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141331703947          今晚要參加「新生座談會」,意味著我已混了一年了。去年我坐在對面的新生席,一邊吃茶點,一邊看修業規則書,發下宏願要在最快的時間裡畢業。如今想起來,真是諷刺啊!過了一年,似乎沒什麼進步,我去年怎麼會有這麼不切實際的想法呢?

        座談會開始後,每個同學都要自我介紹,我就想我要說什麼呢?我本來是想說:「我研究的範圍是明清史,對於明代春宮圖、房中術等物質文化史也有一些興趣,有空可以跟各位切磋切磋……」後來想一想,全部的老師都在,不宜講太猥褻的梗,所以就作罷了。排在我前面的幾個學長姊千篇一律都說:「我是研究…()可以找我討論。」於是後來就說:「我的研究範圍是明清史,各位同學無論是明史、或是清史有問題,都盡量不要來找我,因為我學問不太好。」結果只有零星的笑聲,看來我果然只適合當偶像,不太適合當搞笑藝人。

        本來座談會氣氛還算輕鬆,等到許老師發言時,突然就多了分肅殺的感覺,他說新生們一定要按部就班來,照系上安排的課程與規劃走,不要一直拖一直拖,到二年級還沒找到指導老師,頗有指桑罵槐之意。然後主任又問說:「還沒找指導老師的舉手讓我看看。」我只好尷尬的舉手,主任就說:「要快點啊,尤其是你們那些明清史的。

        我想起了胡適寫的詩,稍微改了兩句,倒滿貼切我的心境:「偶有幾圈黑眼,身材微近中年。做了過河卒子,只能拼命向前。

後記:左圖的胡適字跡是在網路上找到的(點此連到網站),不過我印象中和我在胡適紀念館看到的有點差異,胡適紀念館的版本是送李迪俊而不是陳雪屏,查了一下胡適紀念館的網站,有一段描述:「據《胡適日記》, 1939年8月21日記事:『李迪俊公使赴古巴新任。昨日到美京,故我回來見他。晚上與李公使談至夜深。』胡適贈李迪俊照片應在此時。胡適在1938年10月31日也曾題此小詩於照片上贈給陳光甫」所以可能有送很多人也未必,暫且存疑。

創作者介紹

漫遊於歷史與現代之間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