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學術生涯比喻成養成遊戲,那研討會就是一個提升等級的好所在。而到目前為止,我也跟了十來場,其中有一場在中研院的,趴數果然很高,在臺北轉一圈回來之後,器宇談吐瞬間跳三級,連講臺語的腔調彷彿都變成跟麻吉大哥一樣了。

        可惜我真的打從心底不喜歡臺北,像是捷運的手扶梯以前提倡行人靠右邊站,其實是個錯誤的政策,現在已經改成左右都可以站了,但是友人警告我說:「我們還是要站右邊,而且還要兇狠地瞪站左邊的人,不然人家會說我們是從南部鄉下來的。」我回答說新竹其實也算北部吧,友人又解釋道:「北國人對於南部的定義是泰山收費站以南。」真是充滿偏見又精闢的見解。

        好像扯太遠了,總之其他參加的研討會大多是在中部離家近的地方,位於中興新村的臺灣文獻館是一個好地方,其研討會能邀請到的學者趴數也很高,中研院臺史所、國史館的大師往往一次都來好幾個。雖然與會學者各個身手不凡,但報名的聽眾程度就有點落差了。每次都是一堆歐吉桑、歐巴桑,把位置都坐滿了。我不是說中年人沒資格報名學術研討會,可是部分人的行為真是讓人不敢苟同,他們來的目的完全不是在學習,有些根本是來聯誼的集團,他們一到場就連握十幾隻手,手拿著會議手冊的來賓名單,端詳著每個人的頭銜與來歷。有一次,有一個阿婆看到我沒掛名牌,就跑來問:「小朋友,是哪個單位的?」我才懶著理他勒,她還一直盧我,我只好說:「哈哈哈哈哈哈佛大學。」

20120830  

        把研討會當成交朋友的場所並無不妥,仲尼嘗言:「獨學而無友,則孤陋而寡聞。」可是有些中年人當會議開始時,也就開始休息了,或者低頭接電話(鈴聲也沒關)、甚至還有在甩手熱身的,到底是要幹嘛呢?等到休息時間,那群人精神都來了,又是換名片、又是排排坐,拿茶敘餐點的速度絲毫不會輸給年輕人。像今天坐我隔壁的阿杯,他從開場致詞就睡著了,一直睡到午餐時間。吃飯的時候,我聽到他們的對話,其中一個是退休後當志工,跑研討趴是他的興趣,另一個說他從臺南來,今天跑完這一場,明天臺中還有一場人類學。挖勒,歐吉桑啊,研討會已經開半天了,你論文都沒拿出來翻過,今天講什麼都你都不知道了,還明天人類學勒,真是令人嘆為觀止。

創作者介紹

漫遊於歷史與現代之間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