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考古資料顯示尼安德塔人在史前時代就已經居住在現在的德國 。而昔日的羅馬帝國疆土則延伸到今日德國的西部和南部,現在德國的許多城市中還留有許多當年羅馬的遺跡。羅馬時代的作家塔西圖在他的著作《日耳曼尼亞》中敘述了日耳曼社會的結構和戰爭的模式,不過顯然他對日耳曼人沒有什麼好感,內容中對於日耳曼民族多為鄙視之詞。五世紀的時候,早已經分崩離析的羅馬帝國終於滅亡,那些在羅馬土地上定居的日耳曼人逐漸放棄了原先的信仰而改信基督宗教,於是一個羅馬化的日耳曼社會出現在西方。最先定居下來的日耳曼社會處在法蘭克人的統治之下,起初是克洛維的墨洛溫王朝,後來則是矮子丕平的卡洛林王朝。

    那麼,「德國」的歷史究竟要從何處開始算起呢?有些學者認為早一些可以從查里曼開始,然而《凡爾登條約》把法蘭克王國一分為三,在東法蘭克王國的領土上形成了一些「部族公國」,他們能夠有效地團結其他部族,保衛領地免受入侵,和日益式微的國王相比來地位就顯得越來越重要。西元九一一年,康拉德一世被選為德意志的國王,有些學者認為此才是德意志的開端。康拉德一世死前選了薩克森的亨利公爵接棒,開啟了薩克森王朝,即是此後神聖羅馬帝國的前身。不過還是有學者提出質疑,他們說亨利一世控制範圍僅止於薩克森和法蘭西克尼亞,在其他地方他的王權是十分脆弱的。又說十四世紀以前複數詞「德意志諸邦」比起單數詞「德意志」更為普遍。無論如何,若要為德意志的歷史找一個源起,且不論正統性的話。那麼,它已經開始了。

    薩克森王朝的奧圖一世在羅馬由教宗約翰十二世加冕稱帝下成為「德意志民族神聖羅馬帝國」,而此時人民的生活並不好過,他們居住在原始的小屋,面對饑荒和疾病。雖然一切都還十分原始,但已非部落社會了,「封建制度」正在蓬勃發展中,他是一種不對稱的互惠關係,附庸向領主效忠,而領主則庇護這些附庸,領主偶爾也會施予一些獎賞,如不能世襲的土地(采邑)。封建制度作為一種政治體制是一種高明的手段,他可確保與距離遙遠的附庸維持聯繫,甚至可取代家族部落在政治組織當中的中心地位。十一世紀時,那些無法世襲采邑的附庸和領主發生了爭鬥。一零三七年,德意志國王頒布了《封建憲章》對小采邑的世襲權提出了保障,於是乎產生了一種介於貴族和農民之間階級─騎士,他們算是低級的貴族,也可以說是法律上沒有人身自由的僕從罷了!

    政治方面,起初薩克森王朝的擴張是相當順利的,奧圖一世兼併了洛林,有效地抵抗馬札耳人(使馬札耳人退而建立匈牙利),甚至遠征義大利,還娶了前倫巴第國王的遺孀為妻。當薩克森王朝因為亨利二世絕嗣而結束以後,因為政治的動盪,引發一批諸侯國的建立,帝國本身喪失了權威,更慘的是雄獅亨利三世被紅鬍子腓特烈一世擊敗,導致土地大幅喪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小諸侯國,到了腓特烈二世時那些諸侯國的領土權利都已經穩固和確立。宗教方面,神聖羅馬帝國與教會的關係可說是矛盾的,一來國王需要教宗的加冕,一來國王又須確保自己的權威,於是他與教宗之間保持一種微妙的平衡。從十一世紀中葉到十二世紀中葉段期間,政治衝突頻仍,宗教爭端不斷,國王無法控制貴族,發生了一連串的叛亂和內亂。十一世紀晚期,教會進行了改革,包括僧侶禁慾不婚、廢除買賣教職等使教士地位提升,可是國王與教宗的衝突也在此爆發了,授職之爭在《沃爾姆斯宗教協定》中得到解決,結果是允許亨利五世影響德意志高級教士的選舉,但皇帝不能干預主教敘任權統歸。經濟發展方面,農業因為可耕地的擴張而進步,用馬拉的四輪車取代了牛車,作物的栽種使用了三區輪作法。貿易量和工藝品生產也有增加,猶太人的地位日益重要,並且商人和工人開始組織行會和社團,人們開始向大村莊聚集,於是城市也開始興起。文藝方面,因為貴族階級熱衷戰爭,作家對騎士階級有了生動的描寫,衍生出一些騎士與貴婦的浪漫愛戀故事與英雄式的史詩作品,代表作為《尼貝龍根之歌》。

    城市在中世紀晚期的德國十分重要,他們是築有城牆和防禦設施的安身之所,農村的人可以在此尋求庇護與躲避爭鬥。城市形成的方式各不相同,有的羅馬人所建立、有的是以封建領主為中心而形成、有的是因為貿易而興盛德等等。十三世紀中葉,城市的數量已經達了三千個左右,並且他們還實行自治,自行組成聯盟或同盟,著名的有德國北方城市締結的漢撒同盟。這說明了德國中央權力的虛弱,根本不足以維持和平。遂有條頓騎士團在東北部領土建立普魯士公國。十四世紀開始,黑死病爆發導致人口數量銳減,僅剩的人中又有許多人欲移民至東歐,地主為了留住日益短缺的勞動力,使得德國西部的農民條件有所改善;相反的,移民到東部的農民受到了越來越嚴重的剝削,地位更為低下。

    一二五四年,當絕嗣的康拉德四世(腓特烈二世之子)過世後,霍亨斯陶芬王朝的德意志王朝也隨之結束,在經歷一小段空窗期後,一個維持六百餘年的家族─哈布斯堡家族,成了奧地利、施蒂利亞和卡尼奧拉的新領導。最初,哈布斯堡家族曾重新實施中央集權,可是當盧森堡王朝的查理四世成為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後則實施憲政改革,一三五六年他頒布的《金璽詔書》,雖確立皇帝選舉法和規定諸侯權限等,卻也間接削弱了皇權和德意志的分裂化。十四世紀末,皇權日趨式微,而地方諸侯勢力卻不斷在膨脹,德意志的政治呈現了兩級架構,由皇帝、諸侯、教會首腦和城市代表組成一個帝國帝國,討論影響整個帝國聯邦的事物,而各領地則有屬於自己的議會,諸侯在會議中與特權階級商討問題,以一種合作的聯合執政。一五零零年時,神聖羅馬帝國呈現了一種異常複雜的狀態,有王室領地、教會領地、自由城市、獨立騎士城堡等,有學者譏稱這是一個四分五裂的組合勉強和一個鬆散的帝國維繫在一起。

    中世紀晚期的騎士文學很快地被與城市生活相伴隨的文學作品取代。十四世紀中葉,原先占據主導地位的德意志方言逐漸轉變成早期的新高地德語。同時帝國也創立多所大學,他們迄今仍然是享譽世界的學術中心。雖然此期主要的語言仍是拉丁語,不過白話文體正在形成中,反教權的人文主義也在德國萌芽。中古世紀晚期巫術魔法被融入的基督教活動中,他們十分重視儀式和外在形式,藉由描繪魔鬼與地獄等壁畫鼓吹對來世的恐懼,以確保教會控制靈魂所得到的利益,利益來自人們拯救靈魂的善奉(贖罪券),一些對宗教不滿的人對此提出了質疑,如馬丁路德和高爾文的改革。

    顯而易見的,一五零零年時的德國和英法等國有孑然不同的政治模式,如德國君主具有選舉的特性、德國缺乏強而有力的中央集權。其中有許多因素,例如缺乏通訊技術使中央難以控制幅員龐大的領土。無論如何,中世紀晚期的德國在城市生活和知識生活中的動力,對後來西方文明的格局形式做出了自己的貢獻,這一點是不可輕忽的。

    改寫自:Mary Fulbrook 著/王軍瑋、萬方 譯,〈中世紀的德國〉,《劍橋德國簡史》(臺北:左岸文化,2006)。

創作者介紹

漫遊於歷史與現代之間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