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個沉思是「論可以引起懷疑的事物」。笛卡兒指出過去很多事情是建立在錯誤的基礎之上,若要追求真實的東西,就非得要把一切的事物都清除,重新開始。不過,這是一個大工程,所以笛卡兒記著這件事情卻沒有做,等到他寫《沉思錄》時,覺得沒有比現在更好的時機了,所以就開始思想的大掃除了。

在確定無疑之前,哪怕是有一點可疑的東西都要拋棄,但沒有必要去一件一件地證明舊見解是錯誤的,這太費功夫了,恐怕也會沒完沒了。笛卡兒認為只要從最基礎開始,就像高樓一樣,若拆掉地基,其他地方也就隨之倒塌了。

什麼是最真實可靠的呢?笛卡兒說是通過感官而來的,就如他現在正拿著紙筆寫作、穿著睡袍在火爐旁,諸如這類的事情總假不了吧!可是他又覺得感官有時候也會欺騙人,例如他曾經做夢,也夢見他穿著睡袍在火爐旁邊,就與他現在一模一樣,那要怎麼確定他現在到底是醒著還是夢中呢?

好吧!笛卡兒覺得就算現在是在作夢,夢裡的東西也總是模仿某種真實的東西而存在的,所以也得承認不管是睡著還是清醒,某些最簡單、最一般的事物是不會有什麼錯誤的,例如二加三肯定等於五,也不會有五個邊的正方型。

即使是全能的上帝也不會故意讓笛卡兒把三加二理解錯,因為上帝是至善的,所以不用考慮被上帝欺瞞這種可能性。當然也有人是否定上帝存在的,笛卡兒表示之後會才回應這個議題,若要懷疑到底,在此也不妨站在他們的立場。

總之,經過深思熟慮後,早前信以為真的見解有許多是錯誤的。若要判斷什麼是可信的東西,就是不要多加詮釋,就像是只直觀地用眼睛去判斷事物一樣,不要再多了。而且還要謹記這樣的原則,因為那些舊的見解已經讓人習慣了,總會不經意的又占據在腦袋裡。為了避免如此,笛卡兒覺得要常常反過來欺騙自己,假裝所有的事物都是錯誤的,反覆衡量,這樣才能使他的判斷不會被舊習慣左右。所以笛卡兒想像有一個狡詐的妖怪會欺瞞他,像是天地、顏色、形狀、手腳等等外界的事物都是妖怪設的騙局,而笛卡兒要在精神上與之對抗。當然這是很辛苦的,因為惰性又會不知不覺地使他回到日常生活中,讓他重新掉到舊見解中。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