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文解字》裡面對於「史」的解釋是:「記史者也,從右持中,中正也」。持的「中」其實原意並非中正不阿,章太炎在《章太炎全集》解釋到:「中,本冊之類」,原來「中」乃是指官府的簿書。由此觀之,史之原意是為寫史之人,不過含意非僅指史家,可引申為史書、史事,至於史學。

    廣義而言,歷史可指為過去所發生之一切事物,但是非每事皆有入史之必要,於是狹義之歷史便限以人事為主,法國史家布洛克(Marc Bloch)即言歷史為「時間中之人事(Of man in time)」,英國史家卡耳(E.H.Carr)更認為並非過往皆為史事,史事應經由史家之手而成,入史與否,須視其有無意義。帝王言行維繫社稷,故中國歷史體裁設有《起居注》「君舉必書」,依卡耳所言,匹夫匹婦無關宏旨,自不必書。現有社會史之流,專書民眾,其因為古代屬君權專制,歷史自以君王為重,近代以來,民主當道,歷史自以書人民為貴,此為環境異同所致。

    歷史書寫又須具時間意識與空間意識。有時間之意識才能襯托歷史的性格,文字發明以前,原人洞刻壁畫、結繩記事,莫不在挽救稍縱即逝的人事,因此歷史可謂是時間留下的人為傷痕,歷史的性格亦惟有在既往的時間中展現。義大利哲學家維柯(Giovanni Battista Vico)在《新科學》中強調人事惟有從歷史時間中去求了解,以及歷史知識對於了解自身之重要性。法國史家布勞岱爾(Fernand Braudel)將西洋歷史分期探討亦為此意。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