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良義的〈從明一條鞭法到清一條鞭法〉[1]指出明代一條鞭法只是各地試行,未能克服田賦、差役、丁口銀三項分徵的現象,實際上是多條鞭,到清代以後才整合,各地執行情況趨於一致,實現真正的一條鞭法。

明中葉以後,賦役制度敗壞,百姓逃戶、地主隱匿田土,形成嚴重的社會問題,官方推行了一條鞭法,嘗試改革役法,削減官僚豪紳地主的特權,但改革限於四差,農民和手工業者並未從中獲得太多好處,故改革並不成功。到了清代以後,用銀更加普遍,諸多因素打破了封建階級,使人民社會地位較為平等,享有優免特權的地主沒落,取而代之的是一般地主,以及雇工人變成自由雇工,清一條鞭法改革不限於四差,各種力役之徵都被包納,削弱了人民與國家的人身依附關係,讓農民、手工業者、商人都受惠,改革較為成功。

明初徵收夏稅秋糧,以戶丁資產為編役標準,按戶等高下分等則,派重輕各役,丁口需納米錢。明一條鞭法與徵收兩稅的不同地方有四點:

一、明一條鞭法除少數地區兩稅合一,其餘地區仍維持夏稅秋糧,條鞭之外仍要繳丁口銀。一條鞭法對役法的改革是「捨資產而括田地」,以丁田或丁糧多寡為貲役標準,不論資產的構想是源自於「均徭法」,明初編造黃冊,以人丁事產編徭役,後來差役日繁,另編均徭文冊,其不論資產,僅以丁糧為編徭役的標準,這樣利於計算的優點被一條鞭法所吸收。南方地區相繼從資產定戶等則改為按丁田來訂戶等,但丁糧多寡互異,仍會形成負擔各甲不一的情況,於是南方地區又有對徭役改良的「十段錦法」,將一縣丁田均分為十甲(或稱十段、十班),每年由一甲應役,輪役之年,此甲有餘則留供下甲﹔不足則從他甲提補,十段錦法改變了各甲論戶不論田數、丁數的作法,具有與一條鞭法類似的精神,北方到了嘉靖中期也加入了按丁糧編役的階段。此外,城市中的商人、手工業者、作坊主則分成三等九則,根據丁、資產編役,徵派商役。

二、徵收兩稅時是採取分徵,差役分成里甲、均徭、雜泛以及若干名目;賦稅則分為夏稅、秋糧,按官民田分徵,並徵收絲、絹、棉、麻等農產土貢,種類繁多,徵解手續也不統一。而明一條鞭法則對將各項目條鞭化,但不是全部合一,差役有差役條鞭、田賦有田賦條鞭、丁銀有丁銀條鞭、收解有收解條鞭,《客座贅語》中提到:「里甲諸項併入秋糧,名曰均攤。」,有些研究認為這是糧差合一,作者發現並不是如此,此只是差役銀隨秋糧帶徵,並沒有併入田賦而上繳國庫。

三、徵收兩稅時以黃冊照戶則編役,里甲既是催徵錢糧的組織,也是僉派差役的單位。而明一條鞭法以州縣為計算單位,「均徭法」首先把編僉差役的權力從里甲組織轉到州縣官上。明中期以後,為支應官府,又徵派里甲銀,而里甲銀和均徭銀改由州縣編派,與驛站銀、民壯銀合為「四差銀」。由州縣官吏編派差役,是有利條鞭化的條件。

四、徵收兩稅時的徭役是十甲輪充,而明一條鞭法以均役為目的,合一年丁糧充一年之役,另外也設櫃,讓民戶自封投櫃,免去里甲長包攬之弊。

雖然明一條鞭較徵收夏稅秋糧更進步,但是最終仍未能成功。作者分析失敗的原因有三點:一、雖然農村實施一條鞭法,但城市仍徵收兩稅。而一條鞭法只解決四差,四差之外的力役並未解決,導致民眾既繳納四差銀,又不免差役,負擔反而更重,且官府在徵四差銀後,又找藉口徵役銀,民富反而受改革之害;二、明一條鞭法罷除十甲輪役法,但沒有廢除里甲制,官府仍要找里長、甲首辦事,使民戶不但多出四差銀,又要如舊供應官府所需,里長、糧長諸職名亡實存;三、自封投櫃看似小民有之利,但需要徵櫃投來當差,等於又多一項重役。

清代在明代的基礎上改良了一條鞭法,使改革從試行進展到完成,並獲得成功,清一條鞭法的內容如下:

田賦方面,實現田賦和農產品的普遍改折,夏稅秋糧合一徵收,貫徹官民田一則化,這也有利於將丁銀、土貢物料折銀攤入田畝。

差役方面,廢除商役,只徵商稅,有利於商品經濟發展。四差銀逐漸被攤入田畝,實現了賦役合一。而若需要修水力、城倉等工程,清代將這些僉派力役改成雇工,將無償的勞役變成雇傭勞動,也促進社會經濟發展。清代更確實實行了自封投櫃,改由單為滾單,單上註明田地、銀米、春秋應繳若干,發與甲首,一次滾催,使民戶易於了解繳納錢糧的數目,後來更推行保甲順莊取代里甲舊制,改按村莊徵收錢糧。運送也由民解改為官解,免去民戶賠累,落實官收官解。

丁銀方面,明代除少數州縣攤丁入地外,一般州縣都獨立存在,不在條鞭範圍內。而清代將丁銀條鞭化,將丁銀和田賦合稱為地丁銀,康熙五十一年更宣布「滋生人丁,永不加賦」,將丁數固定在當年數額上,進一步為攤丁入地提供有利條件,無地農民不再有丁銀負擔,富戶也不能有特權而需要多攤。

土貢物料方面,原本需要民戶運料達部,往返費時費力,其雜費更多於物料費數倍,清代也陸續將此改折,攤入田畝之中。

最後作者認為清一條鞭法實施後,國家之於人民的依附關係降低,人口可以流動到邊疆、內地開墾,或進入城市從事顧傭工作,皆促進了商品經濟發展。



[1]袁良義,〈從明一條鞭法到清一條鞭法〉,《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學報》,19933(北京,1993),頁41-49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