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近況

還可以。

名片與連絡方式 | 徵書清單 | 留言 | 副站(漫遊於未來與現代之間 )

目前日期文章:20081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壹、魏晉的統治者社會階級的區別

    河內司馬氏是地方豪族,儒教的信徒。《晉書‧宣帝紀》曰司馬氏「博學洽聞,服膺儒教。」而豪族服膺儒教的行為在東漢就是一個普遍的現象,例如:汝南的袁氏、弘農楊氏。《後漢書‧袁安傳》提到袁安祖父「習《孟氏易》,平帝時,舉明經。」《後漢書‧楊震傳》則提到楊震「明經博覽,無不窮究。」另外有一些小族,因為政治立場與司馬氏相同所以也被歸到同一個階級中,河內山氏本好老莊,後來山濤改變信仰歸附司馬氏即為一例。

    服膺儒教的豪族,其行為必符合儒家規範,並以之維繫儒家的道德標準,例如:孝道、禮法等,因為孝是道德的標準;禮是行為的規範。《抱朴子外篇‧譏惑篇》曾經提到司馬氏「居親喪皆毀瘠逾制」的重孝行為。無怪乎西晉的孝子特別多,又以王祥、何曾、荀顗三人最為著名,但在「性至孝」背後卻有一些陋習,《晉書‧何曾傳》曾說何曾「日食萬錢,猶曰:『無下箸處』。」的奢侈行為,這種特徵在其他儒家豪族身上也相當常見。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絲路傳奇.jpg     這條路有個美麗的名,由長安開始經過甘肅、敦煌一直到君士坦丁堡,連結地中海與世界。無數的商旅駝隊與折衝樽俎的使節一代一代地從這裡經過,她領著人們的慾望和貪婪來來往往,她叫做絲路。

    絲路連綿七千公里,沿經之地曾經是一片繁華,今天我穿過時光的洪流,來到千年前的西域,在這裡朝代的分隔全都化為無形,先秦的獅形金飾、漢晉的織品、盛唐的壁畫,盡在眼前向我訴著從前,乾燥的氣候讓織品的顏色鮮艷如舊。花錦枕、小絹裙上精細別緻的繡紋透露了昔日工藝的高超。女媧和伏羲手中拿著規與矩注視著熙攘的遊人,守護墓葬的天王腳上踏了一個小鬼正得意的笑著,一幅絹畫上兩個天真的孩童在追逐嬉戲,牆上斑駁的壁畫中依稀還見得到如來的寧靜,犍陀羅的藝術表現讓佛祖衣衫帶有濃厚的希臘風。兩旁的佛經卷軸上寫著看不懂的文字,見證信徒祈求庇佑的虔誠信仰。

    展場大廳中央是沉睡的美女,細長的睫毛、高挺的鼻樑彷彿可以想見當年容顏的美麗。她身上流著歐羅巴的血液,在孔雀河畔曾與樓蘭一起歷經興盛。三千八百年前她在古城中活躍,而她的再次出現記錄了亙古的瞬間。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類文化最初的結晶是詩,在中國古代有《詩經》,在印度有《摩訶婆羅多》、歐洲中世紀有《羅蘭詩歌》,而年代最久遠、最著名的則是希臘荷馬的史詩,荷馬的史詩共有兩部,分別是《伊里亞德》與《奧德賽》。他敘述古希臘諸英雄與特洛伊人交戰的經過和英雄奧德修斯(Odysseus)返鄉途中遇到的種種。產生年代約在公元前12至8世紀,這兩部作品並無法確定是荷馬一人所作,有可能是經過幾個世紀口耳傳唱的結晶。

    人類總把理想中的事物和人物塗抹上一層神奇的色彩,荷馬的史詩中把永生的神和凡人雜揉在一塊,勾勒出一連串驚心動魄的故事,我們看荷馬的史詩是神話,但它同時也是西洋歷史學的濫觴。可以從交戰的過程中可以得知古代民族的戰爭生活以及他們的人生觀、英雄觀、價值觀。

    當時社會生產條件的落後,使得希臘人在面對自然時往往會感到無能為力,他們藉由神話把自然的巨大影響力給具像化,所以希臘諸神都具有其獨立的職業。因此故事中的諸神可視作一種對自然力量的迷信和崇拜。除了諸神以外,還有一些自然異相也可能成為事件的徵兆,例如《伊里亞德》十二卷記載特洛伊人正要出發時,突然看到天空有一隻爪上抓著赤蛇的老鷹在翱翔,結果赤蛇繞了身子咬了老鷹的胸部,這個現象就被特洛伊人視為凶兆。反觀諸神雖具有非凡的神力,卻不直接參與戰爭,只對戰事進行干涉,誠如詩中所述:「只消一刻兒工夫,神就可以使的一個勇敢的人吃敗戰逃走,但是到了第二天,他又唆使他去戰鬥了。」而神和人卻沒有恆常的尊卑關係,例如奧德修斯曾與女神相戀。荷馬史詩雖具由完整的內容和清晰的脈絡,但相較於成熟的史學還有一段差距。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