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171

 

正德五年的鄉試解額非常奇怪,突然爆多。讀《繼世紀聞》終於知道原委了。因為焦芳的兒子沒考上舉人,所以焦芳抱怨解額不公,說:「南方太多,北方太少,是因為楊士奇當初徇私所致。」為了討好陝西人劉瑾,所以說:「陝西人地幾半天下,可增作一百人。河南、山東、山西、四川也要增。」又說:「湖廣也要增。」李東陽不肯,最後湖廣不變。劉瑾在正德五年垮台,所以下一屆的鄉試解額,除了雲貴增額不變,其餘又都恢復了。

科年

正德二年

正德五年

正德八年

南直隸

135

135

135

北直隸

135

135

135

江西

95

95

95

福建

90

90

90

浙江

90

90

90

湖廣

85

85

85

河南

80

95

80

廣東

75

75

75

山東

75

90

75

四川

70

70

70

山西

65

90

65

陝西

65

100

65

廣西

55

55

55

雲南

26

29

29

貴州

24

26

26

遼東

_

_

_

總計

1165

1260

1170

 

《繼世紀聞》(北京:中華書局,1997),卷2,頁81,原文如下:

殿試畢,焦黃中、劉仁等自以不得及第,嗾瑾云:「鄉試解額,南方太多,北方太少,乃昔楊士奇私其鄉里。」蓋其宿憤已多,待此而發。給事中任姓者承風旨,上疏請釐正,乃命諸司集議東閣。焦芳盛怒數前人罪惡,且言陝西地幾半天下,當增之,和者一口。李閣老東陽從容問曰:「且謂今當如何,往事不必論已。」禮部不得已,因言陝西可增作九十五名,與江西等。焦忽大聲曰:「尚少,可增作一百名。河南、山東、山西、四川以次而增。」次曰:「湖廣亦地闊,當增。」李不肯從。後不二年,悉改正。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