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五大家族研討會」我比較感興趣的是板橋林家與霧峰林家,黃富三老師在「臺灣社會史」上課的時候曾特別花時間講述板橋林家的捐獻問題,提到板橋林家捐獻五十萬銀洋,金額最多。林家捐獻其實是不樂之捐,捐額甚鉅的考量是希望能一勞永逸,避免日後官府須索無度。

在這次研討會中,黃富三老師則更進一步的從板橋林家的捐獻問題探討官紳關係,將官紳關係分成三個階段,第一階段為丁日昌時期,即牡丹社事件後,臺灣防務日漸受到重視,丁日昌接任巡撫,提出開礦、造鐵路等建設,但經費短絀,只好推動勸募。此時的板橋林家第三代一房林維讓答應捐銀「五十萬兩」。黃老師在此指出「五十萬兩」實際上是五十萬洋銀之誤,折七二的損匯約為三十六萬兩。這次的捐獻鬧出不少插曲,其一為林家希望透過這次的鉅捐換取「永不再捐」的保證;其二為這次捐獻的本意是建設臺灣,但是捐款卻被挪作他用,轉為賑災之用,且還鬧了雙包案,原來河南與山西都發生天災,在中央(李鴻章)、地方(丁日昌)、官紳(林家)協調出錯,造成兩地搶銀的情況。最後林家也因鉅捐破格獎賞,二房林維源獲三品卿銜與一品封典,成為朝野皆知之臺灣名紳。

第二階段是劉璈時期,光緒元年臺北增設為府,政府向鄉紳籌款,此期的林家反應較為消極,討價還價後決定捐額一萬三千兩百元。而後劉璈推翻此協議,要求林家捐繳十三萬元,林維源卻不肯答應,僅派家丁訴說「無力再捐」,並稱前次捐額五十萬後,已奏准「永不再家捐」,後來商議捐額為原定額的兩倍,即二萬六千四百元,林家與官府關係陷於低潮,志忠法展徵,官府更強力勸捐,致使林維源避走廈門。

第三階段為劉銘傳時期,劉銘傳致函閩浙總督,請其就近催促林維源返臺「共支危局」。官府試圖改善鄉紳關係,不但的透過官職、榮銜等想辦法勸捐,而劉銘傳推動的建設也與林家密切合作,如開山撫番、發展航運等,官紳關係終於有所改善。林家的捐獻結果,帶來的是政治地位的提高,林維源甚至得到京官職,只差沒有實際上任就職。

總結可知臺灣的鄉紳關係與外患衝擊影響密切,同時政府官員的作為也影響了鄉紳捐獻的意願,板橋林家雖捐獻超額,但林家的地位也日漸提升,變得越來越重要。

本文為黃富三,〈清季臺灣之外來衝擊與官紳關係:以板橋林家之捐獻為例〉,是我在「臺灣五大家族學術研討會」上寫的筆記。

創作者介紹

漫遊於歷史與現代之間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