倭寇的入侵早在洪武年間就開始,到了嘉靖時才成為嚴重的外患。太祖為此先後派使質問「日本王」良懷,但倭寇依舊時來侵擾,太祖看他沒什麼誠意,乾脆趁著洪武十四(1381)年貢使來進貢時警告說要出兵打他,事情傳回去日本後,良懷大概也知道太祖是嚇唬人的,試想若有心出兵遠洋何不直接加強邊防,於是寫了一封軟中帶硬的信回去給太祖,大概的意思是說:你是大國,我是小邦,你若要打我,我也不是好欺負的,不過咱們還是以和為貴,以免百姓傷亡。事實上日本此時藩鎮割據四方,還有成群無拘無束的浪人,懷良哪有本領派兵騷擾中國,他唯一能做就是時而進貢給老大哥,太祖可不太買帳,常常拒收懷良的進貢,大抵是因為他不曉得日本的局勢,還以為自己嚇唬人的計謀早被看穿了,只好在洪武二十(1387)年命周德與湯和在福建浙江的沿海砌起了幾十座防倭寇的城,又駐了六、七萬的兵,倭寇十之六七本為中國人,由此有膽進犯的倭寇便少了些。

    倭寇可不只是海盜集團,時有打著貢使身分的日人也幹起了偷搶拐騙的勾當,原來一些貢使來朝時身上備有武器,又往往攜帶比朝貢多出數倍的私品欲在中國交易得利,好一些的不太客氣,壞一點的就搶了東西不給錢,待遇到中國官員時便拿出貢物就說自己是貢使。後來有個貢使名叫宋素卿,原來根本是個中國人假扮的番人,他本名叫朱縞,此人理應抓去處死,但是他已經打通關節,賄賂了市舶司主管和劉瑾等人,再說中國人和東洋人也長得差不多,所以朱縞第一次進貢時倒也逍遙自在,未料,他第二次來的時候竟造成了一起重大的外交事件,因為朱縞拿的是過期的勘合符,給另一個叫宗設的貢使指為冒牌貨,加上他之前已經賄賂了不少官員以致享有禮遇,更使得宗設氣不過,便找了其他日本貢使要去揍他,追到了紹興又回到寧波,繞了一圈人沒抓到反而沿途搶東西,燒房子,最後偷了一條官船長揚而去,他不知道的是後人將此稱為「寧波之亂」。

    嘉靖三十二(1553)年時,有個倭寇集團大舉入侵,他們的頭頭也是個中國人,名叫汪直是個安徽人,他和同夥以及真正的倭寇們組織的船有上百艘,把海平面都給遮蔽了,上岸後隨即攻破定海,然後如入無人之境,幾個月內江陰、嘉定、蘇州、松江、嘉興等都被他搶遍了,還從容的在柘林屯軍。守軍王忬對他一籌莫展,朝廷於是將他撤掉換上李天龍並調派兵部尚書張經坐鎮,好不容易才有點成就,斬了一千九百餘個倭寇,沒想到世宗聽信讒言,反而把李天龍及張經打入大牢。

    最後這右僉都御史位置的缺幾經轉折,最後給胡宗憲坐上了,胡宗憲打仗的本是沒有特別出眾,雖然明史給他的評價很糟糕,但是他腦筋不錯,特別是能夠知人善任,光憑用了戚繼光這事也應足以讓他名留青史了。胡宗憲當上總督後有次有一群倭寇包圍了桐鄉,胡宗憲發現這些倭寇分明就是中國人扮的,於是用計騙了其中一個叫徐海的首領,詳細過程明史中沒有記載,不過想必條件非常誘人,因為徐海把其他兩個首領陳東、麻葉給捆過來了,這桐鄉之圍就不攻自破了。另外他知道汪直是倭寇的首領,於是和汪直交換條件,答應釋放汪直的妻子小孩,還押了一個叫夏正的高官做保,汪直到官府的地盤哪有走出去的道理,自然讓給人殺了,可憐的是夏正,他被汪直的養子支解而死,即便如此汪直也無法復活帶寇。

    戚繼光在岑港出師不利攻不破倭寇倒給人彈劾了,革職留任繼續打,打到倭寇走光了也算有功,恢復原職但位子還沒坐熱又有倭寇來侵擾台州,給事中羅嘉賓參了他一本,這次就真的丟官了,成了一名閒人在胡宗憲底下無所事事,一(1560)年後胡宗憲保薦了戚繼光,從此戚繼光改作台州、金華、嚴州三郡的參將。

    戚繼光在賦閒的時候被胡宗憲派往義烏縣,他發現此地的居民簡直是天生的戰士,只是不愛聽號令,管理上雖困難重重,但戚繼光仍決定把義烏人訓練成精兵,便招募了大約四千人加以訓練。在訓練時編制、武器、戰術都有一番革新,在編制上多了一名「火兵」,就是俗稱的伙夫,帶了一個廚師後走到哪裡吃到哪裡,平時行軍紮營就不必拘泥於村莊距離了。在武器上把每一隊兵分成兩組,最前面的一人手持藤牌和短刀,第二個人拿狼筅,後面的人拿加長型的花槍,最後的人拿鈀叉,隊伍左右對稱,就成了「鴛鴦陣」。

    戚繼光一切以軍法行事,嚴厲的「連坐法」連自己的兒子都不輕饒。作戰時,即便戰敗也有獎勵,但是若背部受傷,不但不賞還要嚴罰。戚家軍名字隨著每次的戰勝也就越來越響。

    摘自:黎東方,〈倭寇〉,《細說明朝》,(臺北:傳記文學,199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kplaymayday 的頭像
okplaymayday

漫遊於歷史與現代之間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