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近況

還可以。

名片與連絡方式 | 徵書清單 | 留言 | 副站(漫遊於未來與現代之間 )

目前日期文章:20110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CASE

    我組裝電腦十來年,從來沒有這麼沮喪過。不但沒把電腦組起來,似乎又把組好的電腦給用壞了,但不能全怪我,我認為是微星的主機板害的。

    星期一我送修微星的主機板(型號:EFINITY),兩天後客服打電話來,說同型號沒貨了,要換一張給我(型號:P45 Neo2-2FR)。因為我送修的板子是P35晶片,換一張P45的回來,想說賺到了,於是欣然答應,想不到這是噩夢的開始。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杜正勝院士的這篇文章最初發表在《新史學》(3卷:4期,1992年),而後被收錄在氏著《新史學之路》(臺北:三民書局,2004)。這篇文章實在是經典,其實在一年級「史學導論」時就讀過了,到了「中國社會史」時又被列為教材,趁著期末考前的悠閒週末,作個題解,當作複習。

    文章的一開始,杜先生就破題表示,所謂的「新社會史」基本上就是法國安娜學派(年鑑學派,Annales school)提倡的「新史學」。但杜先生要強調,他文中所闡述的「新社會史」並不是原封不動的把安娜學派的那一套移植到當代史學,更包含了他治史的反省與感想。而「新社會史」所提到的「新」,更不是對立於「舊」,僅是相對的概念,是史學經過不同階段的發展結果,只要在主觀上,史學家對自己的研究時時反省;在客觀上,新資料的累積、新觀念的刺激,都會促成一波又一波的新史學。

    首先提到反省,杜先生認為以前的歷史研究比較側重於政治、經濟和狹義的社會層面。在「中國社會史論戰」以前,社會史甚至不算是歷史學領域中的一門學科,直到陶希聖後來創辦以社會史為專門的《食貨》雜誌,社會史研究才算進入學術範疇。不過,《食貨》至多只是打下了奠基,並未使社會史研究開花結果,杜先生分析兩岸的史學研究,認為1949年以後的中國以馬克思主義的社會史學壟斷一切,落入了「教條公式主義的困境」,而臺灣史學雖有受美國史學風氣的影響,引進社會科學等方法,但方法不能對應資料,無所用其技長,則有「社會科學方法的貧困」。所以,杜先生才會在此以過往為鑑,提倡「新社會史」,他以自身的上古史研究為例,用「骨骼與血肉」比擬,說道:「研究周代歷史,若不觸及禮制,即使建構其骨架,由有缺少血肉之憾。軀殼雖具,而遺其精神。」同時,他發現安娜學派第三代的代表人物勒高夫(Jacques Le Goff)也有類似的見解,勒高夫認為馬克思主義史學家強調生產方式和階級鬥爭為歷史的發展機制,抽象的理論就像「一些骷髏不斷機械地跳著骷髏舞」。勒高夫認為骷髏的血肉可以由心態史補充,而杜先生則將社會史作為當代史學的血肉。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