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近況

還可以。

名片與連絡方式 | 徵書清單 | 留言 | 副站(漫遊於未來與現代之間 )

    十五世紀末歐洲的勢力開始向海外擴張,先是探險與發現;後是通商與殖民,於是「歐化」成了近代世界的一個象徵。新航路與新大陸的發現為歐洲歷史開了嶄新的一頁,但為何歐洲人要航向海洋呢?動機不外乎是宗教、經濟與知識技術三點。

    經濟方面,歐洲資源並不匱乏,但是一些香料(丁香、肉桂、荳蔻)與奢侈品(絲織、寶石)仍須仰賴東方進口。十五世紀以後本因黑死病造成的經濟、人口衰退又見回昇,所以對於進口品的需求也日益增加,但是東西方的貿易向來掌握在阿拉伯商人手上,層層的剝削使售價昂貴,且貿易路途遙遠,供應亦有受到戰爭而中斷之虞,於是歐洲人遂興起直接與東方貿易的念頭。宗教方面,向異域傳教本就為基督宗教徒的抱負,傳說有一祭司王名曰約翰(Prester John),他在東方統治了一個繁榮的基督宗教國度。一來教徒受到傳說激勵,一來是穆斯林勢力已被逐出伊比利半島,所以歐洲人想要將基督宗教的勢力進一步向海外推廣。然而空有宗教熱誠仍不足夠,幸而此時地理知識與航海技術已有顯著之進步,地理知識方面,《馬可波羅遊記》記錄了馬可波羅在中國的見聞,他將中國形容成一個遍地黃金的夢幻國度,為歐洲人心嚮。法國人德伊(Pierre D'Ailly)將歐洲人與阿拉伯人的地理著作綜合整理繪為一本《世界地圖》,使十五世紀受過教育的歐洲人逐漸相信世界是圓的。航海技術方面,因羅盤與天體觀測儀的普及,航海者能夠藉由天體方向測估位置,使之在茫茫大海中不致迷行。另外,此時的造船技術已知多桅多帆的應用,擁有巨大龍骨和利炮的遠洋艦使歐洲人遠航的續航力大增。

    而在向外擴張的國家中葡萄牙居首位,原因在於葡萄牙的位置恰好在往非洲與美洲的起始點,並且伊比利半島因為西班牙的閉鎖使葡萄牙無法向陸地發展,加上葡萄牙本身的土地貧瘠,使之不得不轉向海外擴張,於是大航海時代在葡萄牙的先行下展開了。其先行者為王室的成員─亨利親王(Henry the Navigator),他堅信非洲南端有一通往印度的海峽,因此他以其資源設船廠、天文臺、學校等相關機構,不斷地派遣水手出海遠航,雖其最後並未找到通往東方的航路,但仍有收穫,如在西非的幾內亞沿岸取得相當多的資源(奴隸、象牙、黃金)。一四八八年狄亞士(Bartolomeu Dias)終於航行到非洲的最南,當時他將該地命名為「風暴角」,後來葡萄牙王約翰二世更名為「好望角」(Cape of Good Hope)。歐洲人越過了非洲最南端到了非洲東岸以後,海外擴張的速度就大為提高了,原因在於非洲東岸本就是貿易頻繁的網路,阿拉伯商人與東亞諸國的的商旅常往來於此,但是阿拉伯商人不願與歐洲分享此貿易專利,所以一四九八年達伽瑪(Vasco da Gama)來到印度古里(Calicut)貿易時便受到當地穆斯林的阻撓,一五零零年達伽瑪再度造訪古里時雙方甚至爆發衝突,最後葡萄牙人佔了上風,東方航路大開,香料的價格因此跌到了只剩原價的五分之一。

    葡萄牙人先後取得了臥亞(Goa)、麻六甲(Malacca)、澳門,幾乎掌握了東方航路,可惜因為未得到亞丁(Aden)所以無法完全控制印度洋的交通。一五八零年後葡萄牙與西班牙共戴腓力二世(Felipe II)為君,反而與英國、荷蘭變成敵對,一五八八年無敵艦隊被英國擊敗,葡西海上霸權的地位就此易主。

    繼葡萄牙之後的是西班牙,其貢獻最大者為哥倫布(Cristoforo Colombo),哥倫布認為沿大西洋西航可到達日本、中國、印度等東亞諸國,起初哥倫布把計畫告訴葡萄牙國王約翰二世,但約翰二世自組委員會研究後認為哥倫布所提的距離(三千海浬)不正確,於是不肯贊助其西航計畫,哥倫布遂轉向卡斯提爾(Castilla)女王伊莎貝拉一世(Isabel I )遊說,他進一步闡述世界為圓球的論點,並以目前的東航路(一萬五千海浬)做比較,表示西航經濟效益將更高。一四九一年當卡斯提爾對哥拉納德(Granada)的戰事勝利以後,女皇接納了哥倫布大膽的計畫。翌年,哥倫布率領三艘船隻與近百名水手開始了西航,經過了七十天的航行,一行人登陸於巴哈馬群島(Bahamas Islands)的一個島嶼,由於低估了西航至亞洲的距離,哥倫布至死都以為自己已到達亞洲,後來的三次航行哥倫布一直在找尋夢想中的中國與印度。直到一個義大利人亞美利哥(Amerigo Vespucci)在其與友人的書信中認為哥倫布所到之地應為一個新世界,之後他的書信被出版,一個地理學者為了紀念亞美利哥的發現,遂在論文中主張將新世界命名為亞美利加(America),可是當初印第安人(Indians)、西印度群島(West Indies)的謬誤仍流傳至今。

    自哥倫布第一次航行返歐後,葡萄牙與西班牙便起爭端,因葡萄牙人也以為西班牙人到了亞洲,於是認為西班牙人入侵了他們的地盤,最後由教宗亞力山大六世(Alexander VI)調停,雙方協議:將位於綠角群島(Cape Verde Islands)以西三七零里格子午線為分界,以東歸葡萄牙;以西歸西班牙,雙方壟斷歐洲之外的世界。因此西班牙得到南北美洲大部分的土地(巴西以外),葡萄牙則有非洲、亞洲殖民地(後來的菲律賓除外)。美洲為新世界既為各方所承認後,歐人便有繼續西航的念頭,然而雖找到許多河口、海灣與巴拿馬地峽,卻始終未找到通達另一端的水路,直到一五二零年麥哲倫(Ferdinand Magellan)找到了大西洋的西南出口(後命名為麥哲倫海峽)到達一平靜洋面,他將此稱為太平洋,繼續在太平洋西航後抵達菲律賓,麥哲倫雖戰死於菲律賓土著,不過有一船終仍返國,完成了航行地球一週的創舉,不僅證明世界為一圓球,也為西班牙取得菲律賓。

    十六、十七世紀,整個墨西哥和南美洲均落入西班牙與葡萄牙手中。在白人勢力未進入之前,美洲已有數個輝煌的文明,如瓜地馬拉的印地安人、墨西哥的阿茲提克人(The Aztecs)與馬雅人(The Mayas)、祕魯德印加人(The Incas),後來他們被來自歐洲的征服者入侵,佔據了土地和資源。政治上,歐洲人在殖民地設立總督和諮議會,總督雖統領大權但亦非專斷任意,因諮議會受理當地人對殖民政府不當決策的申訴,除此之外教會也成為專制的助力,教士們向當地人民教勸服從國王之道,並以異端裁判做為維持專制之手段。經濟上,歐洲人以重商主義(mercantilism)為原則,殖民地係為母國的利益而存在,故只重視母國需要的經濟片面,如大量開採重金屬而忽略煤、錳等其他有助於工業的礦產,栽植糖、棉、菸草而忽略其他農業產品。

    繼葡萄牙西班牙之後,其他各國(英、法、荷)乃急起直追,由於東西航路分別被葡萄牙與西班牙所獨霸,於是其他各國乃將希望放在北半球上,他們冀望能夠找到通往亞洲的西北航道或東北航道。在此構想下,義大利人卡布特(John Cabot)乃受英國雇用尋找北方航路,他在一四九七年發現布萊頓角島(Cape Breton Island)與紐芬蘭沿岸,後來又航行到了今日美國東岸,於是英國人有了對北美領土的主權。隨後英國人又於一五五三年發現白海(White Sea),打通了英國與俄國的商業關係。各國雖在北美佔有領土,不過當時這些土地的價值並不甚高,主要的目的還是在尋找通往亞洲的航路,無奈冰封的北洋終究無法突破,歐洲人始終未能從此打與亞洲開拓展貿易之路。

    歐洲的對外擴張對後了的世界發生了重大的影響。一般性的影響有三點,第一點是成就了環球航運的新局勢,西歐從歐亞大陸的邊陲一轉成為世界的中心。第二點是使歐洲對世界各國的自然與人文知識有了多方面的了解,新知識的和新技術的輸入增益了歐洲文化。第三點是造成了世界歐化,美洲在某種意義上成為第二歐洲,非洲、亞洲與其他地區受到歐洲文化影響也是異常昭著,於是「歐化」成為「近代化」。經濟方面的影響可分為四點,第一點為商業革命,新航路的發現配合資金流通的便利,使商業範圍乃告擴大,中古世紀的小型地方貿易一變成為世界貿易,奢侈品和一般性消費品(米、糖、茶)貿易量大增。另外,合股公司(joint socket companies)的出現亦是商業革命的要因之一,一則政府給予特權,二則公司可藉由發行股票募集資金大規模的進行交易。總之,商業革命造成一種以追求利潤為目的的資產人士出現,其中包括銀行家、造船者、股票投機者,他們在十七世紀後逐漸變成西歐社會的中堅和貴族抗衡。第二點為物價革命,本來中世紀歐洲受於銀產量減少和貴金屬流入亞洲,遂有通貨不足之感,美洲發現後,西班牙征服墨西哥和秘魯等地,大肆開採的貴金屬流回歐洲,通貨乃由稀少轉為過剩,因此物價乃急遽上升。歐洲各國對此各出不同解決辦法,如哈布斯堡王室向銀行家借款。英國侵奪各城市的特許權,然後再要求他們出款贖回。更直接的是君主與國會爭論要求開徵新稅。故物價革命一則造成部分國家的憲政危機,一則使原本沒有資本的農民生活情況好轉(相對的地主遭遇惡化)。第三點是重商主義的興起,重商主義出自亞當‧斯密(Adam Smith)的《國富論》中,原意為政府為富國強兵和促進繁榮所採取的經濟政策。地理大發現後重商主義大興,他們強調金銀通貨主義(bullionist),以掠奪的方法取得貴金屬,認為殖民地的存在係為輔助「母」國的經濟。第四點為物產的交流,歐洲人把牲畜(馬、牛、豬、羊)與穀物(麥類、蘋果)介紹到美洲,同時也帶回新的品種(玉米、馬鈴薯)。不過有一些作物不適宜在歐洲種植(菸草、可可),故乃留在當地生產,待成熟後再運回歐洲販售。雙方的交流發生了相當的作用,一些作物後來傳播到非洲、亞洲成為當地重要的糧食。

    除此,歐洲的對外擴張亦也有負面的影響,如帝國主義的殖民使美洲原本的文明滅絕、大量的黑奴被賣送至美洲開墾、還有一些歐洲人習以為常的疾病(天花、麻疹、水痘)被帶入美洲,對於沒有免疫力的美洲原住民造成大量的損害。

    改寫自:王曾才,〈歐洲的擴張:地理大發現及其影響〉,《西洋近世史》(臺北:正中書局,2000)。

創作者介紹

漫遊於歷史與現代之間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