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近況

還可以。

名片與連絡方式 | 徵書清單 | 留言 | 副站(漫遊於未來與現代之間 )

目前分類:上學札記 (3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魯西奇老師為武漢大學歷史系博士,先執教於武漢大學。二○○七年後應聘至廈門大學任教。今年則在本系擔任客座教授,開設「歷史村落地理」、「中國古代鄉里制度史」、「中國歷史的空間結構」三門課程。《暨南史學》把握難得的機會,在學期結束前邀請魯老師進行一次專訪。

魯老師擅長運用歷史地理的研究方法,分析中國歷史的空間結構及其演變。主要關注的課題是中古時期長江中游地區,特別是漢水流域的地理變遷、經濟發展、政治變動與文化演進,以及傳統中國鄉村社會的形成、變化與特性。魯老師現已出版學術專著七種,新近的專著有《人群‧聚落‧地域社會:中古南方史地初探》(廈門:廈門大學出版社,2014)、《中國古代買地券研究》(廈門:廈門大學出版社,2014)與《中國歷史的空間結構》(桂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14)。除了學術論文、書評外,也著手翻譯,曾將著名學者羅威廉(William T. Rowe)、韓森(Valerie Hansen)的作品引介給國內讀者。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參加學會的活動,先去了誠品書店,看到暢銷區有一堆詭異的盒子,好像是號稱動眼就能恢復視力的書籍,最好世界上是有這麼神奇的東西,當眼科醫生都是吃素的就對了,與其相信這個,我還寧願相信張寶成能變走賭神的底牌。

龍應台的《大江大海》還在暢銷版上,讓我百思不得其解。不過,也發現最近出了不少好書,小山鐵郎暑假出了一本《快樂的漢字》,現在又出了一本《漢字原來這麼恐怖》,兩書都是用淺白的話傳遞白川靜的研究。鹿島茂的《明天是舞會》、《想要買馬車》介紹的19世紀的法國社會史。而何偉的《尋路中國》又再版了,只是平裝版價格仍然很貴,買不下手。有一本書不太起眼,但很有意思,是余杰寫的《流亡者的書架:認識中國的50本書》,看了目錄,推薦的五十本書中只讀過十來本,我覺得余杰選的書都太沉重了,滿紙都是憂國情懷。

之後又去了沒開空調的問津堂,趁著結束營業之前的大特價,把之前沒買的書給買齊,尤其三聯書店的書只賣2.5倍,終於把「歷史‧田野‧叢書」湊成一套了。還買了關於陳寅恪家族的史料、司徒雷登日記。其實,上個月「讀冊網路書店」簡體書半價,貨源就是問津堂的書,當時就已經買過一輪了,所以今天買得不太多。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Kyojin1

「在巨人的肩膀上」是一句西方俗諺,牛頓(Isaac Newton)不是第一個引用的,只是因為他最有名,所以當他說了以後,許多人就因此把這句話當作偉人名言,說牛頓如何謙虛。

現在很少人會引用牛頓這句話了,因為對於科學史有些涉獵的人都知道牛頓的個性不太好,而這句話的出處是來自他與虎克(Robert Hooke)的信上,牛頓稱虎克為巨人,是因為他根本看不起虎克,還順便挖苦虎克長得矮小。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星期一去了一趟臺北,本來的目的有三個,最主要的是到臺大聽Oki桑的演講,以及到國圖看一場明代尺牘展,其次是逛簡體書店。星期日買票的時候突然想起星期一是休館日,國圖的特展也只能待下次再去了。

坐車時還發生了插曲,本來要搭國光客運,後來改搭臺中客運,但臺中客運是到松山,我應該在景美捷運站下車才對,多坐了一段冤路。且剛剛查了一下,國光客運好像只要170元,比臺中客運便宜50元,真是虧大了。

總之,車子進入臺北後,我越坐感覺越不對,一查才發現總站是松山,我記得松山線的捷運站好像還沒蓋好吧!如果沒有捷運,複雜的公車我就不知道要怎麼坐了,難道要坐火車嗎?就當我遲疑的時候,突然就到市府轉運站了,所以我就在這站跳車,想辦法搭捷運到公館。然後搭捷運的時候又想事情想到出神,反正就坐過站了,還好坐回去不用多收錢,經過一番波折才總算到臺大了。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認識一個女生,每天像褒姒一樣繃著一張臉,看起來總是很忙,但其實我知道她上班時間都會偷玩開心農場,她就是我們的助教。文學院辦公室裡最漂亮的助教就是我們歷史系,而且歷史系助教的位置正好是出入口,開門映入眼簾,可說賞心悅目,難怪無論老師或同學都愛去系辦消磨時間。如果辦全校助教選美,歷史系大概是第二名吧!對不起,憑良心地講,我還是覺得應數系助教最漂亮。不過,能夠一邊偷閒,還能夠把系務處理的有條不紊的,大概只有歷史系了。

        記得大學二年級,有一天早上,我一如往常的要到系圖打電動,一邊吃早餐,一邊翻同學帶來的報紙。突然,我發現系主任桌上有一本關於澎湖海域研討會的議程,便拿起來翻一翻,想說增廣見聞一下。不翻還好,翻了之後,嘴裡的蛋餅瞬間噴出來,因為其中一場的發表人居然就是我們助教,主持人是還是中研院臺史所的許所長。我當下打了坐在我旁邊的同學兩巴掌,同學直呼:「臉都腫了,不要再打了,我媽快認不出我來了。」才確定不是在作夢。原來系上除了老師之外,最厲害的就是助教,才深深地體會到,真正的高手都是深藏不露的,後來看到掃地的歐巴桑都肅然起敬了起來。本來我吃完早餐已經要開始打電動了,低頭看著手裡握的搖桿,心中慚愧不已,便暗自下定決心要以助教為榜樣。

回家後,就把我覺得最得意的報告改了又改,還請老師反覆看過,最後偷偷拿去投稿,可是審查的意見不甚理想,其中一個審查意見寫道:「這篇作品,文筆相當流暢;偶爾亦有不錯的意見或論說。不過,研究文獻、史料以及人類學、考古學等理論畢竟利用得不夠多也不購妥當,文中純屬猜測之處頗多,作者自創之說法有限,而且論說往往也欠缺準確。……」後面還繼續罵了一頁半,我這裡就不引了。這個審查人寫得還算婉轉,另一個審查人的言語就毫不客氣了。我當時看完,差點沒像余銓銓一樣崩潰,心情羞憤交加,就立了毒誓,今生再也不讀臺灣史,也不想想自己那時候才二年級,臺灣通史都還沒上完。難怪現在要雙匿名審查,還好審查人也不知道我是誰,不至於太丟臉。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個星期六,我們帶著複雜的心情去參加一場別具意義告別式。到了會場,發現來的送行者比預想得多,我在校門口就看到黃師在為畢業生挑禮物,又在階梯遇到要去買花的學姊。記憶所繫之處──系圖還是熱鬧如昔,電腦仍在連線熱戰,儼然就是一場同學會。

末屆畢業茶會除了頒獎以外,還有一個特別活動,在場的同學們都要上臺致詞,本來是要互相加油打氣的,不知為何就變成抱怨吐氣,尤其是讀研究所的同學們,彷彿找到一個哀怨的出氣口,有一位同學提到他如何被學長姊欺壓,另一位同學說史料難尋等等。由於我不甚用功,也沒有什麼研究心得好說,於是拉拉雜雜說了一些不著邊際的話,就是祝同學們畢業快樂之類的。其實我是想說《詩經‧大雅》言:「靡不有初,鮮克有終。」許多事情常常也都如此吧!

主任說歷史系走入歷史也是適得其所,同學們聽了也只能苦笑。他又勉勵大家「為語橋下東流水,出山要比在山清。」再熟悉不過了,丁文江化用杜甫的詩,亦是辛志平勉詞。說到了「水」,我就想起濟慈的碑銘:「這裡躺著一個人,他的名字寫在水上。」我們共同的名字也是一面寫,一面消失,最後只剩無痕的止水,《莊子》:「人莫鑑於流水,而鑑於止水。」應該是這個意思吧!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去參加學會活動,因為活動下午才開始之故,中午到了師大,便決定先到先到書店打發時間。雖然書寶的冷氣比較強,但沒看到什麼需要的書,便跑到隔壁的問津堂。後來我自顧地在角落翻書,不久聽到有一個人在我旁邊咳嗽,我以為擋到路了,連忙便移動了椅子,讓一條通道。結果那人又咳了一聲,我就想這人到底想怎樣?一抬頭才發現是老師,嚇得我花容失色。可惜問津堂的書跟我上次來的時候差不多,最後我們師生兩人什麼也沒買,便一起走去師大的會場了,沿途還拉拉雜雜聊了王建民加盟藍鳥的事。

活動很快就結束了,然後我跟學姊又去附近書店閒逛,從師大走到臺大,沿途去了好多家,我也記不清了。好像先去明日書社、唐山書店、秋水堂、問津堂、結構群、外山書店。回家坐車之前,學長又帶我去車站附近的三民書店。太多堂、太多山了。書店好像很喜歡取像黑道組織般的名字,真是令人不解。之前自己逛,沒有一次跑這麼多家的經驗,害我現在也記不住哪個是哪個了。

雖然看到夢寐以求的《劍橋中國明代史》,可是看到價錢又縮手了,而且我今日也不想抱兩本重如磚塊的書回家,我看這套書放在架上至少也有十年了,一時三刻也不會有人買,遂決定下次再來買吧!雖然跑了很多家書店,可惜來匆匆去匆匆,也沒仔細看,故也沒買什麼,最終只帶了一本江南研究的小書。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晚上要看球賽的關係,今天比較早離開圖書館。走到餐廳前面,遠遠的看到一個老頭兒坐在石椅上落寞的抽菸。當我愈走愈近,隱約覺得這個側影是如此的熟悉,該不會是他吧!待走到約兩公尺的距離,果然是連哥。

霎時,我卻了腳步,想到身上既沒有伴手禮,現在又一事無成,如果老師問起來,豈不尷尬,不如還是繞路當作沒看見吧!到底要不要過去呢?腦子冒出各種選項,包括轉身離開、打聲招呼就走、坐下來聊到天亮等等,彷彿能體會所謂的「近鄉情怯」是什麼感覺了。

        還沒等到我盤算完,連哥突然轉身,大概是要熄菸吧!他朝我這裡看了一眼,雖然不確定他是不是認出我,但至少是看到我了。既不能逃跑,也不好意思「過門而不入」,就抱著視死如歸的精神朝者老師走去。我走到老師身旁,他才親切的喊了我的名字,看來他剛剛是沒認出來,早知道我就直接開溜了。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當夜幕低垂,閉館之際,看著寥寥學子走出圖書大樓。有時候我會想,大家是帶著什麼樣的心情離開圖書館呢?是徜徉在浩瀚書海,帶著滿足的心情告別。抑或是悵恨時光飛逝,只好依依不捨的離別。

但無論是上述的哪一種,我都沒辦法體會。因為我在圖書館大約有一半的時間是在睡覺、發呆、玩手機,太半的時間總是浪費掉了。每每睡醒,看到前面坐位上苦讀的同學,便感到慚愧不已,只好再怒睡兩小時。有一次睡太久了,還被工讀生搖醒,他說:「同學,不要再睡了,已經早上了欸。你昨天該不會也睡這裡吧?」我聽了之後立刻嚇到回神,看了看昏暗的窗外,才確定他是在騙我的。即使知道他是開玩笑,我還是貓了他一拳,打得他跪地求饒,直呼大俠饒命。

會這麼生氣也難怪,因為我真的曾被困在圖書館過。那時候我苦思畢業專題的程式,正在大便想靈感,突然響起了閉館歌,待我穿好褲子的時候,外頭已經一片漆黑了,還好跑到盡頭,隱約地看到全家超商散發著幽光,我只好敲著玻璃求救,警衛才連忙救我出去。搭著貨梯離館的同時,我不免慶幸,幸好我當時不是在文學院的無人圖書館,不然隔天外宿單的理由真不知道要填什麼。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ans=("學號"^3)%5
  • 請輸入密碼:

20121204        各位分得出來上圖哪一個是網路孔,哪一個是電話孔嗎?我是分不出來啦,因為兩個孔的規格都一樣。也因為這個電話孔不是傳統電話孔,所以今天就鬧了一個笑話,丟臉到頓時有輕生的念頭。

        故事發生在昨天,由於寢室的WI-FI訊號很差,所以我從家裡帶一個「無線AP」,希望能改善這樣的情況,可是我設定了半個小時就是搞不定,只好先把網路線插回去,沒想到插回去的時候就插錯了,插到的電話孔,當然就不能上網了。可是電腦並沒有顯示斷線,只跑出一個小驚嘆號,顯示「有限的連線能力」,而錯誤訊息是「區域連線沒有有效的ip設定」。我就覺得莫名其妙,哪有這麼離奇的事情,又弄了半天,還用手機上網求救,網友七嘴八舌,有人說:「照我這樣設定,先設定192.168.0.1,巴拉巴拉……」有的則說:「你網路卡的設定跑掉了,要重新安裝驅動程式。」有人還說:「可能你插無線網卡的時候亂設定,被斷網了。」等等等等,每個人的建議我都試過了,還是無法排除錯誤,始終選不出最佳解答。

        最後我還是傾向網路卡設定出錯了,無奈百試不得其解,只好使用絕殺技「重灌win7系統」,我原以為重灌完一切都會回復原狀,可是灌完之後看到還是不能上網,我簡直要崩潰了。又用了絕殺技中的絕殺技,就是開到Linux系統試試看,結果當然還是不行,我已經把我畢生會的系統指令都打出來了,甚至還說了「復復修」、「撕淌三步殺」、「唵嘛呢叭咪吽」,都沒有效。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江南社經史每到了討論週,同學們都要自己解讀一段史料,工作包含句讀、解釋、史料價值。我上次選了一段關於杭州儲糧的材料,雖篇幅不長,但也錯了兩三處。後來被糾正的時候才覺得分明很容易,怎麼當初會弄錯呢?這種感覺也不是第一次了,自己校讀的時候往往彷彿身陷迷霧而不自覺,到了課堂才驚覺失誤。我也常能找到其他同學材料的疏漏,大概是所謂的「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吧!

        上星期仍然是討論週,有同學解讀一段地方志,亦有些點校錯的地方,我自評有些錯誤我是不會發生的,如誤把「金閶」作「金閭」。但更多的地方,我也沒自信能夠讀通,例如有一句「吳趨行美」,大家都當作是動詞,不能解其義,原來「吳趨行」係詞牌名。

        材料解讀到一半,范金民老師突然若有所思地說:「我的時間很有限,一年要看的學位論文大約五十餘篇,審查的論文也是五十多篇。我常常能找到文章中史料的錯誤,人家問我真的是一條一條去對嗎?」老師頓了一下,掃視同學,然後繼續說:「當然沒有,只是如果讀不通,那必有問題,這時再回頭去對材料。」老師的意思是,史料必定要讀懂,而且必讀的通,假使不通,那肯定有問題。所謂的問題未必是今人援引有誤,亦可能是當時刻工疏漏,總之就是有問題。看到范老師這樣的求真精神,再看他從一個標點解決門攤稅的疑義也就不見怪了。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我很小的時候,就已經透露出我對程式語言的興趣與天份。從我有記憶以來家裡就有電腦了,當時的電腦沒有windows作業系統,要在黑底的dos下打一堆指令才能玩「三國志英傑傳」。後來大概是國小三年級吧!有了圖像化的作業系統,也有了網路。我已經無師自通的上色情網站,用HTML語法寫網頁,當時上網要外接數據機,撥號時還會發出非常刺耳的叮叮噹噹聲,而且一有人打電話,網路就會斷線,我就是在這樣刻的環境下開始接觸程式語言的。

國小三年級時,我已經開始用視窗炸彈把老師的電腦弄到當機,把留言版的背景圖片改成會動的裸女圖等等。國中的時候,我在第一堂電腦課就教同學跳出廣播畫面,用區網讓大家可以連CS。到高中時,我曾輕易地找到學校網站(php)的漏洞,從而在校首頁的公告欄上發布「主任得痔瘡,放假一天」、「教官沒有小GG」,然後還把大學榜單改成哈佛大學。

        我原本以為我會讀資工系,可是後來想一想,這些都不過是奇技淫巧,學個三、五年就可以有所成。唯獨人文素養需要積累,沒辦法速成,因此我還是選了幾個文學院的系。我試著讀康德,覺得哲學系太難了,而外文不適合我,中文像是小學,所以我選了通古今之變的歷史。當然,我最後讀歷史系還有一個最實際的原因,就是學測英文考太糟,某大學的資工系沒入取我。其實我想就算真的讀了資工系,對我也不會有什麼影響,我大概會變成雙主修人文的資工人,只是跟現在的身分相反而已。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坐在圖書館,正在想要怎麼改寫論文大綱,一點想法也沒有,只好坐著發呆,發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本來我是不喜歡坐在圖書館一樓的,因為一樓是不但是出入口,也是行政中心,同學來往、館員作業的聲音都比較大聲。但是不曉得為什麼,從開學到現在只剩一樓有開冷氣,其他樓簡直熱到靠杯,我匿名寫了三封信,裝成三種角色去反應,可惜始終得不到館方的善意回意。兩害取其輕,只好還是選擇坐在有冷氣的一樓吧!

一樓的位置也有優劣之分,四庫全書那邊的位置最安靜,早就被佔滿了,所謂的佔滿,就是指雖然沒半個活人,但桌上都放了包包或是茶杯,真有一種把他們的物品藏起來的衝動。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203141331703947          今晚要參加「新生座談會」,意味著我已混了一年了。去年我坐在對面的新生席,一邊吃茶點,一邊看修業規則書,發下宏願要在最快的時間裡畢業。如今想起來,真是諷刺啊!過了一年,似乎沒什麼進步,我去年怎麼會有這麼不切實際的想法呢?

        座談會開始後,每個同學都要自我介紹,我就想我要說什麼呢?我本來是想說:「我研究的範圍是明清史,對於明代春宮圖、房中術等物質文化史也有一些興趣,有空可以跟各位切磋切磋……」後來想一想,全部的老師都在,不宜講太猥褻的梗,所以就作罷了。排在我前面的幾個學長姊千篇一律都說:「我是研究…()可以找我討論。」於是後來就說:「我的研究範圍是明清史,各位同學無論是明史、或是清史有問題,都盡量不要來找我,因為我學問不太好。」結果只有零星的笑聲,看來我果然只適合當偶像,不太適合當搞笑藝人。

        本來座談會氣氛還算輕鬆,等到許老師發言時,突然就多了分肅殺的感覺,他說新生們一定要按部就班來,照系上安排的課程與規劃走,不要一直拖一直拖,到二年級還沒找到指導老師,頗有指桑罵槐之意。然後主任又問說:「還沒找指導老師的舉手讓我看看。」我只好尷尬的舉手,主任就說:「要快點啊,尤其是你們那些明清史的。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ans=("學號"^3)%5
  • 請輸入密碼:

        如果把學術生涯比喻成養成遊戲,那研討會就是一個提升等級的好所在。而到目前為止,我也跟了十來場,其中有一場在中研院的,趴數果然很高,在臺北轉一圈回來之後,器宇談吐瞬間跳三級,連講臺語的腔調彷彿都變成跟麻吉大哥一樣了。

        可惜我真的打從心底不喜歡臺北,像是捷運的手扶梯以前提倡行人靠右邊站,其實是個錯誤的政策,現在已經改成左右都可以站了,但是友人警告我說:「我們還是要站右邊,而且還要兇狠地瞪站左邊的人,不然人家會說我們是從南部鄉下來的。」我回答說新竹其實也算北部吧,友人又解釋道:「北國人對於南部的定義是泰山收費站以南。」真是充滿偏見又精闢的見解。

        好像扯太遠了,總之其他參加的研討會大多是在中部離家近的地方,位於中興新村的臺灣文獻館是一個好地方,其研討會能邀請到的學者趴數也很高,中研院臺史所、國史館的大師往往一次都來好幾個。雖然與會學者各個身手不凡,但報名的聽眾程度就有點落差了。每次都是一堆歐吉桑、歐巴桑,把位置都坐滿了。我不是說中年人沒資格報名學術研討會,可是部分人的行為真是讓人不敢苟同,他們來的目的完全不是在學習,有些根本是來聯誼的集團,他們一到場就連握十幾隻手,手拿著會議手冊的來賓名單,端詳著每個人的頭銜與來歷。有一次,有一個阿婆看到我沒掛名牌,就跑來問:「小朋友,是哪個單位的?」我才懶著理他勒,她還一直盧我,我只好說:「哈哈哈哈哈哈佛大學。」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2062902

以前不太習慣,室友打呼的夜晚,我只能看著天花板,思索著我現在究竟是睡著還是醒著?也可能我的問題比較大吧,畢竟失眠的時候,即使再安靜也睡不著,只能靠閱讀《國史大綱》、《大分流》來助眠。本來學期末考慮要換室友,可是好同學跑去住校外,最後就沒換了。

等到星期三的D-Day,終於搬寢室了。明明就有五天緩衝,但是我猜大概九成的同學都是在這一天才搬的,不但推車借光了,退宿排隊也要排好久。我還看到有同學推輪椅搬東西,真是無所不用啊!而且每層樓的樓梯口旁堆滿了大型垃圾,掃地阿杯似乎崩潰了,到今天(星期五)為止,垃圾都沒有清理。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ans=("學號"^3)%5
  • 請輸入密碼: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ans=("學號"^3)%5
  • 請輸入密碼: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