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適對組黨的態度,吳乃德在《百年追求》第二卷提到胡適雖然沒有領導反對黨的意願,對雷震的組黨行動卻一直是百般鼓勵。1958年擔任中央研究院院長後,還告訴雷震,屆時召開成立大會時,必會出席捧場(127頁)。可是1960年當黨名和成立大會大概日期已底定時,雷震前往拜會胡適,胡適雖參加第二次主席團會議並給予建議,卻勸他們不要組反對黨(153頁),赴美後接到雷震詢問何時回國的信,甚至回信道:「你們反對黨什麼時候成立干我底事?我的回國日期與你們何干?根本不應該問我的行期。」(158頁)胡適態度為何會有如此大的轉變呢?作者僅提到一點線索,即雷震被捕後,當年年底胡適見蔣中正,表示數週前和新黨運動的領導人聚餐,曾說要暫緩成立新黨(193頁),隱約透露胡適早已認為當時組黨不會有好結果,至於此是否為胡適立場轉變之因,抑或是胡適向蔣中正傳達求情之意呢?《百年追求》沒有提供足夠的資訊給讀者判斷。

        萬麗鵑編註的《萬山不許一溪奔:胡適雷震來往書信選集》提供了另一種可能的情況,儘管雷震自1956年始,給胡適的信中不斷地遊說胡適協助參與組黨之事,[1]可是胡適的態度顯得消極許多,無論日記或信件都鮮少談到此事,亦曾為組黨事函雷震,評論組黨宣言之缺失。總之,就組黨而言,雙方有著不小的認知差距,胡適本希望國民黨分化出新政黨,放棄這樣的觀點後,對組織反對黨就不甚熱衷,曾對雷震表示:「丁月波和你都曾說過,反對黨必須我出來領導。我從來沒有回信。因為我曾來不曾作此想。[2]

再比對雷震日記,發現他對於胡適的參與抱持過分樂觀,甚至一頭熱的情況,如1960525日雷震在日記提到赴南港胡適處,胡適「語多勗勉,並向新黨道賀」。當天胡適日記卻只記載胡適赴醫院健康檢查的數字,即使當月日記中有組黨的簡報,卻沒有文字,難以判斷其意向。萬麗鵑分析胡適的組黨立場,誠如不願掛名為《自由中國》發行人一般,大約只希望維持「諍友」的態度,而非捲入其中。[3]因此《百年追求》中胡適態度之反差,也有可能是史料運用不同所致,且19608月胡適赴美後,在致雷震的信中對《組黨宣言》的宣布時機寫道:「我的行期,一時難定。我期盼你們千萬不要『盼俟先生到台後再宣布』。[4]」口氣並不像《百年追求》引用的那樣強烈。



[1]〈雷震致胡適(1956年10月29日)〉,此係指雷震與《自由中國》雜誌同仁籌組反對黨事,其實早在1949年蔣廷黻欲組織「中國自由黨」時,雷震便期盼胡適出面領導,見〈雷震致胡適(1949年12月8日)〉、〈雷震致胡適(暫繫年於1949)﹝殘﹞〉,皆收入萬麗鵑編註;潘光哲校閱,《萬山不許一溪奔:胡適雷震來往書信選集》(臺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2001),頁100-101、4-8。原件電子檔係使用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胡適紀念館的「胡適檔案檢索系統」閱覽。

[2]〈胡適致雷震(1957年8月29日)〉,收入萬麗鵑編註;潘光哲校閱,《萬山不許一溪奔:胡適雷震來往書信選集》,頁116-119。

[3]萬麗鵑,〈導言〉收入萬麗鵑編註;潘光哲校閱,《萬山不許一溪奔:胡適雷震來往書信選集》,頁xiii-xvi。

[4]〈胡適致雷震(1960年8月4日)〉,收入萬麗鵑編註;潘光哲校閱,《萬山不許一溪奔:胡適雷震來往書信選集》,頁235-236。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