大校長,很有紳士風度的疏導學生,不失儀容地慢慢走進防空洞。反觀吳晗,一聽到警報臉色就變了,一副驚惶失措的樣子,還滾帶爬的跑去避難,少了學者的氣度。

        三、吳晗本來在雲南大學,錢穆離開西南聯大以後,由於人手不足,全校必修的中國通史改由吳晗來教。第一次月考時,吳晗故意讓全班都不及格,這個做法是權威教授才使的派頭。可是吳晗當時輩分不高,只是青年教師而已,所以學生不服氣,便與他商量,吳晗一怒之下就宣布罷教,在校園引起了不小的風波。

創作者介紹

漫遊於歷史與現代之間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