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青衫淚滿江南客:晚明的名妓〉中援引余懷的《板橋雜記》,他說:「曲中名妓,如朱斗兒、徐翩翩、馬湘蘭者,皆不得而見之矣。」余懷感嘆他生不逢時,無緣見到諸位名妓。

我接著寫道,就算余懷能夠早一點造訪,也未必能如願見到這些名妓,因為朱斗兒曾與「金陵三俊」之一的陳沂聯詩,且朱斗兒不輕易見人,有一個鳳陽人劉望岑有意拜訪,她卻不出見,劉望岑只好留下了一首詩,朱斗兒看了之後,知道來者非附庸風雅之人,才欣然相見。

朱斗兒的這段史料是出自周暉的《金陵瑣事》(並見於褚人穫的《堅瓠集》),其中還提到另一首朱斗兒的詩:「楊子江頭送玉郎。離思牽挽柳絲長。柳絲挽得吾郎住。再向江頭種幾行。」文壇爭相傳誦,可見朱斗兒詩藝不凡。

結果我在周亮工的《書影》看到另一條資料,周亮工說他偶然讀元詩,發現元人黃君瑞的《送別》:「雲錦江邊送玉郎。江邊折柳柳絲長。柳絲挽若情人住。更向東風種幾行。」原來朱斗兒是抄襲來的。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