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近況

還可以。

名片與連絡方式 | 徵書清單 | 留言 | 副站(漫遊於未來與現代之間 )

目前日期文章:201210 (2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黃興濤的〈清朝滿人的「中國認同」〉一文[1]先指出新清史的學者的研究取向,他們強調滿人的主體性,在滿人的認同問題上,羅友枝(Evelyn S. Rawski)、柯嬌燕(Pamela K.Crossley)、歐立德(Mark C. Elliott)等學者們紛紛主張不應該把「中國」與「大清國」混為一談,認為中國的意思近於中原,只是大清國版圖的一部分而已。不過這些學者也發現這樣的立論不能完美解釋,例如歐立德也承認滿洲人有時候也稱他們的帝國為中國。作者便從這此切入,反問道,僅僅是「有時候」而已嗎?還是在入關後(或康熙時)已完全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統治的國土範圍為中國了呢?

滿人在還未入主中原時,與明朝交涉係採取夷夏觀,《清太宗實錄》載皇太極曾言:「明既為中國,則當秉公持平。」皇太極屢屢提到的中國不是指中原,而是指華夷天下秩序之中心。因此滿人入主中原後,很快地就形成以中國自稱的國家認同。至康熙中期以後,中國、中國人的用法已成為一種常態,特別是與西洋交涉時,如在《尼布楚條約》中,多次使用中國、華民等稱呼,且將滿洲定義為中國的部分地方。乾隆皇對於永昌府檄緬甸文中「有數應歸漢一語」,明諭此說法為不經,皆表明了其認同的中國定義。在晚清時期與列強簽署的外交條約中,中國與大清國皆作為整體的國名,同時交替使用。本文作者曾統計大清歷朝實錄內「中國」一詞的使用情況,結果顯示1680次中,高達98%的比例都是泛指清朝全部統治的區域或民族。換言之,將「中國」稱為明朝的統治區域(即狹義的中原)者不到2%,且多是在追述歷史,如雍正與曾靜辯論華夷時所使用。至於清末保皇黨被攻擊為「保中國不保大清」,將中國與大清分開論之,此係因王朝逐漸喪失統治合法性所致,其所謂大清與大唐、大明在意義上並無區別,僅是指統治集團。反觀新清史研究者不願稱大清為中國,而稱滿洲帝國,其實是錯誤的。因為滿洲並不是正式國號,主要是作為族稱使用,或指大清發祥之地,與大清所代表的意涵並不相同,清朝入關以後不曾以滿洲為國名。是故「滿洲」是族群認同,與「中國」的國家認同有本質上的差別。

入關之後,滿人的中國認同除國名自稱中國外,對於代表中國的文化也同樣認同,清朝以儒家做為治國的理念,以中華正統自居。這樣的認同現象,以往學界習慣稱之為「漢化」,更為準確地說法應為「涵化」(華化),因為雖然大體是「清承明制」,可是滿族仍做了部分的修正,如政治上建立軍機處、密儲制度;文化上實行滿蒙聯盟、重視喇嘛教等等。《大義覺迷錄》中雍正皇帝對漢人將滿人視為夷狄做了答辯,他痛斥這樣的說法,認為入主中原後,各民族納入版圖,已無華夷之外之分。清朝的國家認同就是滿、漢、蒙臣民一體合作,新清史的學者也常強調清朝皇帝的多重身分,可以將清朝視為一個以儒家為核心,多元文化並存的社會。可是本文作者要強調各文化的影響和地位並非對等,漢文化持續地擴大,相較之下滿文化的地位更逐漸凋零。清中葉以後,不少官員已不會用滿文擬奏摺,《清實錄》原先是先修滿文本,再譯成漢、蒙文,但至康熙起,因為編纂所需的材料都是漢文,所以編修的順序也改以漢文為先。在文化權勢轉移的過程中,列強也起了部分作用,至清時期的對外條約,除了對俄羅斯還偶用滿文外,其餘都只用漢文。最後清朝甚至通過《統一國語辦法法案》確認國語為漢語,這對滿族而言,也存在不得已的苦衷。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友人告知我,他在博客來上看到一段抄襲我的書評,而且與我文並排在一塊兒。我看了一下,覺得還好,只是抄了第一段的開場白而已。而且有人抄,有人看是好事,我並不介意。

        後來一查才知道這位黃國華先生是位名人,有十幾本著作,還說要寫一千篇讀後心得,抄襲的那篇也放在他的無名小站(點此連入),於是我想說既然是作家,不應該如此,那留言給他,請他加註個引用出處就好了。

        結果此人很快地就把文章修改了,並把我留言改為隱藏,粉飾之外,沒有任何回應,令我覺得遺憾。我覺得這種情況不會只發生在我身上,其他文章中也許亦有,可惜我無心找碴。我的影響力不如他,謹在此記一筆。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已連續摘了兩篇《上學記》(臺北:木馬文化,2011)的內容,一篇是關於胡適(點此連結)、一篇是關於吳晗(點此連結)。本已無心再寫,但後來想想,為這樣一本好書做介紹,是必要且值得的,所以我又寫了底下這幾段短文,談談此書的特色,兼論我讀史學家回憶錄的樂趣。

        歷史學家的回憶錄讀起來是總是富有趣味且具啟發性,因為書中不僅濃縮了歷史學家一生治史的心得,也可從他對人事物的評價、學思歷程,看出他研究的旨趣所在,這是很重要的,例如我有一次聽張元老師講周公攝政問題,老師舉了徐復觀和屈萬里的看法為例,前者主張周公稱王,後者則否之。老師問同學為什麼?後來解釋道,因為徐復觀是武人,而屈萬里是文人,兩人的看法,及其所關懷的焦點當然不一樣。

        回憶錄大致有兩種形式,一種是自己寫的;一種是口述訪談。自著者如何炳棣的《讀史閱世六十年》(臺北:允晨出版,2004),既然是一家之言,也沒什麼好客氣的,讀起來除了欽佩他學問好,還覺就覺得他是一個自視甚高的人。何炳棣人緣不好是大家都知道的,最為人所知的便是他與張光直的事情。《上學記》中也提到何炳棣,說他是在西南聯大的時候負責管理歷史系圖書館,總是不讓人借書,說:「那個書不能借,大家都要用。[1]」後來何炳棣在寫《明清社會史論》的時候,回憶道:「我曾幾度函請寧波范氏天一閣提供明代登科錄的微卷,都無結果。[2]」兩相對照,何其諷刺。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何兆武在《上學記》(臺北:木馬文化,2011)裡說他不太欣賞吳晗,覺得吳晗講課時把歷史切的太零碎,細分成官制、經濟等許多專項,以致於缺乏整體觀點。我個人認為這樣倒是挺好的,果然每個人的觀點都不同。何兆武還覺得吳晗的政治味太重,例如他的《朱元璋傳》經過好幾次修改,明顯諷刺蔣中正。後來清華大學給吳晗立了銅像,何兆武很不諒解,他覺得論學術、論名望,吳晗都不是第一流的人,可見得立銅像也是政治操作。《上學記》中還透露了三個吳晗鮮為人知的故事,把吳晗講得獐頭鼠目的。

        一、何兆武的姊姊畢業後到校外租屋,租了一個小房間,吳晗就是二房東。他不但做二房東,吃相特別難看,常常藉口有親戚要來住,然後趕人搬家,何兆武的姊姊被趕了好幾次,卻不見其親戚。

        二、日本飛機來轟炸的時候,梅貽琦是西南聯大校長,很有紳士風度的疏導學生,不失儀容地慢慢走進防空洞。反觀吳晗,一聽到警報臉色就變了,一副驚惶失措的樣子,還滾帶爬的跑去避難,少了學者的氣度。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學記》(臺北:木馬文化,2011)是何兆武的口述回憶錄,我讀了此書才知道何兆武在西南聯大結束後曾短暫來過臺灣,任教於建國中學。他在此書中提到了殷海光、馮友蘭、梁啟超、胡適等許多名人,其評價也十分有趣,例如他說他以前對殷海光的印象不太好,後來得知殷海光在臺灣的情況,才自覺早年的印象錯了。何兆武是這樣評價胡適的,他說:

對一個學人應該有兩種評價,或者說有兩種標準,一個是學術研究方面,看他是不是有貢獻。另外一個標準就是他對時代的影響。有很多人對時代的影響太大了,包括梁啟超、胡適,他們影響了整個一個時代的風氣,就不宜於專業的角度來衡量。他們在某一個專業的研究上可以未必有多大貢獻,可是他們對於整個時代的影響實在太大了,包括郭沫若在自傳裡都講,他們在個時代的青年幾乎沒有不受梁啟超影響的。……和梁啟超一樣,胡適的功績在於他做為一個宣傳家宣傳新文化,可以說相當於西方的伏爾泰,他們都是領導一個時代風氣的先驅,功績是偉大的。[1]

讀者應該體會的出來,何兆武這樣的說法,其隱喻是他覺得梁啟超與胡適在學術上的貢獻不高,但仍肯定兩人的思想。之前聽張元老師的課,他也打趣的說清華四導師中學問較差的是梁啟超。可是何兆武仍覺得胡適的思想有其侷限性,他繼續寫道: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新清史研究主要特徵是強調清代統治中國的滿洲特性,這挑戰了過去傳統清史所持的漢族主義,也打破了以中原為中心的區域觀,讓非漢族群與邊陲地帶成為重要的研究領域,在中國社會中的邊緣群體也得以進入研究範疇中。而女性研究的興起除了新清史的助瀾外,時值女性運動興起,故亦受到了女性主義的影響。女性主義強調性別研究要注意具體的階級、種族、文化等特性,因此新清史的女性研究試圖打破把女性視為受害、壓迫者的僵化模式,轉而去尋找女性在現實中的積極行動,探討兩性的互動,特別是女性在政治、經濟、日常所擁有的實際權力。研究者們認為滿族入主並未打斷中原,特別是江南的地區婦女自身的發展歷程,雖然明清轉折的政治變化導致意識形態的重整,但由於文化的連續性,並未妨礙女性進入公眾文化。

高彥頤(Dorothy Ko)是提倡以女性視角看女性史的先驅,他在1994年出版的專著《閨塾師:明末清初的江南文化才女》將江南上流社會的女性置於經濟持續發展、道德意識重整的明清鼎革背景中。高彥頤反思,假使女性持續受到壓迫,那儒家社會何以長時間在中國持續運作,女性在這其中得到什麼好處?因此他認為將傳統女性概括為「受害者」的說法,其實是五四以來為強調現在女性解放而強加的塑造。而他則以女性的文學作品為史料,重構江南上流女性的日常生活,包括了女性的挫折、抱負,以及他們如何經營自在的生活空間。高彥頤發現儘管明清之際的江南上流女性在名義上都遵循著「三從四德」等格言,過著以家庭為中心的生活,但可從他們的作品中看到女性們找尋道德間的縫隙,試著開闢一片屬於自己的生活空間。史料可表明女性並不是被幽禁的,從陪丈夫赴任、出遊等機會,女性外出的機會很多。且女性能透過與男姓共通的社交圈進入公眾領域,如婦女透過丈夫、名妓透過客(情)人等管道。從他們的詩集中可以看到他們以歷史上的才女為例,建立一個儒家的女學淵源,甚至有女性在文集中傾訴反清的情操。因此,高彥頤認儒家的意識形態對這些上流社會的女性而言既是壓迫也是機會,一則女性被拒於官場之外,一則也是透過此而提升自身地位。換言之,上流社會的女性非但不是儒家文化的受害者,反而是既得利益者。

曼素恩(Susan Mann)在1997年出版的專著《綴珍錄──十八世紀及其前後的中國婦女》則展示了盛清獨特的女性文化,在此書中曼素恩與高彥頤有一些不同的看法。首先,《閨孰師》強調明清鼎革並未影響女性發展的歷程,而《綴珍錄》則指出三藩之亂後,清朝曾以重整文化意識形態,以糾前明之弊,故盛清有著截然不同的女性價值觀。例如清朝注重女性的家庭價值、提倡貞節、抑制娼妓文化等等,因此從文化空間來看,《閨孰師》中可看到明末名妓在青樓揮灑才藝的盛況,在盛清後則一落千丈,女性回到了家庭,取而代之的是嚴謹持家、讀書女工的閨閣世界。其次,《閨孰師》中敘述的女性流連於詩社,有著巾幗不讓鬚眉的衝動,而《綴珍錄》中則強調為人女、為人妻的角色轉換。儘管清代也推崇才女,但是以道德形象為基礎,這象徵著盛清與晚明社會傳統的斷裂。曼素恩的研究表明盛清並非像後世所想的一樣,是一個女性缺乏主體性的時代。或許有人會對清代女性在家庭中佔據重要地位的說法提出疑問,本文的作者(黨為)為此補充一個觀點,他認為此可能與滿族的家庭風俗有關,因滿洲男子的責任在對國家盡義務,無暇管理家庭,所以家庭的內部管理都由女性掌握。另外,2007年曼素恩在另一本專著《張家才女》中揭示了19世紀江蘇常州的張家三位女性的故事,清末菁英階層女性並非置身政治事件之外的旁觀者,女性的關懷又回到了政治場域。此書不但重新思考中國從帝國向民族國家轉變時期的性別關係,及其對文化婦女的意義,也指出常州入贅婚十分普遍,常州地區的婚姻模式揭示了帝國內部的地區差異要大於一致性。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下個月要買平板,而且想一次買兩個,一個是日常要使用的,這要選擇品牌平板比較放心;另一個想買來隨手玩一玩,或許可以接在電視上變成另類的「智慧型電視」 等等。但我逛了逛批西鬨,發現有許多陷阱。尤其平價平板的介紹都常常故意用圖卡,一則令消費者眼花撩亂,一則可避免文字被搜尋引擎搜到。假使不察,恐怕會買到效能低弱的平板。

        最要注意的是CPU的文字遊戲,例如號稱1.4GHz,實際上是CPU1.0GHz加上GPU400MHz,最好是可以這樣加,騙我沒讀過書啊。

201210231

, , , , , , ,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最近網路上在討論鴉片戰爭是怎麼個打法,結果有人回應提到中國人用婦女的尿去潑洋人,友人轉給我看,問我是否有此事?答案是有的,這種戰法叫做「厭勝」,就是用一些東西去詛咒人,讓人生病或達到某種效果,唐代武則天要當皇后的時候,就去揭發王皇后用「厭勝」。「厭勝」有很多東西可以寫,我改天再寫一篇,林富士教授有一篇名為〈厭勝的傳統〉的短文,大家可以先參考。

「厭勝」若與女性的生殖部位有關,又統稱為「陰門陣」或「厭炮」,是明末以後興起的招術。魯迅有一本叫《朝花夕拾》的小說曾提到太平天國年間,叛軍在官兵攻來的時候,就叫女生出來站一排把陰部露出來,他們認為這樣官兵的大砲就打不出來了。這也很複雜,大家請自行參考文後所附的四篇文章。

回過頭來講鴉片戰爭的「厭炮」吧!這是記載在《夷氛聞記》的故事,作者是梁廷柟,記載如下: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昨天在網路上亂逛,看到有人考據起孔子的身高,後來就連到了一個名叫「有電勿近 funp:kamuo」的部落格(點此連到部落格),其中有一篇圖文頗有意思(點此連到網誌)

文中先援引《史記‧孔子世家》孔子「長九尺六寸」的記載[1]。然後作者覺得孔子的鞋子很詭異,似乎太長了,問道:「這在人體姿態上是無法成立的,他駝著背站著,兩個腳掌理當在裙擺內的後方,怎鞋子跑到前面來?」作者認為如果像下圖(中間)一樣,孔子的鞋子會長的不合理,莫非是孔子穿雪橇?因此作者提出的解答是:「孔老夫子在裙擺裡,是屈膝坐在板凳上的。

20121022圖片來源:「有電勿近 funp:kamuo」部落格,〈孔夫子的鞋〉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星期貼了一張民國十二年的克寧奶粉廣告(點此連到網頁),友人看覺得十分有趣,問我還有沒有相關的新聞。我這幾天有特別留意,又找到了一篇1947年賣假克寧奶粉的新聞。[1]事情的經過就是有兩個不肖青年在賣假奶粉,謊稱是美國克寧奶粉散裝,色澤、味道都跟真品一樣,但是一沖泡後就原形畢露了。原來是真品參麵粉,泡過之後有酸味,喝完以後還會腹瀉,已經有很多人受害了。由於原文稍長,字體還算清楚,就不逐字打了,可參考下圖:

20121017  

值得留意的是售價兩萬元,可見通貨膨脹之嚴重。我繼續找後面年分,發現1948年還有兩則新聞的標題是「克寧奶粉有供無求,喊價疾跌罐頭品看小」以及「克寧奶粉跌後回升,粵廈幫客運來甚多」,雖不知具體價格,不過可推測通貨膨脹是持續惡化的,因為1949年有一條新聞的標題是「克寧奶粉高見廿三萬五」。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臺灣五大家族研討會」我比較感興趣的是板橋林家與霧峰林家,黃富三老師在「臺灣社會史」上課的時候曾特別花時間講述板橋林家的捐獻問題,提到板橋林家捐獻五十萬銀洋,金額最多。林家捐獻其實是不樂之捐,捐額甚鉅的考量是希望能一勞永逸,避免日後官府須索無度。

在這次研討會中,黃富三老師則更進一步的從板橋林家的捐獻問題探討官紳關係,將官紳關係分成三個階段,第一階段為丁日昌時期,即牡丹社事件後,臺灣防務日漸受到重視,丁日昌接任巡撫,提出開礦、造鐵路等建設,但經費短絀,只好推動勸募。此時的板橋林家第三代一房林維讓答應捐銀「五十萬兩」。黃老師在此指出「五十萬兩」實際上是五十萬洋銀之誤,折七二的損匯約為三十六萬兩。這次的捐獻鬧出不少插曲,其一為林家希望透過這次的鉅捐換取「永不再捐」的保證;其二為這次捐獻的本意是建設臺灣,但是捐款卻被挪作他用,轉為賑災之用,且還鬧了雙包案,原來河南與山西都發生天災,在中央(李鴻章)、地方(丁日昌)、官紳(林家)協調出錯,造成兩地搶銀的情況。最後林家也因鉅捐破格獎賞,二房林維源獲三品卿銜與一品封典,成為朝野皆知之臺灣名紳。

第二階段是劉璈時期,光緒元年臺北增設為府,政府向鄉紳籌款,此期的林家反應較為消極,討價還價後決定捐額一萬三千兩百元。而後劉璈推翻此協議,要求林家捐繳十三萬元,林維源卻不肯答應,僅派家丁訴說「無力再捐」,並稱前次捐額五十萬後,已奏准「永不再家捐」,後來商議捐額為原定額的兩倍,即二萬六千四百元,林家與官府關係陷於低潮,志忠法展徵,官府更強力勸捐,致使林維源避走廈門。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夏鑄九教授報告的內容是關於板橋林本源園林,夏教授首先介紹林本源園林的建築與修建歷史,接著從「遊園」的視角介紹動線與規劃,真實空間與虛擬空間交織的象徵空間,最後的「驚夢」是探討園林規畫的意涵。

夏教授表示板橋林本源園林的興造,是台灣首富林本源家族財富與事業達到最高峰時的表現。建設的歷史分為兩階段,前期是咸豐3年,林家為了避泉人騷擾,積極經營板橋,於是遷居板橋建造三落舊大厝。第二階段是光緒4年開始營造五落新大厝(已毀),經歷 10 年完工。而園林部分,修築時間更長,基本上是新大厝的一部份。夏教授指出清代台灣富戶,興建園林之風頗盛。而清光緒的板橋林園,園林興造,其實起意甚早。尤其是在營造新大厝與園林的階段,林維源與劉銘傳的自強新政結合,擠身為台灣地方的大地主兼巨商的仕紳階級。林家與新大厝的建設,基本上與了板橋城市中心的發展是一致的。

在「遊園」的部分,夏教授配合播放投影片,用遊人的角度引領觀眾參觀園林,在此簡略的介紹動線,新大厝白花廳為客廳,由白花廳長廊靜化入園後的第一個景區就是汲古書屋與方鑑齋景區,汲古書屋與方鑑齋景區提供的是一個安靜的書齋區;方鑑齋是汲古書屋書齋區的延伸,為林維讓、林維源兄弟讀書處,也是為與文人墨客周旋與宴客觀戲之所。接著進入來青閣,來青閣為全園最精美的主要建築物,青閣前設有戲臺,過來青閣身後,迴廊由此分為兩路,一路向北羅迆,經香玉簃、月波水榭、定靜堂、至榕蔭大池;一路向西,跨陸橋,經觀稼樓至定靜堂,兩路相會於榕蔭大池。遊廊有時曲折,有時依牆而行,有時又轉折向外,期間或置盆景花台,或置正式磚瓶,在廊與牆間形成大小不同的小院,增加林園風景變化的層次與深度。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210152

昨天有人推薦我看一部片,說很冏又很好笑,我聽了片名之後哈哈大笑。其實我早就看過了,不但看過,還參與過,說來也是一段曲折的故事。

暑假的時候,有一個好同學拿了一部片給我,說什麼是林肯打吸血鬼,而且是高畫質,但是才剛上映,還沒有中文字幕。我一看片名叫做“Abraham Lincoln vs Zombies”就覺得怪怪的,好歹我也是玩過「惡靈古堡」的人,Zombies 這個單字不應該翻譯成吸血鬼的。順便抱怨一下,將“Resident Evil”翻譯成「惡靈古堡」也是很奇怪的。

, ,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衛視電影臺播了一部叫《10+10》的電影集,《10+10》顧名思義就是由二十部短片所組成,彼此內容並不相關。其中有一部叫《潛規則》(點此連到官方網站),特別有意思。故事大約是講一個電影製作團隊在拍片,找到的場景卻有國旗,而電影若要在大陸上映,其「潛規則」就是不能拍到國旗、國徽,於是團隊們就想盡辦法想要移除這些政治符號。

       短片的臺詞不多,但想必每一句都有經過思量,觀眾很容易就能體會其言外之意。例如有一段是這樣的,導演看到國徽與國旗,說道:「國徽是可以靠構圖避掉。」然後雜魚A就說:「那是黨徽吧!黨徽就不用避,國徽才要避啊!」雜魚B則反駁道:「那是國徽啦!沒當過兵喔。」最後導演說:「好啦,麥擱徽啊,我還豆花咧。我們自己都分不清楚那是什麼了,人家是分的出來?反正避掉啦,到時候賣不進去怎麼辦?」

20121013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是上江南社經史第一次上課,老師在講導論時,指定閱讀傅衣凌的〈我是怎樣研究中國社會經濟史的?〉一文[1],此文我應讀過了,只是卻沒什麼印象,於是就再讀一次吧!在這篇短文中,傅衣凌對自己的治學方法有簡要卻極富意義的介紹,本文同時參考〈傅衣凌自傳〉[2],以下就二文的內容做簡單的介紹。

        傅衣凌生於1911年,民初時局動盪,使他養成讀報的習慣。大學唸經濟系時,又遇上「社會史論戰」,傅衣凌因此開始接觸馬克思主義等社會理論,尤其關心社會發展形態以及亞細亞生產方式等問題,同時他也參與其中,曾投稿於陶希聖創辦的《食貨》雜誌。在過程中,傅衣凌深深感覺到歷史要掌握的不僅是史料,還須具備豐富的理論知識,才能有所創見。

       1935年,傅衣凌在大學畢業後又繼續到日本深造,他在日本一方面學習社會科學理論,一方面到東洋文庫中看書。留學期間,傅衣凌不但在東洋文庫閱讀了不少地方志,也在舊書店中找到許多難得的資料,使他深知地方文獻在史學研究的重要性,這也是他在日後研究社會經濟史的基礎。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毛公鼎上的銘文共有幾個字?2007年「第六屆海峽兩岸知識大賽」政大代表隊就敗在這題[1]。我沒看轉播,此事是後來聽說的,故不知道當時的正確答案為何?事實上,毛公鼎的字數,本來有很多種講法,如嚴一萍、馬承源主張497字,白川靜、朱鳳瀚主張499字,而故宮博物院官方的說法為500字。字數的差異問題,游國慶在〈毛公鼎的字數問題─兼述銘文內容並語譯〉一文中做了詳細的解釋[2],以下就該文作簡略介紹。

        文中提到銘文有三點特別之處,也是造成字數歧異之因:一、重文:是前後兩字為同一字,在前字的右下便以「=」的符號表示重複讀此字,毛公鼎重文有十字。二、合文:指兩個字合在一個字內,只用一個方塊字的空間,毛公鼎合文有十三字。三、失鑄:指在銅器鑄造時,工序失誤,使銘文字有掉筆畫或全字佚失的情況,失鑄字會銅器上留下明顯的空格,所以亦可以推斷有幾個字。毛公鼎失鑄有二字。

若將重文與合文當作獨立字計算,即為500字,只是有一合文為「卅」,此字在現今已有獨立讀音,故有學者將此字算為一字,故算成499字。郭沫若在《石鼓文研究》中指出:「全文以四字句為基調,此獨三字, 用知卅字古乃讀『三十』。」另外,又有學者將失鑄兩字忽略不記,所以統計為497字,不過從文義辭例判斷,完全可以補出失鑄的二字,故不應略去不記。毛公鼎銘文如下: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禮拜上課又差點睡著了,上課打瞌睡是難免的,古人也一樣《史記‧商君列傳》:「孝公既見衛鞅,語事良久,孝公時時睡, 弗聽。」舉這個例子似乎不太恰當,老師並不像商鞅一樣講無味的東西。我倒想起《左傳‧宣公二年》有一則因為打瞌睡而救了自己一命的故事,原文如下:

晉靈公不君,厚斂以彫牆。從臺上彈人,而觀其辟丸也。宰夫胹熊蹯不熟,殺之。寘諸畚,使婦人載以過朝。趙盾、士季見其手,問其故而患之,將諫。士季曰:「諫而不入,則莫之繼也。會請先,不入,則子繼之。」三進及溜,而後視之,曰:「吾知所過矣,將改之。」稽首而對曰:人誰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詩曰:『靡不有初,鮮克有終。』夫如是,則能補過者鮮矣。君能有終,則社稷之固也,豈惟羣臣賴之。又曰:『袞職有闕,惟仲山甫補之。』能補過也,君能補過,袞不廢矣。」猶不改,宣子驟諫,公患之。使鉏麑賊之。晨往,寢門闢矣。盛服將朝,尚早,坐而假寐。麑退,歎而言曰:「不忘恭敬,民之主也。賊民之主,不忠;弃君之命,不信。有一於此,不如死也。」觸槐而死。

這段古文,如果逐句的翻譯,意思是這樣: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聽過一個說法是中秋吃月餅的習俗是明朝才開始的,起源為劉伯溫在餅裡面塞紙條,紙條內容為相約中秋要殺韃子。後來為了紀念此事,才在中秋節吃月餅。這個說法本身的邏輯就不通,可能是講述的時候顛倒因果了,因為既然要與大家相約,中秋吃餅這個習俗必然要先流行。史實記載亦是如此,中秋吃餅至晚在唐代已出現,宋代更為興盛,蘇軾在〈留別廉守〉曾提到:「小餅如嚼月,中有酥和飴。」即是指月餅。至明清時,已成民間普遍的活動。「八月十五殺韃子」的故事本身也是由各種傳說雜揉在一起的,陳學霖在〈劉伯溫與「八月十五殺韃子」故事考溯〉有詳盡的考證。[1]本文即依此作簡略的介紹。

        故事最初的原形與餅沒有關係,只是民間讖謠式的傳單而已,江南有許多漢民、白蓮教徒假借神名降筆,散發各種讖謠,以表達對蒙古統治的不滿。故事與月餅牽連,已經是清末民初,目的與排滿、反清有關。

        故事中對於蒙古人的暴行,紛紛會提到幾個要素,例如:「十家養一韃」、「十家只許用一把切菜刀」(防止漢民謀反)。這裡提到的數字有各種版本,也有「二十戶老百姓編為一閭,派蒙古人當閭長」、「三戶人家只給一把菜刀」的說法。其中「養韃」涉及元朝管理戶口的制度,《通制條格》記載:「諸縣所屬村疃,為五十家為一社。……令社眾推舉年高、通曉農事、有兼丁者,立為社長。增至百家者另社社長一職。如不及五十家者,與附近村相分併為一社。」這項制度先行於北方,後傳至南方。而《元史‧陳天祥傳》載:「天祥命以十家為甲,十家為長。」此即為里甲制度的雛型,雖然甲長為漢人而非蒙人,但應可視為「十家養一韃」的原形。「二十戶老百姓編為一閭」的說法,亦可見於徐大焯的《燼餘錄》載:「鼎革後,編二十家為甲,以北人為甲主,衣服飲食惟所欲,童男少女惟所命。[2]」至於「管制菜刀」的說法,顯然是誇大蒙古政權禁止漢人與南人持有兵器的政策,因為元朝確實有禁止民間私藏兵器之令。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21009

    今天在圖書館的期刊區偶然看到《時報》,這是清末民初維新派創辦的報紙。之前有讀過一些學者研究民初廣告的論文,於是我就想說翻一翻,看有沒有關於壯陽的廣告,果然找到不少。而且居然還看到「克寧奶粉」的廣告,想不到雀巢公司在這麼早就推出這款產品了,包裝跟現在還差不多呢。

201210091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0121006        「我不同意你所說的,但我會以生命來維護你說話的權利!」在我印象裡,國小開班會鬧哄哄的時候,老師總會援引這句名言。到了國中、高中,西洋史上到啟蒙運動,歷史老師還是會舉這句名言。說的很好呀!很有道理!那問題在哪裡呢?

        問題在於伏爾泰(Voltaire)根本沒講過這句話,這句話兩百年後才在《伏爾泰的朋友們》一書中出現。可是你去問人,只有兩種答案,不知道的人回答你不知道,知道的人就告訴你這句話是伏爾泰講的。大家都接受了錯誤的資訊,首要的原因就是「不查證」,老師教了什麼、朋友講了什麼,便信了。可是怎麼連歷史老師都弄錯了呢?可能歷史老師也沒查證。此外,還有一個原因,因為這確實很像是伏爾泰會說的話,意即雖然伏爾泰沒講過這句話,但這句話確實能代表他的精神。

        最近網路上有一張趣味圖片,左邊配著胡適的照片,右邊有一段文字:「不要因為有配著偉人照片,就隨便相信網路上流傳的名言佳句。──胡適」這是一個雙關語,第一層意思就是文字配上胡適的圖片,本身有反諷網路謠言的意味。第二層意思就像伏爾泰的例子一樣,這句話確實很有胡適的精神,胡適做學問講求證據,假使胡適沒死,也許他真的會說這句話。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