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2902

以前不太習慣,室友打呼的夜晚,我只能看著天花板,思索著我現在究竟是睡著還是醒著?也可能我的問題比較大吧,畢竟失眠的時候,即使再安靜也睡不著,只能靠閱讀《國史大綱》、《大分流》來助眠。本來學期末考慮要換室友,可是好同學跑去住校外,最後就沒換了。

等到星期三的D-Day,終於搬寢室了。明明就有五天緩衝,但是我猜大概九成的同學都是在這一天才搬的,不但推車借光了,退宿排隊也要排好久。我還看到有同學推輪椅搬東西,真是無所不用啊!而且每層樓的樓梯口旁堆滿了大型垃圾,掃地阿杯似乎崩潰了,到今天(星期五)為止,垃圾都沒有清理。

我從32房換到同一層的15房,有點不適應,吃完飯還開錯房間。僅管我自己退房時也未將房間掃得一塵不染,但我還是要說,新房間真的滿髒的,呈現完全沒掃的狀態,地上有很多毛、昆蟲屍體,還好我平常也是如此,因此極度適應,完全不介意。

說起來,我還是喜歡舊房間,32房的窗戶開在南面,面山風景好;15房的窗戶則開在西面,下午真的熱爆了,而且僅能看到空蕩蕩停車場與壘球場。暑假是還好,開學的時候,壘球場旁常會辦烤肉活動,如果聞到而吃不到,我想世界上大概不會有比此還要痛苦的事了。話說東面窗戶的房間可以看到女研究生宿舍,怪不得這麼搶手,都沒有人願意換籤。至於wi-fi訊號,兩間房間都一樣糟糕,躺在床上只能開3G了。比較麻煩的是,新鄰居好像是個愛唱歌的熱血大哥,都已經凌晨2點了,還在唱「煎熬」,連MV的口白都一字不漏的唸,還有那個高音真的不行啊!弄得我也很煎熬……

換了房間有好多事情要做,除了要改信用卡帳單、網路書店的寄件地址等哩哩扣扣的資訊外,還要重新改造坐位。第一件事就是把固定在桌上的電話拆掉,這樣才有位置放資料夾。然後我想到一個新改裝,這是有鑑於寢室的書桌不是電腦桌,無論打字和拿滑鼠都不太舒服,如果有一個地方可以饋手就好了。想了很久,我嘗試把衣櫃的隔板拆掉,固定在書桌抽屜上,讓坐位呈現L型的樣子,發現效果還不錯。

我測試了一個鐘頭,得出隔板露出五分之三的長度是最剛好的,一方面是考慮抽屜的承載力;一方面是饋手的舒適度。而高度的調整方式,則是在抽屜上面墊了一本《日本學者研究中國史論著選譯》,這是我花70元在二手書攤撿來的,精裝書的弧度與桌邊弧度完全密合,真的是無縫接軌啊!想不到好書讀完之後,還有這款妙用!20120629

創作者介紹

漫遊於歷史與現代之間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