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坐在圖書館,正在想要怎麼改寫論文大綱,一點想法也沒有,只好坐著發呆,發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本來我是不喜歡坐在圖書館一樓的,因為一樓是不但是出入口,也是行政中心,同學來往、館員作業的聲音都比較大聲。但是不曉得為什麼,從開學到現在只剩一樓有開冷氣,其他樓簡直熱到靠杯,我匿名寫了三封信,裝成三種角色去反應,可惜始終得不到館方的善意回意。兩害取其輕,只好還是選擇坐在有冷氣的一樓吧!

一樓的位置也有優劣之分,四庫全書那邊的位置最安靜,早就被佔滿了,所謂的佔滿,就是指雖然沒半個活人,但桌上都放了包包或是茶杯,真有一種把他們的物品藏起來的衝動。

中午去的時候,只剩英文雜誌旁的小圓桌。圓桌區的性質大概像是自由坐吧,人來人往的,都是一些QK一下就走的,坐一下午的倒沒幾個。坐著發呆,看著熙熙攘攘的同學,聽他們講話也別有趣味。嚴格說起來,不是我要偷聽,眼睛可以主動閉起來,耳朵就沒辦法了,想不聽也不行。

有兩個女同學在聊天,A女問說:「你上次在Youtobe播的那首歌是哪首?」B女反問說:「哪首?」結果A女居然就哼了起來:「就是……嗯,喔喔─唉唉唉唉唉─胚蝦。」聽到這裡,我忍不住偷喵了兩人。B女果然尷尬地說:「我不知道你說哪首歌?」A女又不死心地加以描述:「就是MV有幾個男生在爬山,喔喔─唉唉唉唉唉─胚蝦。」B女:「不…….不知道欸。」

幾個男生在爬山?還有那個旋律,該不會是接招合唱團的Patience吧!我真佩服我自己,聽過的洋人歌用手指都數的完,偏偏就知道這首。


後來我去廁所的路上經過影印室,又聽到了一段更妙的對話。A男大概是祖國或南蠻交換學生,他詢問「打印機」要怎麼用?B男先遲疑了一下,但顯然是聽懂了,回答要用「悠遊卡」。結果A男一臉狐疑,問說:「U盤嗎?我是要印書。」後來變B男不知所措了,反問:「U盤是三洨?」並拔出插在影印機上的悠遊卡示意。不過呢,B男拿的應該是學生證悠遊卡(太遠了,看不清楚),A男還是不明白的,尾音上揚的說:「學生證是U盤?」我只是放慢腳步,之後他們怎樣我就不知道了……

附帶說明一下,如果我的理解沒錯,「U盤」應該是祖國同胞對「USB隨身碟」的稱呼,難怪他會驚呼:「學生證是U盤?」大概是被鬼島的高科技嚇到了吧。我又想到一個故事,剛好跟今天發生的兩件事都有關係,就是高中的時候要比賽洋文歌曲,後來班上有一個生番提議要唱洋人樂團BLUE的歌,我也是嚇一跳,心想:「靠妖啊,不是說要比賽唱洋文歌?怎麼會唱捕鹿的歌……

創作者介紹

漫遊於歷史與現代之間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