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近況

還可以。

名片與連絡方式 | 徵書清單 | 留言 | 副站(漫遊於未來與現代之間 )

20120930

        前幾天我經過統聯客運,結果被一個聲音叫住,原來是一個算命攤的阿伯,他朝著我喊道:「帥哥,請留步!我看到有一道靈光從天靈蓋噴出來,你簡直是百年一見的……」說時遲,那時快,就在我回頭的一瞬間,剛到站的公車就從我前面開走了,獨留我一人在看著站牌默默啜泣。

        正值離峰時間,錯過一班就要再等半小時,要怎麼消磨這段時間呢?我這輩子最痛恨的就是算命的,連看《哈利波特》時,最討厭的人物也是崔老妮。所以心裡正猶豫,要不要過去揍那個算命的,如果把他毆打一頓後,再冷冷地對他說:「你這麼會算命,你有算到我會痛扁你嗎?」這種感覺一定超過癮的。不過還是算了,我身為一個彬彬有禮的好國民,這種下流的情節也僅能止於幻想之中,我想起余光中有一首名為〈算命瞎子〉的詩,是這麼寫的:

淒涼的胡琴拉長了下午,

偏街小巷不見個主顧;

他又抱胡琴向黃昏訴苦:

空走一天只賺到孤獨!

 

他能把別人的命運說得分明,

他自己的命運卻讓人牽引:

一個女孩伴他將殘年踱過,

一根拐杖嘗盡他世路的坎坷!

其實這首詩的隱喻是在講詩人的境遇,不過暫時不管了,我們外行人看表面就可以了,寫得還真是貼切。

        很多人看到算命人瞎眼跛腳的,以為他們是洩漏天機,所以厄運反饋在自己身上。其實不然,我讀人類學關於民間信仰的論文時看過一個案例,有一個正常人,車禍之後就突然有了特別的能力,於是開始幫人算命。這個案例說明了有些人是因為身體有缺陷才開始算命的,並不是因算命而導致身體缺陷,至於算不準而被打殘的則不在此限。畢竟身心障礙者可能要找一個一技之長,算命是不錯的選擇,比起賣彩券、按摩更容易入門。

        算命師就像心理醫師,看到一臉衰樣的人就像看到送入口的肥羊,肯定會要你花錢改運的。這就好像中醫看到女生就說手腳冰冷,看到男生就說縱慾過度;心情煩躁的就是肝火太旺要你喝涼茶,精神不好的就是作息顛倒勸你別熬夜。這麼一講,十個裡面會中八個,當然覺得準。我個人也不喜歡中醫,關於中醫荒誕的地方,改天再寫一篇,這裡表過不提。

        算命有很多種,看面相、撥白米、觀香灰這類的很主觀,例如有一種東西叫作塔羅牌,抽到什麼不重要,反正憑著一張三寸爛嘴,死神牌也可以講成天使,我們的先總統阿扁就曾經被人家給唬得一愣一愣的。另外有一種算命不需要算命師,那就是抽籤、擲筊,一翻兩瞪眼,在解釋上顯得比較沒有彈性,上上籤就是吉,再怎麼樣也不會被說成走霉運。也因如此,根據我實際考察廟宇的籤筒,吉籤的數量是比較多的,過年的時候廟方通常會把壞籤挑起來,無非是希望信眾討個好彩頭,心裡踏實了,也多捐點香油錢。

        說到這裡,我就想起國小的時候,每次朝會都要抽籤默背唐詩,我就把寫有我名字的籤從籤筒裡抽起來,然後補一支其他同學名字的籤進去,把寶貴的機會讓給同學。最後同學們甚至開始惡搞,記得曾經有老師抽到「再來一支」或是寫著老師名字的奇怪籤。這樣的行為,跟廟方吉籤灌水的作法也算是有異曲同工之妙吧!

        《左傳》裡面有一故事,是說有一個國王要打仗,開戰前國王心裡有點猶疑,想要卜個卦看結果,但他的大臣反對,說道:「卜以決疑,不疑何卜?」意思是說卜卦的目的是解除疑惑,都已經決定的事情了,何必要卜卦呢?如果卜出來是不好的結果,那不就等於自婊了。宋朝狄青要開戰時也用過這招,他說:「如果戰事能夠大捷,則我所擲的錢幣字面皆會朝上。」後來一百面的錢幣果然都朝上,其實那些錢幣是兩面都刻字的特製錢。

        信仰自由是多元社會的表現,我是絕對尊重的,但是臺灣人在某些部分顯得太過迷信了,甚至把算命包裝的很科學、很時尚,最氾濫的就是星座。農民曆宜忌固然很扯,裡面還是有些道理的,雖然比例微如河中掏金,但星座就不同了,個人運勢還牽拖到什麼星球運行,聽了就覺得噁心。我每次開車聽廣播,早晨必定會報每日星座運勢,但換了三臺發現,各講的都不一樣,而且例子往往很低能,諸如金牛座要注意交通安全、射手座與人相處要圓融,其實把他講的東西任意調換是完全可行的,隨便講講大家都同意的東西就可以了,我敢說處女座的人一定不喜歡失眠。

創作者介紹

漫遊於歷史與現代之間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清華大學中文系暨歷史所陳玨教授的助理
  • 同學你好,
    我是清華大學陳玨老師的助理,陳老師注意到了你的部落格,對你的文史知識面頗為讚許。最近他正在組織學生會員(其中包含台、師、政、淡江、東華、中興等多個學校之研究生)加入他所主持的學術沙龍:「台北金萱會」,陳老師特地要我來這裡留言並邀請你成為學生會員,如有興趣煩來信至金萱會助理專用信箱sinologicalsociety@gmail.com,並告訴我們你的意願。以下為陳老師經營多時的學術部落格,也歡迎參考http://blog.sina.com.tw/jue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