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近況

還可以。

名片與連絡方式 | 徵書清單 | 留言 | 副站(漫遊於未來與現代之間 )

目前日期文章:2008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為何將我囚禁?」胡若望天真的問著。然而他真的瘋了嗎?顯然的胡若望並「完全」發瘋,他為自己脫序的行為做出了合理的解釋:睡地板是因為「感覺到房間不通風而且床架太高。」(38頁),偷馬的原因是「一匹馬正留在那兒無人使用」(40頁),撕碎班茲敬送的保暖毯在於「毯子已經給了我,我是撕碎我自己的毯子」(100頁)。然而這些解釋無法說服傅聖澤及其他人,他曾寫道「伏地三磕頭、四磕頭或九磕頭奶常見之禮,但絕非胡私訂的五磕頭。」(107頁),何況在中國可以任意駕駛他人的馬匹?而撕碎「自己」的毯子也非一個正常中國人會有的舉動。且尚有其他的怪異令人摸不著頭緒,如「胡從行進中的馬車跳下,並順著種有成排灌木的馬路跑下去。他抓起一把把不知名的果實,順手就往嘴裡塞。」(46頁)、「胡像脫韁的野馬,繞著原野狂奔……無論何時只要一見到新奇的事物,他一定會跳出去端詳一番。」(55頁)、「(胡)從桌上和食廚裡拿他喜愛吃的東西吃。當工作人員反對時,他就用中國話對他蠻橫吼回去。好奇的人群聚過來。於是扭打鬥毆會出籠。」(55-56頁)、破壞班茲家的門破門而出(68頁)、製做旗鼓在教堂前面用中文傳道(70頁)。

    是誰的問題呢?史景遷(Jonathan Spence)把這個問題拋給讀者(本書的原著名為《 The Question of Hu?》)。我想所有的人都有一點吧!從戈維爾的阻撓開始就注定了這趟旅程的光怪陸離(難怪傅聖澤最後在信中也如此地向戈維爾抱怨)。而傅聖澤在各地週旋,為了他那十一大箱的書、他的學術工作(帶胡來歐的初衷)、他與教廷的會晤,胡若望對他來說只是一個令他頭痛的包袱,他一廂情願的希望胡若望應該要習慣法國的風俗才是。相較之下,胡若望是可悲的,只有一個人能與他溝通,也許就是這樣才使得他的行徑越來越怪異吧,否則為何面對喪母之「夢」會如此難過。別忘了,他原本是一個「稱職」的守門人,這些「正常」人最終受不了胡若望的怪異行徑,仁慈地讓他住在夏朗東醫院,待他正常後在遣送回中國,我想起了傅柯(Michel Foucault)在《瘋癲與文明》裡頭的「愚人船」(即便有人說這是虛構的)。「為何將我囚禁?」胡若望問道,難道不是說:「我是正常人,不明就裡將我關起來的人才是有問題的。」

    再看看胡若望「欲成為一個乞丐。走遍法國,一路行起。他不要車和馬。靠其雙腳就夠了。」(44頁) 的聖徒之姿,我才恍然,原來傅聖澤帶了一個中國的胡若望,想要從中國禮儀、中國經典中去尋找西方上帝的存在,殊不知他就是西洋的「胡若望」。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北京奧運才剛剛結束,回想起那氣勢磅礡的開幕和閉幕儀式確實令人驚艷,蔡國強先生的爆破藝術和張藝謀攜手合作,開幕式中綿長的卷軸、活字排版,都帶著濃濃的中國元素,動用人力資源和砸下的資金都是歷屆奧運之最,但隨之而來的批評也不少,「很張藝謀」是網友給的評語,短短四個字說的中肯,戳破了華麗背後的原來是如此不堪,開幕式中的表演用的是大場面,個人變得微不足道,動用的人力之多,想必只有社會主義的國家才辦得到,在這種象徵和平、人權的活動,把人給物化成表演的棋子,不免給人一種華而不實的感覺,所以看完開幕式後再看閉幕式時就覺得空洞,驚豔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庸俗。

    但對於大家說的「很張藝謀」,我感到不以為然,這些網友顯然不明白張藝謀,這不能怪這些人,因為大家對於張藝謀的意象已經停留在《滿成盡帶黃金甲》、《十面埋伏》,仔細想想黃金甲中波濤洶湧的宮女依序進場的畫面跟奧運開幕還真沒什麼不同,我所認識的朋友普遍對於此片的評價不高,他的票房是衝著周杰倫等大明星來的。

    如果說奧運會是《滿城盡帶黃金甲》的延伸,那《滿城盡帶黃金甲》就是《十面埋伏》和《英雄》的延伸,我把張藝謀分成兩半,《英雄》以前是一個張藝謀,《英雄》以後那又是另一個張藝謀,《英雄》是一個轉淚點,從《英雄》開始張藝謀改用了大卡司、大場面和電腦特效,軍容壯大的秦兵齊聲大喊,征戰時漫天蔽日的箭矢諸如此類,但我認為這部片仍然是一部非常不錯的商業片,張藝謀用了不同顏色當作故事的元素,每個人對於主角的了解不同而揣測發展,一段故事竟成了多種結果,這與奇士勞斯基的《三色》和《機遇之歌》理念不謀而合,而且與黑澤明的《羅生門》架構也頗為類似,故事的結局貫穿在「天下」兩個字,三大刺客為了要殺秦王而各有犧牲,刺客無名最後為了眾生不殺秦王,確實有英雄的氣概。整部電影就像是一部磅礡的史詩,看過一遍後你仔細思索劇情一定會想看第二遍。總而言之,這是一個成功的商業片,在內涵上也是有的,有了《英雄》才有後來的《十面埋伏》,但到走到這裡內涵就少了些,把觀眾的胃口掉到最後,這捕頭成了臥底,這樣的劇情誰也會做,像《達文西密碼》的「老師」,至於《滿城盡帶黃金甲》就不必說了,更是膚淺。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