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應台當了部長後,負面新聞總是沒完,前陣子是在立法院裡穿球鞋與托腮,這陣子則說他是「龍太后」,坐擁兩個辦公室等等。依我看,大概都是一些無中生有的事體罷了,一個知識分子倒變成了政客借題炒作的魁儡,文化部都不文化了。

        我很喜歡龍應台,幾乎讀過了他所有的著作,記得第一本是《百年思索》,純粹是因為課文裡選了書中一篇文章,後來才回過來讀《野火集》,之後就順著出版的日期來讀。無論是不是一個忠實的讀者,都不難看到龍應台的轉變,從最初對社會的批判,轉而是對兒子的情感,最近幾年則開始關注中國近代史。

        我讀《野火集》的時候已經是出版二十多年後,距今也約六、七年了。有時候我會想,過了四分之一個世紀了,臺灣真的是在原地踏步。例如食品安全的問題,毒奶粉、塑化劑,時而有食物驗出致癌物,我就不明白販賣這些食品的人是什麼心態?究竟心地要多黑,才能把這些化學物送入同胞的嘴裡。當我看到這類的新聞,總會想到〈生了梅毒的母親〉裡那犀利的批判:

為了享受物質,有人製造假的奶粉,明明知道可能害了千百個嬰兒的性命。……我們的朋友喝了偽酒而失明……而我們自己,心平氣和地吃喝各色各樣的化學毒素,呼吸污濁的空氣,在橫行霸道的車輛間倉皇怯懦地苟活,要糟到什麼程度你才會大吃一驚?

又如生態保育,每到了颱風季節,看到電視不斷重播那一寸寸崩塌的山壁,拌著滾滾的泥流宣洩而下,湍急的暴水吞噬岸邊屋宇,又有幾個人被活埋,又有幾處坍方,都說明了山地過度開發。龍應台亦曾呼籲維護自然環境,他也是一個見證者,在〈焦急〉中他常走的田間小路已面目全非:

蛙鳴的山路也結束了。建築一寸一寸地把水田吃掉,蟋蟀和青蛙被機器壓死。後山上滿山遍野的相思林整片整片地被砍掉,花枝招展的墓園像癬一樣,到處散佈。建到一半又停工的房子露著生鏽的鐵管,很猙獰地霸佔著山坡。

我覺得龍應台的批判是真切而準確的,說的都是日常生活常見的事情,交通紊亂、古蹟被拆、公務員效率低落,所以才會獲得滿堂的迴響。並且他鼓勵百姓去生氣、去對立,向不平的事情發出怒吼,龍應台覺得只要不選擇沉默,團結起來,是可以形成改變的力量。

        那是真的,因為黨外力量的團結,強人終於交出了權力,臺灣轉而成為民主自由的社會。〈啊!紅色!〉一文中講述當年政府為了政治目的,硬將紅色的星形藝術品漆成銀色。現在不會了,多少商賈還千方百計地迎合陸客的喜好,真是諷刺。可是威權垮臺之後,隨之而來的問題似乎更多了,新聞自由導致了媒體亂象,看似代表民意的國會怎像場鬧劇。

        除此之外的改變呢?大概是民族認同的改變,其變化也與威權解體有關,《野火集》第一篇文章名為〈中國人,你為什麼不生氣〉,其他文章裡也常以中國人自居。本土意識興起後,今日已經沒有多少臺灣人會稱呼自己是中國人了。

        如果二十多年來,除了政體外,只有民族認同的改變,那真的是很可悲。與其他國家比起來,臺灣好像駐足不前,記得幼時總是聽到親友到大陸觀光後,嘲笑大陸如何落後,人民如何沒水準。現在倒相反了,三不五時看到陸客買東西被坑、巴士又翻覆、太魯閣又有幾人摔破頭,我都感到羞愧。中國人,你為什麼不生氣?

創作者介紹

漫遊於歷史與現代之間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