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了,《梅蘭芳》,只演了半部好戲,分成三個部分的劇情,關連性顯得不太足夠,特別是第三部分與日本人的劇情,感覺是中國人的民族主義作祟,整個與梨園故事脫鉤了。甚至,電影虛構(邱如白)及與現實不符(孟小冬)的部分太多,使觀眾看不到到一個真切的「梅蘭芳」,但若以除卻歷史單看故事《梅蘭芳》仍不失為一部好電影。

   至於整體的感覺,整部電影都非常道地,如「大伯」、「大爺」(梅蘭芳糾正孟小冬)的讀音,臺詞也很有民初北京味,時間的歷史感很足夠,不會像《赤壁》的對白一樣不倫不類。甚至,有些對話甚至已和京劇相扣,如「三娘教子」、「遊龍戲鳳」等,而戲中每一場戲(京劇、崑曲)也是經過一番挑選的,都有其特殊的意義在。不過,也有一個地方不踏實(我唯一找到的),就是收音機報新聞 時的紀年用西元,我想應該用民國才是,或許是政治考量吧。

    第一部分以大伯的信做開頭,他的信沒有唸完(或是本就有數封?),往後還會配合劇情再唸,每一段都配合梅蘭芳當時的心境(先是要梅蘭芳不做梨園子弟,次是期許盡力而為,末是怕他孤獨),不到最後一刻,不知道大伯的期許是什麼。信中提及的「紙枷鎖」尤其重要,是梨園的具象,伶人不能做自己,尤其上了臺如同戴了紙枷鎖,明明唾掌可破卻不許弄破,做了一天伶人就掛一天的紙枷鎖。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