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近況

還可以。

名片與連絡方式 | 徵書清單 | 留言 | 副站(漫遊於未來與現代之間 )

讀魯西奇的〈靜謐的鄉村:鄉村秩序的法則及其基礎〉[1],感覺十分具有啟發性,作者將國家權力排除,試著尋找本來存在於鄉村中的秩序。文章首先以作者本身在湖北鄉村短暫的住宿,以及兒時在蘇北鄉村的經驗為例,覺得歷史上的鄉村差別並不很大,固然農業愈來愈進步,但是並沒有根本性的變革。而根本性的變革是在當代,因為農民的離開了鄉村,奔向城市。看到這裡,我先有一點心得,因為城居化在明清時代就很明顯了,可是當時的人民進入城市大約是農閒時從事商業貿易的工作,跟現代中國的城市化不太相同,作者應該是要強調這點。

接著進入文章的主軸,作者以「靜謐的鄉村」為標題,其實也是本文的核心,在他看來鄉民總是安居樂業的,他們不為非作歹,因為具有神靈信仰,包括祭祀祖先、鬼神之類的,所以維持鄉村秩序的第一個法則是「敬畏神明、忌憚鬼神」,由此可延伸的是,以「社」為中心的鄉間的祭祀活動。

作者亦認為鄉民間彼此的關係融洽的,簡單的物品借貸不需要契約,倚靠的是「信用關係」,此即維持鄉村秩序的第二個法則。作者認為借貸契約的行為,往往雙方身分具有差異,是有錢的人不相信貧窮的人,訴訟更是極少的一部分。這樣的論點與現在發現大量的訴訟案件並不相悖,作者的觀點是會有這樣大量的檔案,意味著有更多更多的借貸是不見於記載,或是沒有產生糾紛的。

至於學界常常將「地方菁英」當作國家與地方的中介,作者也曾擔任地方幹部,於是他站在鄉民的立場,意識到「地方菁英」具有半官方的身分,其代表的是國家的法律,他們並不是原有的鄉村秩序。

最後,作者認為鄉村秩序的第三個法則是「實用」,有用且有利的事情,才會被實行,許多國家權力支配的制度,諸如里甲、徭役等等,鄉民只是被迫接受。國家的制度濫用時,甚至會使鄉村秩序失序,作者從國家權力真空的動亂時期為例,鄉村的武裝組織也能發揮維持鄉村秩序的功能,所以國家權力看來也不是非有不可。



[1] 魯西奇,〈靜謐的鄉村:鄉村秩序的法則及其基礎〉,《人文國際》,1(廈門,2010)。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宜芳
  • 寫得很好
    喜歡~~推推!!
  • 牟小芳
  • 幾點討論:
    1.明清的城居化是否為普遍的現象,可以再考慮。目前的討論主要集中在士紳(或地主)階層的城居化過程,一般農民除了農閒出外打工外,定著鄉村的情況還是比較明顯。此外,有能力外出經商者,經濟實力應該較高(例如,濱島敦俊教授研究的對象-上海陸氏),時段上也應該注意,並非每個時期都有類似的情況(特別是江南地區)。

    2.鄉村的糾紛或借貸關係,許多時候,可能並未上升到國家的層面。例如,現在雖然有大量的契約文書被挖掘和利用,但更多的是口頭契約。兩家鄰里彼此通過口頭約定,繼而產生類似於契約的關係。就現在的法律層面來看,這類口頭契約可能不具有法律作用。但如果放回到鄉村的時空中,也許是另一回事。

    3.鄉村社會中,士紳具有一種連結國家與地方的作用。但更可以考慮在士紳之外的地方領導人-耆老、頭人,他們也許不識字、沒有國家權力為其背書,但是於地方上具有極高的公信力與仲裁力。地方士紳的活動,與其說直接與民眾接觸,是否更有可能是與這些頭人交往?

    4.國家制度的運行,諸如徭役徵收等,許多研究慢慢揭示其大原則下的小妥協(或變形?),即國家制度與地方慣例之間的調整。當然,這當中仍有許多值得再考慮的地方。

    以上,讀您的大作有感。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