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近況

還可以。

名片與連絡方式 | 徵書清單 | 留言 | 副站(漫遊於未來與現代之間 )

目前日期文章:201408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07年出版的《檇李文系》點校選輯以宗族作為一個主題,收入宋至清代嘉興地區的譜牒、祠祀、義田等文章205篇,史念在《《檇李文系》選輯‧宗族》書後撰寫了一篇名為〈從本書看嘉興地區宗族的一些問題〉的後記,亦提及嘉興宗族的一些問題。

    史氏指出嘉興地區唐代以前是名副其實的水鄉澤國,海潮湧降無常,人口稀少,至唐末五代時期才發展成農業重地,與中原地區相較,宗族體系不夠嚴密,其特色為許多人戶來自移民,社會流動性大,據《檇李文系》提及的六十餘戶家族,僅有少數為土著,其餘或從北方南遷,或從徽州、福建、江西等地遷入,族譜中多有祖原居某地、來自某地等記載。加之明初朱元璋打擊豪強,嘉興大戶流放外地,以及至外地經商、仕宦、留居不歸者,皆促使本地人戶流動增加,亦使封建宗法家長制逐漸鬆動。

    以外來人戶多為特點的人口結構,決定了宗族根基淺、戶型散的社會結構,史氏分析定居在嘉興的人戶,清初只有十幾世,至清末亦不過二十多世。其中名門望族在這樣的環境下也往往「別為宗派,分立支系」,散居各地,儘管嘉興地區仍有巨室大族,威權已逐漸褪色,隨著市鎮、手工業發展,中低層人戶、小宗族的地位隨之提升,這些家族規模雖小,同樣會修牒譜、建祠宇,子弟也能透過科舉出仕,形成新興氏族。清初嘉善文士趙德在〈增修家乘序〉中便感慨大宗族家長制不復存在,寫道:「今宗法所以廢者,由宗子之非其人……若無宗法,何事不可為,勢必覆宗絕嗣。」[1]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王家範也感覺細細辨味,「江南無宗族論」有一定的深刻性。其指出族群的認同可藉由血緣、業緣、地緣等三個方式構成,宗法制度在此三條線索緊密重合時能夠發揮強大的生命力,然而經過了多次的戰亂遷徙,中原不少古老宗族南下僑寓客鄉,與本土居民雜處,即使再團結,也難與昔日相比。

    宋代以後的族譜追溯「族源」與明清時期盛行「聯譜」,可視為宗族連結弱化,他們試圖整合疏離的譜系,也就是宗族異化的過程,聯宗所形成的網絡只是鬆散的「地緣性同姓網絡」,業緣則成為替代宗族的利益結合體,意即原本以血緣為紐帶的宗族已經過深刻的改變。[1]因此宗族的強弱在各地有很大的差距,華南、徽州、江西等地,或人口流動率低,或是外來移民在「客居地」自我團抱,該地的宗族制度就不容易瓦解;反之,則有許多地區的宗族藕斷絲連,呈現功能似有似無的現象,誠如江南地區,即使宗族組織及其祠堂、義田、族譜俯拾即是,但嚴加考察明清的宗族表現在江南的實況,不難看出種種衰變的史實。

    王氏接著從幾個實例為證,葉夢珠的《閱世編‧門祚一》:「以予所見,三十餘年之間,(宗族門第)廢興顯晦,如浮雲之變幻,俯仰改觀,幾同隔世。」可見宗族觀念隨貧富、貴賤的分化而顯現鬆垮的趨勢。明清文集中保留不少重修祠堂的序、記,既可視為宗族存在的例證,卻更像弔唁宗族共存共利關係衰亡。另一方面,宗族還可能成為紳士互相爭利的工具,其資源被紳士把持算計,族眾彼此間人情淡薄,甚有為田產分割爭訟互控之事,如明末發生的「民抄董宦案」,董其昌與范昶實有姻親關係,卻遭董家奴僕毒打,引發一連串不可收拾之後續。[2]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國歌爭議最著名的就是「中山堂事件」,1978年黨外人士助選團在中山堂召開記者會。開始之前,按例須演場國歌,在場人士遂將「吾黨所宗」一句改為「吾民所宗」,此後引發了一連串的爭論。

其實雷震1953年就對「吾黨所宗」這句歌詞有意見,他在《自由中國》79期的〈監察院之將來(一)〉提到:「明明是國民黨,偏偏要他黨他人在唱國歌的時候換黨籍,該是一件多麼傷害感情的事情。」這篇文章其實主要是從三權分立的角度質疑監察院的性質與立法院重疊,文章寫得很長,分成六次刊行,一直連載到83期,後來還有發行單行本(自由中國社叢書之二十三),批判國歌只是順便一提而已。

可是這樣幾句話卻引起國民黨的不滿,國民黨專門處理新聞輿論的機構「中央委員會第四組」寫了一封信去與雷震商榷,內容除了回應雷震對監察院的質疑外,也回答了「吾黨所宗」之事,信中說「吾黨」就是「吾人」的意思,指雷震言辭挑撥,傷害國民黨與民、青兩黨(民社黨、青年黨)的感情,要求往後有建議,應該用黨員的身分透過組織,轉達至中央。雷震一週後回覆了此信,說將「黨」解釋為「人」太勉強,因為此歌本來就是黨歌,這是全國人民都知道的事情,至於稱雷震傷害國民黨與民、青兩黨之感情,雷震則說兩黨對於國歌多抱持憎恨的態度,本來就沒有什麼感情。[1]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儘管胡金龍隊長簽的約是以游擊手為考量,義大院長也再三保證他的肩膀沒問題,可是2013年開季前幾場離譜的傳球,讓胡金龍一下子就調往外野手,雖然在外野偶有不錯的表現,但即使是比賽後段、消化試合等可以練兵的時段,也不曾看到胡金龍站在游擊手的位置上,看來他似乎也沒有回內野的打算了。

2013年開季不久,在胡金龍離開內野之後,游擊手幾乎都是由咖啡小子林瑋恩擔任。2012年加入興農的林瑋恩本來表現不算突出,在這樣偶然的機遇下,突然變成球隊重要的先發人選,其守備可說是超乎預期,那宛如海豚般的飛躍,帶給球迷很大的震撼,不知為了球隊省下幾分了,身受球團肯定,季中被大幅加薪,甚至還有球迷為了他訂作海豚跳T恤。

毫不意外的,林瑋恩獲得了2013年的游擊手金手套,可是他的打擊仍有待加強,在2013年上半季勉強還能守住三成,可是8月中旬後就一直往下探,最後收在0.238。通常輪到他打擊時,教練團往往會下達戰術,尤其是「強迫取分」,每一次都令人印象深刻。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