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視力,我有兩個經驗,一個是我從小就愛看電視、打電動,而且喜歡躺在床上看書,「應該」很小就近視了,但是第一副眼鏡卻遲至國中才配。原因是檢查視力的時,進去保健室順便就把牆壁上的C缺口記住了,導致檢查結果好的不得了,我還以為越高分越好呢!也不曾再到眼科複檢。後來我心裡有個底,知道漸漸視力變差了,但不曉得這麼嚴重。

另一個經驗即是本文要講的──關於顏色的分別。我小時候會把黃色和紅色講反,不巧的是這兩種顏色在形容某些事物是可以通用的,例如你可以說火或是太陽是紅色、也可說是黃色,不會有人糾正你。所以我是從別人的話語,如番茄醬是紅色、金子是黃色等描述才意識到自己錯了。

        事實上我還是知道黃色與紅色的分別,僅僅是搞錯兩者的名稱而已,如果語言只是一個傳遞訊息的媒介,那我終其一生把黃色說成紅色,對我是沒有影響的,這樣講比較抽象,如果知道程式語言的「變數」,應該不難體會這句話的意思。舉個實例來說,中文是將green翻譯成綠色,但我們也可以將其翻譯為藍色,只要我們也把所有中文裡綠色的東西改說成藍色就沒問題了,在這樣的前提下,樹葉是「藍色」還是會被翻譯回green,在溝通上是沒問題的。

        我們可以透過語言任意轉換顏色,那要怎麼確定我所「看到」的黃色就是你所「看到」的黃色呢?或許你看到的黃色其實是我們所看到的綠色,只是你透過語言仍稱其為黃色,所以不影響溝通。這使我想起我曾有一個同學是色盲,黃色跟橘色分別不太出來,所以玩電動時,我們都會故意選橘色或黃色,讓他分不清敵我顯然我們兩人所看到的顏色是不一樣的。

        後來我就想,當有一個人認為世界名畫是醜陋時,並不是他「主觀地」認為那幅畫是醜的,而是他所「看到的顏色」使他認為那幅畫是醜的,假使他看到的顏色與我們所看到的顏色是一致的,那他必會覺得那幅畫是美的。視覺如此,味覺、聽覺、嗅覺應當也是如此。同理再論,我不喜愛吃臭豆腐,並不是因為我主觀地認為臭豆腐不好吃,而是我聞起來或嘗起的味道使我覺得不好吃,假使我的味覺與嗅覺與其他認為好吃的人是相同的,那我便會覺得臭豆腐好吃。所以我的結論是:「感覺應當是客觀的,會造成主觀的原因,乃是每個人的感覺有根本上的不同。」也許會有人提出反駁,可能有一種情況是,甲和乙都同意臭豆腐是好吃的,但卻僅有甲認為青椒難吃,乙則不。我的解釋是:不能單從臭豆腐的例子就得出甲、乙二人的味覺是相同的結論,至多只是相似,並不完全相同,故對青椒的感覺有所不同。

 

後記:會寫這篇短文,不僅僅是睡不著,我覺得這好像可以牽涉到某種哲學思辨,明天再查查資料。

2012年10月10日補記:查到一篇黃小玲,〈論顏色的非客觀性〉(新竹:國立清華大學哲學研究所,2006),看完再補充。

創作者介紹

漫遊於歷史與現代之間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