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參加學會的活動,先去了誠品書店,看到暢銷區有一堆詭異的盒子,好像是號稱動眼就能恢復視力的書籍,最好世界上是有這麼神奇的東西,當眼科醫生都是吃素的就對了,與其相信這個,我還寧願相信張寶成能變走賭神的底牌。

龍應台的《大江大海》還在暢銷版上,讓我百思不得其解。不過,也發現最近出了不少好書,小山鐵郎暑假出了一本《快樂的漢字》,現在又出了一本《漢字原來這麼恐怖》,兩書都是用淺白的話傳遞白川靜的研究。鹿島茂的《明天是舞會》、《想要買馬車》介紹的19世紀的法國社會史。而何偉的《尋路中國》又再版了,只是平裝版價格仍然很貴,買不下手。有一本書不太起眼,但很有意思,是余杰寫的《流亡者的書架:認識中國的50本書》,看了目錄,推薦的五十本書中只讀過十來本,我覺得余杰選的書都太沉重了,滿紙都是憂國情懷。

之後又去了沒開空調的問津堂,趁著結束營業之前的大特價,把之前沒買的書給買齊,尤其三聯書店的書只賣2.5倍,終於把「歷史‧田野‧叢書」湊成一套了。還買了關於陳寅恪家族的史料、司徒雷登日記。其實,上個月「讀冊網路書店」簡體書半價,貨源就是問津堂的書,當時就已經買過一輪了,所以今天買得不太多。

到了會場,發現今天出席的人不多,報告的內容又很難,聽著聽著就出神了,我無意窺探身旁博班學長的電腦,但餘光看到一個畫面讓我心裡盪了一下,忍不住多瞄一眼。也太熟悉了吧!這不是我的部落格嗎?話說已經半個月沒更新了。不曉得學長知不知道作者正在旁邊發呆……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