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1.jpg    我從不抄筆記,聽演講或上課都是,當然老師強制規定的那不算,在我看來筆記是自發性的,所以強制抄筆記應是作業才是。因此當別人振筆直書時,我總是悠哉自得,有次有人問我:「這演講如此精彩,你不抄點東西下來嗎?」我笑著回答:「你抄了就等於我抄了。」意即你既抄了重點我看你的不就得了。這是玩笑話,其實我並不這麼想,在我看來,臺上講者口沫橫飛,我若記得下來代表他說得生動,因此我印象深刻;若我記不住,那代表講者講得枯燥,不記得也就罷了!

    看別人振筆而自己卻無所是事時,不知為何心中會有一股優越感,好似「自緣身在最高峰,笑看眾生庸碌態」。不過這快感往往只有一時,到了考試時候,不能免俗還是要下峰跟眾生借來看看到底老師寫些什麼。在我看來筆記也是一門高深學問,我認識的朋友只要是持之以恆做筆記的,沒有一位不上國立大學的。不過筆記不是人人都可以抄的,例如開學時候,誠如俗諺所言:「從前種種,譬如昨日死;以後種種,譬如今日生。」每個同學都希望新學期是嶄新的自我,因此大家第一堂課時往往都是在新課本上疾書奮筆,此時我就會與旁邊的同學耳語,我說:「你看那人,字寫得歪七扭八,我敢打賭下個禮拜他就不會抄了,再下個禮拜恐怕連課本也懶著帶了,至於再下星期他會不會來,那恐怕已是未知數。」這種怠惰,是大多數人的通病,所以許多人的課本總是第一課有重點、有筆記,至於第二課以後總是潔白如新,當然口水漬除外。

    我雖上課不抄筆記,但讀書喜做筆記,看到重點或寫得好的地方,往往會畫線、眉批,雖然字體欠佳,不過還是怡然自得,未嘗以為劣。尤其讀歷史文章,讀畢後閉目深沉,靈感時而如大潮巨浪般翻天覆地的宣洩而出,右手遂不聽使喚,深怕略有停歇靈感頓枯,此時彷彿如張序酒後行草(或稱乩童起乩),久久無法自己,直到激情過後,驀然回首才驚覺筆到之處一片狼藉,一張紙雖密密麻麻,卻完全看不懂到底寫了些什麼。

筆記2.jpg  

創作者介紹

漫遊於歷史與現代之間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