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近況

還可以。

名片與連絡方式 | 徵書清單 | 留言 | 副站(漫遊於未來與現代之間 )

        我記得碩班一年級,上史學研習課的時候,有一週的作業是要替自己的論文取名,結果大家把自己的名字拿出來跟同學討論時,老師眉頭一皺,似乎都不太滿意。我還算幸運,以前黃老師就曾教過幾招,因此取的還算可以。

        其實取名也沒什麼訣竅,就把握五字訣,把「人、事、時、地、物」納到論文名稱裡面就好了。也不是五個全部都要,有時研究一個「人」,就不用「事」了,反之亦然。有的則可以用隱藏式的命名,例如研究滿洲國,就不用特別再講「時」、「地」了,當然這是一個大原則,如果是研究滿國的特殊時段或某地域則不再此限。

        徐泓老師在《二十世紀中國的明代研究》中說臺灣的研究路數受日本影響很深,甚至連題目訂的風格也係沿襲自日本,如「某某某之研究」、「以某某某為中心」即為日本式的論文題目。[1]徐老師說這是「日式命名法」,我覺得不太對,很多理工也都是用這樣的命名方法,因此這種命名可能不僅受日本影響,可能也與理工類的命名方式有關。尤其「以某某某為中心」、「以某某某為為例」到現在都還是主流,走到教育學院的論文櫃,常常會看到論文名稱是一個很大的方向,什麼我國的某某教育政策,旁邊加上一個副標「以某某國小為例」,顯然是在職教師把自己的任教學校當論文。

        不過,歷史學類有一種新的命名法漸漸成為主流,例如衣若蘭的〈史學與性別:《明史‧列女傳》與明代女性史之建構〉、林志宏的〈民國乃敵國也:清遺民與近代中國政治文化的轉變〉,仔細一看,發現兩者的論文命名方法幾乎一樣,「史學與性別」、「民國乃敵國也」皆為有一個抽象,或吸引讀者的主標題,然後才是具體的副標題。並且副標題又包含兩個主題,第一主題是論文分析的對象,屬於範圍較小且靜態的,如「《明史‧列女傳》」、「清遺民」;第二主題則是由第一個主題所延神,是較大的範圍,或第一主題之於時代的反映,如「明代女性史」、「近代中國政治文化」,由於是動態的過程,所以往往會加上「之建構」、「的轉變」。

        再用五字訣去檢視,在時間方面,這兩篇論文沒有明確的時間起迄。事實上,他們也不需要指出明確的時間點,衣若蘭論述的對象是《明史‧列女傳》,從採集的初稿(萬斯同)到最終的定本(四庫本),基本上就是論文涵蓋的時間。林志宏論述的是清遺民,所謂「遺民不世襲」,可見遺民本身就是一個具有時間感的詞彙。在地區方面,許多研究都會以某一區域為界,而剛好這兩篇論文都不是以地區為取向,衣若蘭雖以《明史‧列女傳》為史料,但意不在貞節烈女,而是書寫的環境與氣氛。同樣的,林志宏意在清遺民的政治認同和態度,並在論文的第一章就先闡述遺民的活動範圍,探討的地區包括京津、青島、上海、廣東、港澳及其他等。這兩篇論文,應該是使用這種抽象主標,具體副標命名法的典範吧。



[1] 徐泓,《二十世紀中國的明代研究》(臺北:臺灣大學出版社,2011),頁154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GS
  • 徐老師說得並沒錯,命名方式確實是受日本影響很深,這類影響也包括理工類。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