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亞病夫.jpg      460期的《科學發展》(2011年4月)有一篇李尚仁教授的短文,篇名為〈東亞病夫的起源〉,內容是探討「東亞病夫」這個中國人的原罪是誰賦予的?非常有意思,我在這裡做簡單的介紹。

    這些年來,中國人無論在政治經濟,甚至體育上力求表現,原因之一就是要向外國(尤其是西方列強與日本)證明自己。乃至於武打電影中,時而有中國武師力克洋人、日本人的片段,無論是陳真、霍元甲、葉問都走不出這個框架,如此老套的劇情,卻每每有著不錯的票房,說穿了電影商賺的就是中國人亟欲擺脫「東亞病夫」汙名的民族情感。誠如美國學者韓依薇(Larissa Heinrich)所言:「東亞病夫成了現代中國人的原罪。」楊瑞松教授更引人類學家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在《想像的共同體》一書的分析,提到民族形成的過程裡,會產生一種形塑想像力量,以「東亞病夫」而言,這個負面的標籤正好為近代中國一連串受到的外侮找到一個凝聚力,發揮了同仇敵愾的作用。

    有意思的是,「東亞病夫」這個中國人亟欲撕掉的標籤是誰貼上的呢?一般人的印象中,這是洋人對於中國人身體羸弱的形容,因為中國百姓吸食鴉片等等原因,事實上卻不是如此。翻閱相關的醫療書籍找不到「東亞病夫」一詞。並且正好相反,書中不乏紀載中國人的身體健壯的讚美,例如英國陸軍醫官高登(Charles Alexander Gordon)就對香港工人的勞動力大為讚賞,認為他們的效率比起印度人,甚至英國工人都還要優秀。長年在北京行醫的傳教士德貞 (John Dudgeon)亦認為,中國人由於飲食節制,生活節奏規律緩慢,因此比歐洲人更加健康。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