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看馬雷特(Ronald Mallett)的自傳式科普讀物《時光旅人》(臺北:天下文化,2008),他因為思念心臟病猝逝的父親,故立志要發明時光機,提醒父親注意身體。書中提到在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基礎上,時光旅行是可能實現的。但時光旅行可能會導致許多奇怪的事情發生,小說、電影、卡通都不乏有這類的題材,例如孫子殺死祖父,或是用現代武器扭轉戰爭等等,即使是很小的因素介入,都有可能造成歷史改變。

弒祖悖論在時光機還沒發明的現代也有許多討論,霍金提出「時序保護猜想」,認為到時候自然會有方法阻止人們改變歷史的,霍金並提出他的疑問,如果時光機真的發明了,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看過來自未來的人類呢?

「平行宇宙」是一種跳脫弒祖悖論的理論,當孫子乘坐時光機回到過去時,他到的是另一個時空的過去,或著說當他殺死祖父時,就創造了一個平行宇宙,所以殺死祖父對他不會有影響。

馬雷特說,能看到古代的埃及、希臘與羅馬,親眼目睹只有在書中讀過的歷史大事,是件令人興奮的事情。可惜在書的最後,根據馬雷特的計算,時光最前也只能退回到時光機啟動的那一刻,這也回答了霍金的問題,因為地球上的時光機還沒有啟動。如果馬雷特想要再見到他的父親,他只能借助外星文明了。

我記得一位希臘哲人曾說:「濯足清流,抽足再入,已非前水。」意思是時間是不斷推進的,當下轉眼即成歷史。可是當時光機發明時,時間不再是線性,且不可逆的時候,歷史家能扮演什麼角色呢?

按「平行宇宙」的理論,如果歷史家回到過去,很有可能無意的改變歷史,所以他們回到過去所寫的歷史,也不再是原來所發生的歷史。好在有一種機器已經發明了,它可以回到過去,暫停時間,且不會改變歷史,它叫做──錄影機。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