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很小的時候,就已經透露出我對程式語言的興趣與天份。從我有記憶以來家裡就有電腦了,當時的電腦沒有windows作業系統,要在黑底的dos下打一堆指令才能玩「三國志英傑傳」。後來大概是國小三年級吧!有了圖像化的作業系統,也有了網路。我已經無師自通的上色情網站,用HTML語法寫網頁,當時上網要外接數據機,撥號時還會發出非常刺耳的叮叮噹噹聲,而且一有人打電話,網路就會斷線,我就是在這樣刻的環境下開始接觸程式語言的。

國小三年級時,我已經開始用視窗炸彈把老師的電腦弄到當機,把留言版的背景圖片改成會動的裸女圖等等。國中的時候,我在第一堂電腦課就教同學跳出廣播畫面,用區網讓大家可以連CS。到高中時,我曾輕易地找到學校網站(php)的漏洞,從而在校首頁的公告欄上發布「主任得痔瘡,放假一天」、「教官沒有小GG」,然後還把大學榜單改成哈佛大學。

        我原本以為我會讀資工系,可是後來想一想,這些都不過是奇技淫巧,學個三、五年就可以有所成。唯獨人文素養需要積累,沒辦法速成,因此我還是選了幾個文學院的系。我試著讀康德,覺得哲學系太難了,而外文不適合我,中文像是小學,所以我選了通古今之變的歷史。當然,我最後讀歷史系還有一個最實際的原因,就是學測英文考太糟,某大學的資工系沒入取我。其實我想就算真的讀了資工系,對我也不會有什麼影響,我大概會變成雙主修人文的資工人,只是跟現在的身分相反而已。

        上了大學後,畢竟是讀歷史系,暫時擱下了程式語言,頂多就是畫Flash動畫時需要寫一點基礎的程式碼。然後有一個兔崽子,不曉得為什麼看到我過去寫的網站,我對電腦頗有研究的風聲就不脛而走,結果同學有什麼電腦的問題,紛紛都來問我。同學都以為我是電腦大師,事實上我根本不會修,凡是拿到我手上的電腦,如果是系統問題,無論是word當機、首頁被綁架、魔獸世界跑不動,我都只是重灌而已。我還記得有一個同學只是桌面的一個檔案刪不掉而已,我也是整個砍掉重練,避免夜長夢多。如果是硬體問題,那更簡單了,插插拔拔就大概知道哪個零件壞了,叫同學自己去NOVA買。

我很樂於幫大家修電腦,甚至想把室友的電腦弄壞再修,因為同學找我修電腦都要請我吃雞排跟珍珠奶茶,偶爾我還要求加薯條根花枝丸。而且我只保固兩小時,兩小時後有問題,必修重新請過。後來想想,身材越來越腫,大概就是這個原因吧。

最過分的就是系主任,有一天他看到我在維護系網,便以為我很會繪圖,開始叫我做演講海報,我一直想告訴他:「主任,這我真的不會。」可是我沒那個勇氣,最後一做就做了四年,其實我到現在還是不會photoshop的鋼筆工具,根本是美工的門外漢。

        寫了這麼多,還沒談到我進資訊科學系,說起來也好笑。因為我一年級體育零分,體育是必修課,因此不符合雙主修資格。所以一直到三年級才正式申請雙主修資訊科學的學籍。但我並不是到了三年級才重回資訊領域,在一年級的時候就常常到跟室友到資科系的寢室串門子,室友打魔獸,我也在旁邊看。本來我是不用跟去的,但是資科系一年級的同學也剛開始學寫程式,我反而比他們厲害,就幫他們寫作業,大多是河內之塔、抽樂透之類的入門程式,花幾分鐘就有雞排可以吃了。而且我的程式碼最精簡,註解又最詳細,背起來很方便,往往成為他們的範本,同學們改個變數名稱就可以交了。

        大學二年級,因為一年級下學期總平均分數達標,25學分之外還可以加選三門課,我就排了幾門資科的課。就是一些基礎的課程,諸如計算機概論、資料結構、計算機網路、網站架設實務等等。還有一門課我忘記名字了,大概是資訊倫理相關的,要犧牲假日跑到山上去教小朋友電腦,教了半天不但沒教會,還弄哭幾個臭小鬼,被老師扣了好幾分,必須在下課前把他們弄到破涕為笑才能把失去的分數加回來。

        人算不如天算,三年級好不容易申請通過雙主修資格後,拿到課程表差點沒吐血,因為課程改制的關係,辛苦修的6學分微積分,新學制只認3學分,甚至機率論根本就不在課單上。我轉而要修一些電子商務、資訊管理導論等等完全沒興趣的東西。所以我陷入了長考,到底還要不要讀這個爛學程,想了五秒,我覺得拿不到文憑也無所謂,反正學得開心就好。其實我有一個願望,就是做一臺會發射飛彈的掃地機器人送給我媽,之後我也不太管課單,上了基礎演算法、類神經網路、資料探勘、數位邏輯等自己有興趣的課程,希望能做這方面的專題。

        我一定要談一下數位邏輯這堂課,這堂課原本應該是很務實的課,但我們全部都是在做習題,讓我頗為失望,雖然習題有很多應用題,例如製作投幣機的路線、收費站,可是上了一學期,我們連個電路板都沒看到。而且數位邏輯的運算很不直覺,例如X+0=X,X+1=1,X+XY=X,算下來讓人頭很昏,這是我拿到最低的一門課,好像只得6X分。至於其他課的表現幾乎都是最高,例如演算法的學期總分拿到96分,幾乎就要封頂了。

        最後因為衝堂的關係,我沒做資科系的專題,現在想起來還滿遺憾的,虧我設計圖都畫好了,真希望還有機會能把這隻狂派金剛做出來。我在資科系的三年,號稱會用的程式語言一字排開有CC++C#JavaVisual BasicPHP等等,但根本沒有一樣精通。好在歷史研究所錄取時,資科系的老師跟我說,假使我在歷研所混不下去,隨時都可以轉行。到現在我還不清楚這是詛咒還是鼓勵,但至少這段特別的體驗是其他文組學生不曾有的。

創作者介紹

漫遊於歷史與現代之間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