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

夫武林(杭州舊稱)南引八閩(福建八府,代指福建);北塹淮堧(淮河邊地),左帶濤江漲海之險,右據複嶺西湖之勝。井邑浩穰,物產殷克﹝充﹞,信神京之首藩,而列郡之雄冠哉。其琪瑋秀麗之觀,文章冠冕之勝,海陸生息之饒,為五方艷稱舊矣。然而深計識微之士,不能無隱憂者,何也?「積貯者,天下之大命也。」(典出賈誼〈論積貯疏〉)雖有金城湯池,帶甲百萬,苟無三年之積,將以不足之國視之,況萬萬不及此者乎!武林生聚(人口)繁茂,益以列郡之期會至者、殊方之貿遷至者,奚翅(何止)二、三百萬?乃居民無一宿之糧,闤闠(店鋪,代指民間)無百石之肆()。邇來當事者蒿目而憂,持籌而筭(規劃)。在廣積、廣豐諸倉不過四、五萬止耳,豈東南財賦奧區(腹地)足供九重(天之極高處,代指皇宮)倚辦,而不能實一會城(省城)耶?蓋沃壤良疇悉在會城之北,米粟自北至者,則湖墅市河之壩阻之;自東北至者,則長安之壩阻之;自西北至者,則西塘之壩阻之。所阻輒為米市,即以湖墅至近,距城猶將十里,又復阻以數壩,居恆無事,轉運尚艱。變起不虞(預料),胡()能卒()應其轉?澤國為空城又奚惑焉?昔元至正巳﹝己﹞(1359),金陵遊兵之叛逼臨,杭郡城閉一月,民間初茹糠秕(穀殼),次煮革囊敗鼓,甚有衣錦餙玉連袂經溝瀆者。嘉靖乙卯(1555),倭奴剽掠城下,湖墅市河之積,半為盜資,半為煨燼,城閉僅六日耳,而攘奪紛紛,幾至內潰,此非明驗哉?方今倭情叵測,出沒靡常,片帆遙指,所在戒嚴。武林子女玉帛之藪,尤所垂涎。彼時益以召募之兵,避亂之眾,回視百萬黔首(百姓)又將倍之。待哺不得,必且乘機內訌,左足一遙而天下大勢且岌岌矣。借箸而譚,其必也移湖墅米市以實空腹,而無後虞于食。又必開復城中舊河,以通舟楫,俾上河之水直抵下河之壩,而無後虞于運,斯一勞永逸之上計乎!

 

作者與版本

李鼎,《李長卿集‧借箸篇》(明萬曆壬子豫章李氏家刊本),卷19,頁2-4

 

釋文

本文首先概述杭州的地理位置,然後闡述貯糧的重要性,認為杭州人口眾多,但糧食儲備不足。接著指出米糧要從北運至杭州皆有壩阻隔,如果遇上戰亂,則難以供給,恐會因此內潰,並舉至正(1359)、嘉靖(1555)兩例為證。文中最後提出兩點改革措施,一為將米市移到腹地;二為重開城中河道。

創作者介紹

漫遊於歷史與現代之間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