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魏晉的統治者社會階級的區別

    河內司馬氏是地方豪族,儒教的信徒。《晉書‧宣帝紀》曰司馬氏「博學洽聞,服膺儒教。」而豪族服膺儒教的行為在東漢就是一個普遍的現象,例如:汝南的袁氏、弘農楊氏。《後漢書‧袁安傳》提到袁安祖父「習《孟氏易》,平帝時,舉明經。」《後漢書‧楊震傳》則提到楊震「明經博覽,無不窮究。」另外有一些小族,因為政治立場與司馬氏相同所以也被歸到同一個階級中,河內山氏本好老莊,後來山濤改變信仰歸附司馬氏即為一例。

    服膺儒教的豪族,其行為必符合儒家規範,並以之維繫儒家的道德標準,例如:孝道、禮法等,因為孝是道德的標準;禮是行為的規範。《抱朴子外篇‧譏惑篇》曾經提到司馬氏「居親喪皆毀瘠逾制」的重孝行為。無怪乎西晉的孝子特別多,又以王祥、何曾、荀顗三人最為著名,但在「性至孝」背後卻有一些陋習,《晉書‧何曾傳》曾說何曾「日食萬錢,猶曰:『無下箸處』。」的奢侈行為,這種特徵在其他儒家豪族身上也相當常見。

    魏皇室曹氏則是宦官階級的寒族出身,這使他的政策和個性與上述的豪族孑然不同,《魏志‧武帝紀》描寫曹操「少機警,有權術,而任俠放蕩,不治行業」,裴松之作注時引《魏書》說曹操「性節儉,不好華麗」還下令凡穿豪華的繡衣者要處死,曹植的妻子就是這樣死的,我們看這個政策固然與他的個性有關,但更可以視為曹氏企圖打破豪族奢華的一種態度。

    另外,曹操出身於寒族,所以可以從其行為與政策上看到一些不符合儒教的地方,例如:《魏志‧武文世王公傳》記載曹操給曹沖冥婚的事件,這種行為在儒家上是禁止的《周禮•地官》就寫道「禁遷葬者與嫁殤者」。還有曹操提出的「求才三令」認為有德者未必有才;而有才者或負不仁不孝、貪詐的污名。主張「惟才是用,不計道德」,這與遵奉儒教的豪族後來提的「九品官人法」顯然是對立的。我們可以從此了解寒族在儒教的框架下毫無立足之地的窘境。

    豪族與寒族的對立從官渡之戰後有了重大的變化,官渡一戰,曹氏勝;袁氏敗,但這並不表是儒家豪族的垮臺,他們只是暫時的隱忍屈辱,曹操死後,司馬懿的支持者就展開了奪權之爭,因此袁紹的失敗只是儒家豪族戰時受到的挫敗,通過司馬懿,政權又回到了豪族手上。

貳、司馬式的奪權鬥爭

    司馬氏能夠取得曹氏政權的原因有以下三點:

    一、司馬懿堅忍陰毒,遠非儒家迂儒能比,《晉書‧宣帝紀》曾描述司馬懿個性「內忌而外寬,猜忌多權變」和他「大行殺戮,誅曹爽之際,支黨皆夷及三族,男女無少長,姑姊妹之適人者皆殺之」的殘忍行為。

    二、司馬氏父子得到豪族強民的支持,原本曹操對於豪強是壓抑的,但這些豪強在袁紹失敗只是暫時忍辱,等到了司馬懿後就開始支持司馬懿父子與曹氏鬥爭。

    三、司馬氏父子亦得到部分寒族官吏的幫助。在奪權鬥爭中有些事是服膺儒教、講究名分的司馬氏感到棘手的,例如:殺高貴鄉公曹髦,這障礙有了賈充經手就解決了。投靠司馬氏的寒族除了賈充以外,還有陳騫、石苞等人,這派人投了司馬氏,固然也染了豪族的惡習,《晉書‧惠賈皇后傳》就提到賈南風「荒淫放恣,與太醫令程據等亂,彰內外」的事情。

参、西晉政治的社會特徵

    西晉統治者標榜儒家名教,中正以「品」取人,品就是指行性,及儒家用來維繫名教的道德標準。門選制度和九品中正制選來選去都是選到豪族自己人,世族子弟因此有了做官的保證,從此惟才是用、崇尚節儉的時代不復返矣。這時的豪族有一個特徵就是奢侈,有些不但奢侈還很吝嗇,例如:《晉書‧王戎傳》中就記載王戎「女後歸寧,戎色不悅,女遽還直,然後乃歡」的吝嗇故事,還有《晉書‧何嶠傳》也提到和嶠「家產豐富,擬於王者,然性至吝」。如此使得西晉官吏為身擇利,政治和社會風氣逐漸敗壞。

肆、蜀與吳的政治比較

    蜀漢與曹魏在政治上固然是對立,劉備雖自云漢朝宗室,但淵源已遠,實際上與曹操同為寒族無異,《蜀志‧先主傳》就描述劉備「與母販履織席為業」,由此再觀其政治,可見蜀漢施政之道與曹魏頗為相似。又劉備的得力助手諸葛亮係屬法家,裴松之引《諸葛亮集》記載「聞丞相為寫申、韓、管子、六韜一通已畢」,正與《魏志‧武帝紀評》中記載的曹操「攬申、商之法術,該韓、白之奇策」相同。試舉益州為例,劉焉、劉璋宗行儒家教義統治益州,官吏因而專權自恣,後來諸葛亮認為應「威之以法」以嚴刑峻法管控。

    東吳政權係由漢末江東地區的強宗大族組織起來的,這些大族具戰鬥力,雖不以文化見稱,即便次等終究算是世族,因此孫氏與西晉又有些類似。《抱朴子外篇‧吳失篇》記載孫吳豪族「牛羊掩原濕,田池布千里」及「金玉滿堂,妓妾溢房」。

    綜觀之,可將此時期的社會階級分儒家豪族與非儒寒族二者。豪族者,西晉司馬氏,東漢、東吳孫氏與之同;寒族者,魏曹氏也,蜀劉與之同。而蜀與吳因統治者社會階級的不同,進而影響到其後的歷史。蜀漢因無宗族支撐,滅亡後反抗力量較弱,反易於統治,西晉滅吳後,吳境宗族勢力並未因而消滅,故西晉後有攏絡吳地的綏靖政策。

    改寫自:萬繩楠,〈魏晉統治者的社會階級(附論吳、蜀)〉,《陳寅恪魏晉南北朝史講演錄》(臺北:雲龍出版,1999)。

創作者介紹

漫遊於歷史與現代之間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