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近況

還可以。

名片與連絡方式 | 徵書清單 | 留言 | 副站(漫遊於未來與現代之間 )

目前日期文章:200805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隨著政黨輪替,杜部長也要下野了。我感到有一種說不上的惋惜,惋惜的是一千多個日子,竟然無人識得杜正勝是何許人。關於這個爭議頗多的部長,其實是位中國上古史學者,且是中央研究院的院士,有此殊榮者,卻給人貶的一文不值,臺灣媒體的報導,真叫人不敢領教。

    其著《新史學之路》中關於「同心圓」史觀其實也不無道理,處於臺灣這塊土地,先認識臺灣,再拓展至中國、亞洲與世界,這是很正確的思維,只是給媒體一抹,「去中國化」貼在身上,大家都作杜先生是獨派,殊不知杜先生中國古代史見長,豈不諷刺?而對於他的批評,有些根本是莫名其妙。諸如有立法委員以他碩士論文的一條註釋來大做文章,又言杜先生沒有博士學位等等。我想沒有必要並且荒謬,此人究竟是讀不懂歷史論文才抓條小辮子,試想除此之外,他如何能對杜先生的論文做出有建設性的評論,況以杜先生的資歷,怎還需要博士學位來證明實力。

    甚至,網路國語辭典中「打炮」一詞作何解釋,竟也怪到杜先生頭上,論到此又不能不驚嘆媒體的健忘,日前才應杜先生將「罄竹難書」新解(罄竹難書原意無關正負面,只是世人多做負面解,杜先生以為可做正面解)而飽受批評,而媒體卻又因「打炮」於網路辭典內無新解而批評。語言本是活水,隨時遞嬗而易改其義屬自然現象,約定俗成可成新義,「打炮」既謂一例,「罄竹難書」何不可為?更無論自創成語。媒體不明就裡,豈不自摑巴掌乎?況教育部長何能逐一對校字典,還不是借題發揮製造話題爾。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聖經‧約伯記》中記載約伯是一個正直的人,他敬畏神、遠離一切罪惡,這樣一個好人被上帝拿去給撒旦炫耀,撒旦不服氣的說:「耶和華啊,約伯不會無緣無故尊敬祢,他尊敬祢是因為祢給他好處,毀掉他的一切他必遺棄祢。」結果上帝就跟撒旦打賭,撒旦毀了約伯的家產、殺死他的家人、讓他身上長滿毒瘡。最後約伯還是沒有辜負期望,選擇對上帝忠貞。

    《約伯記》的創作背景是希伯來人遭到壓迫的時候,作者希望藉由這個故事激勵希伯來人。我想勤毅教育也是一樣,他給我們帶來一堆工作,但只要心境一轉,不要把他當成剝削學生的目的,把他當作激勵自己的手段,做起來也就沒那麼痛苦了。

    孟子告訴我們「生於憂患,死於安樂。」蘇格拉底則說:「患難困苦是磨練人格之最高學府。」所以越是安逸就越是須要磨練,圖書館服務是勤毅教育裡面最辛苦的,不但工作量多且評分嚴苛,就算努力完成工作,但如果上架書有錯誤就有可能得零分,毫無公平而言。雖然辛苦當然也有收穫,經過一學期的訓練後我可以很快在圖書館裡面找到我要的書,再說多待在圖書管理面也沒有什麼壞處。我想到歷史上有很多名人的成就也和圖書館脫不了關係,共產主義的先驅馬克斯看到資本主義的盲點,所以在圖書館寫成了資本論,後來中山先生也是在大英圖書館裡面完成三民主義的,再後來的毛澤東發跡以前也在北京大學圖書館當工讀生。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紅毛城.jpg     早晨的淡水河邊,仰首天空是一片湛藍,在湛藍下方,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紅磚砌成的高聳古堡,屹立在眼前向遊人述說他的過往。

    自新航路發現後,西歐列強無不順著海路來到東方尋求貿易。十七世紀西班牙佔據臺灣北方,在淡水港旁建造了聖多明哥城,後來荷蘭人北上佔領基隆將此城重築,成了今日的面貌。這時的紅毛城熙熙攘攘,殖民外銷事業都經由此地,直到鄭成功登陸安平,荷蘭人才撤出此城。鄭氏降清以後將紅毛城任其圮廢。天津條約再次挾帶著列強的野心席捲而來向此地叩關,英國人租下了紅毛城作為領事館,並在城旁砌了二層紅磚洋樓當官邸。

    由於清廷戰爭失利,英國享有領事裁判權,走進城內映入眼簾的是竟是兩間幽暗密閉的地牢,中國傳統與現代的拉距彷彿在眼前浮現,現代化的路一步一步走跌跌撞撞,從前輝煌璀璨的泱泱大國這時竟不知路盡頭再哪裡。走上二樓,看到的是焚燒文件用的火爐和收藏機密資料的保險櫃,俯瞰窗外一座座整齊劃一的古炮,陽光照射下更顯的滄桑荒涼。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先思索一下戲開頭時他說宋家三姐妹一個愛財、一個愛國、一個愛權,仔細想想這是不合乎邏輯的,這是典型「結果論」的說法,導演把他想要表達的姐妹的個性投射在電影中,儘管可能不符合史實,卻讓我們不知不覺中被感化了,所以三姐妹的個性已經被定位了。像是導演刻意拍燒東西時三姐妹的舉動,一個先丟了自己的洋娃娃、一個猶豫不決、一個拿走妹妹的丟卻把自己的私藏在袖裡。

    我們看看宋嘉澍,他留美讀書,戲裡面他都稱呼自己查理,甚至沒有講出他的名字,試想一個受西式教育的人,取英文名字、唱美國民歌,把自己的女兒送到外國受教育,期許她們要當「新中國的女性」,但其實他自己依然受到傳統儒教的影響,還是反對慶齡嫁給她的「孫叔叔」。讓我們看有之後的幾幕中出現數個裹小腳的老婦人,像是慶齡跟父親談婚事時,這些老婦露出嫌惡的表情彷彿在說自由戀愛是一件羞恥的事情,其實這些老婦根本不存在,只是把宋嘉澍內心對女兒的憤怒具象化了,尤其在私奔時那群老婦緊追在慶齡後面,小腳怎麼跑的贏大腳?越離越遠,當慶齡到家門口時那些老婦就消失了,好像暗喻著慶齡已經自由了,那些舊思維已經不再是阻礙她婚姻的羈絆。宋嘉澍是這麼的固執,臨終前他說:「我明白,我明白!革命也是…」他沒有說完就死了,革命就是愛情,他要是真明白就不會再死前才說。

    當孫文被抬下火車時,盲目的群眾對他喊:「孫總理萬歲!」孫文虛弱地說:「這些中國人何時才能夠明白皇帝的時代已經過去了。」盲目且士氣高昂的民眾和淹淹一息的孫文形成強烈的對比,我想到魯迅有一篇短篇小說叫《藥》,裡面寫到晚清時迂腐的鄉民把革命烈士的鮮血拿去沾饅頭治肺癆。時過境遷,這回民國已經建立了,但群眾的思維還是停留在帝制中。

okplayma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