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生活愈來愈離不開維基百科了,連手機內建的搜尋引擎都將維基百科的條目列為搜尋目標。幾乎所有不會的歷史、不懂的定義,在維基百科上都可找到令人滿意的答案。有些老師說,他們把學生的報告擷取一兩句去網路檢索,會發現學生原來是抄襲自維基百科。這樣這讓我很擔心,因為我以前也熱衷編輯維基百科,我覺得這是增進人類社會文明與福祉的事情。所以老師如果拿我的作業去檢索,可能也會在維基百科上看到類似的詞句,使得我往往會在作業的註腳上說明:「我不是抄襲,維基百科也是我寫的。」

但我現在比較少編輯了,因為有一件事弄得我很不愉快。我在寫「賈似道」這則條目時,援引美國學者研究,替賈似道的部分行為平反。可是招來一些自以為是的高等編寫者反彈,他們不多去讀一點書以增進知識,反而利用維基百科上的反制功能,在我寫的段落上加入「原創研究」、「請求來源」等等的標籤,最後還把我寫的條目刪了一大段落。為此我作出了答辯,我在討論處寫道,

我編輯本條目的〈誤解與平反〉、〈民間軼聞〉、〈文化〉小節,其資料來源皆在Herbert Franke的〈賈似道(1213-1275) ─一個邪惡的亡國丞相?〉我於條目最末的〈參考資料〉中有註明。但是〈誤解與平反〉被刪除了,理由為「無來源」,我感到遺憾。……從事歷史研究的人都知道,評斷一個歷史人物能只倚靠單面說法,我試著提供了一個不同視野,並且文中有精確的史料來源,不曉得為什麼不被接受,是否與刪除者個人的見識或意識有關?

可是根本沒人鳥我,奇怪的是,就連刪去也是雙重標準,我用同一個立場,寫了三個小節,但該管理者只刪掉他不想看的。其實刪掉對我來說根本沒差,知識是我的,不會因此而在記憶中抹去。受害的還是一般的閱讀者,因為他們失去了另一種立場的論述。

        web2.0的時代,維基百科有其優勢,能夠順應時事快速的新增條目,不像大英百科,或是任何紙本資料,十幾年才一更新。且維基百科優良的條目很多,許多條目的水準極高,像是我最近看到「明清判牘」、「明清訟學」、「刑案匯編」等條目,完全就是專業級的,我猜應該是我們大學長編寫的。但維基百科的錯誤其實也是很多的,包括許多年號、官制的用詞不準確,甚至有的條目還被惡意編輯,一旦這些錯誤的訊息被傳地出去,後果是難以想像的。

從我的編輯被刪去,以及常有人會去惡意修改爭議性條目的行為來看,我便思考一個問題,當群眾都把維基百科的條目當成基準時,大家作業都抄維基百科,就連百度百科也抄維基百科,在複製、貼上的過程中卻沒思考維基百科的正確性,這將會使知識傳遞變得單一化,所有的來源最中的指向一元,那掌握了維基百科的編纂權,就等於掌握知識的話語權,甚至造成知識壟斷。諷刺的是,打破知識壟斷,原本就是維基百科的創立目的之一,維基百科打倒知識巨獸的同時,也順便接收他的地盤,成為另一隻知識巨獸。

舉一個有趣的例子,有一個與維基百科類似,卻以惡搞為導向的網站叫偽基百科,其中有一個叫做「沒有人」的條目,開頭寫道:

沒有人(英文:Nobody&No One),沒有人是十全十美的。他被認為是世上最強的超級英雄,姓也。別號破喉嚨、沒人和無人,沒有人也寫作梅友仁、梅仁或巫仁、某狼。另外,根據史學家的考據,沒有人的祖先應該是希臘人奧德賽,他捅了獨眼巨人的眼睛後,告訴巨人說他的名字叫「沒有人」,結果獨眼巨人哇哇叫:「我要死了,沒有人打我。」可見沒有人專行他人所不能為的事。

這句開場白中,從「根據史學家的考據」開始後都是由我編寫的,這不是我亂哈拉的故事,我是把荷馬史詩中的一則典故寫進去。但我一時寫太快,因而犯了一個錯誤,「奧德賽」是書名,應該要寫成奧德修斯(Odysseus)才對。可是現在去檢索這段文字,會發現已經有好多人引用,即使我現在要改也來不及了,因為錯誤的知識已經流傳出去了。當然,在偽基百科上犯錯並不是嚴重的事情,通常也沒有人會把這段話當真,可是別忘了,偽基百科的架構與維基百科是一樣的,那你可以想像編輯錯誤資訊的嚴重性了,這也是我反對將維基百科視為知識權威的原因。

 

3月19日補記:我剛剛參觀尊敬的前輩Rain Reader部落格,看到他有一篇〈歷時五年的「比喬利姆戰爭」,被刪除〉(點此連結)很有意思,他說「比喬利姆戰爭」在2007年被寫進維基百科全書,但是根本就沒有這場戰爭,援引的來源都是一本虛構的書。更諷刺的是由於條目豐富的內容,文字優美,因此還被選為「優良記事」。維基百科官方直到2012年12月底才將其刪除。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