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讀于慎行的筆記《穀山筆麈》,發現一則漂流民的故事,是他同事告訴他的,內容是一個漁人遇到颱風漂到一個荒島,與土人相處一陣子,並帶回了一些寶石,又趁著下一個颱風漂回原鄉,原文載:

嘉靖中,海豐有漁子數人駕一舟入海,忽為颶風所漂,泊一絕島,險峭無人,漁子相對號泣,以為必死。因入其中,見古木蓊蔚,鳥雀啁啾,不似人境。行可里許,林木之中,微有烟火,稍見人跡。其人皆椎結袒裼,網木葉為裳,面目犁黑,肌膚如枯,睢睢盱盱。見漁子入,相顧驚笑,語不可解,稍前逼之,輒走不敢近。其居率如蘧廬,而無爨釜,其旁往往有池,池中以密浸食物,大抵黃精、薯芋之屬。漁子饑甚,前取食之,其人亦不嗔,但遠立而笑。已而取葉食之,亦將以授漁子使食。漁子始泊,舟有餘魚,已而魚盡,苦饑不得已,從之食。食久益甘,而其人亦稍狎,相與遊處,但語不通耳,如是者月餘。其山澗流水處,皆文石五色,瓘落可玩,漁子各收數升,置之舟中。一日,颶風大至,飄返故岸。家人以為已死,見之驚喜。已而取所挈文石,則皆靺鞨瑟瑟諸寶也。其中有紫者,以五銖入火,間以白金,成黃金二兩,不鎔,則柔甚,可屈折云。太僕丞葛君為予語狀。[1]

海豐縣在汕尾,原文提到漁人漂到的荒島有高山木林、森林礦石,原住民皮膚黝黑,食用番薯之類的東西。符合這些描述的有臺灣、琉球吧,可是要飄到這些地方似乎都有點勉強。看故事的結構,有點像浦島太郎那類的童話故事,我覺得其他筆記小說應該也會有這樣的故事,所以大概是虛構或誇大的吧!



[1]于慎行,《穀山筆麈》(北京:中華書局,1997),卷15,頁176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