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近況

還可以。

名片與連絡方式 | 徵書清單 | 留言 | 副站(漫遊於未來與現代之間 )

    可惜了,《梅蘭芳》,只演了半部好戲,分成三個部分的劇情,關連性顯得不太足夠,特別是第三部分與日本人的劇情,感覺是中國人的民族主義作祟,整個與梨園故事脫鉤了。甚至,電影虛構(邱如白)及與現實不符(孟小冬)的部分太多,使觀眾看不到到一個真切的「梅蘭芳」,但若以除卻歷史單看故事《梅蘭芳》仍不失為一部好電影。

   至於整體的感覺,整部電影都非常道地,如「大伯」、「大爺」(梅蘭芳糾正孟小冬)的讀音,臺詞也很有民初北京味,時間的歷史感很足夠,不會像《赤壁》的對白一樣不倫不類。甚至,有些對話甚至已和京劇相扣,如「三娘教子」、「遊龍戲鳳」等,而戲中每一場戲(京劇、崑曲)也是經過一番挑選的,都有其特殊的意義在。不過,也有一個地方不踏實(我唯一找到的),就是收音機報新聞 時的紀年用西元,我想應該用民國才是,或許是政治考量吧。

    第一部分以大伯的信做開頭,他的信沒有唸完(或是本就有數封?),往後還會配合劇情再唸,每一段都配合梅蘭芳當時的心境(先是要梅蘭芳不做梨園子弟,次是期許盡力而為,末是怕他孤獨),不到最後一刻,不知道大伯的期許是什麼。信中提及的「紙枷鎖」尤其重要,是梨園的具象,伶人不能做自己,尤其上了臺如同戴了紙枷鎖,明明唾掌可破卻不許弄破,做了一天伶人就掛一天的紙枷鎖。

    梅蘭芳無論何時總是一襲白衣(中西裝皆然),彷彿像蓮花一般出於沼而未染塵泥,無怪乎邱如白讚道:「只有心裡最乾淨的人,才能把情慾演得這麼到家、這麼美。」而兩人的邂逅也是極戲劇化,只因一場講演、一場「遊園驚夢」。兩人結拜時用了叔齊、伯夷不食周粟而死的典故也是別具巧思。邱如白總是精明能幹,乍看好像是經營梅蘭芳,但我想那是對京劇的熱愛,他出的意見改了「汾河灣」就是一個例子,又如他希望梅蘭芳能在上海演出也是一個例子。

    第一部分的高潮在梅蘭芳與十三燕對臺,整部戲最好的地方也在這裡了。最後「黛玉葬花」勝了「定軍山」也是可以預料的,不同的是老將黃忠能贏,十三燕卻是輸得一蹋糊塗。不過,十三燕卻是一個值得稱許悲劇的英雄,翡翠帽、黃馬褂都輸去了(順帶一提,這兩物是他守舊的象徵),還是不肯服輸要唱第三場,是什麼原因呢?我認為勝負是對他來說其次了,剩下的應該是堅持,所以他說:「輸不丟人,怕才丟人。」唱完時(砸了場還是唱完了),他的人生也跟著落幕了。有一幕我印象很深,就是第二場唱完時,馬三到臺上猖狂,十三燕那時扮了妝便給他鞠躬了,後來卸了粉卻不願意再鞠躬,我的看法是認為因為扮上裝後伶人的主人就是觀眾,所以他給自己的票房道了歉,卸了裝後他是自己,於是不願在屈膝(同樣的馬三也知道這一點,所以才會要他再鞠躬一次)。

    第二部分梅蘭芳與陸小冬的情愫曖昧也值得一看,如扮裝前相會的段子就演得極好,梅蘭芳緊張,手在傘把上不知放哪;孟小冬拍開沒鎖的房門大笑的狂,完全將兩人的個性的差異表露出來(偏偏臺上臺下又是男女互異)。另外,「梅龍鎮」越演越真、一齊看電影、「要天天等他,等來他一個下午,一個鐘頭,一分鐘,都行。」都充分將孟小冬敢愛個性表露無遺。而福芝芳與孟小冬較勁的地方演也得很好,如雨傘的橋段(傘疑暗指「散」)她說:「那有把傘,是誰的還誰去。」地址紙條的事她說:「不用告訴我是誰。」對質時他說:「臨來前想得好好的,我不跟妳吵」、「梅蘭芳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他是座兒的。」都看得出他細緻的地方,可惜的是,現實的故是不是這樣的,照著走興許會更浪漫些。後來殺手的橋段我也不太喜歡,張力不夠(反而感覺扭捏),後面的劇情也就壞了。不過,掀匾的地方倒安排得不錯,「伶界大王」的匾額梅蘭芳終究沒有掀開,因為他知道十三燕當年也有一幅(掛在後堂的門上),人生如戲,不就誠如他自己所說的:「只要能一輩子在臺上,我就知足了。」

    到美國時,西洋文化與中國不同,本來一個橋段結束是要鼓掌的,洋人直到最後才鼓掌,邱如白緊張的樣子掉足了觀眾的胃口。而梅蘭芳上臺前,大伯期許繚繞在耳,再有後邊的拒演情節,十三燕的遺志,伶人地位真的給梅蘭芳提高了。

    第三部分我覺得最不理想,日本軍官田中隆一這麼死了,未免有點可笑。蓄鬍明志事真實的部分,至於打針的情節大概是為了鋪陳梅蘭芳堅忍的精神(後來在記者會昏倒),這就有點太民族意識了,畢竟是電影,不必如此。可結局也很不錯,梅蘭芳又扮妝上臺了,他是不朽的!

創作者介紹

漫遊於歷史與現代之間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猴子
  • 民族意識,也是那時代的氣氛。我覺得你有點厭惡現在的中國民族主義,並把自己的心態投射到電影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